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玄幻>我的妹妹是先知> 076 该来的,一定会来

076 该来的,一定会来

戴伦是脸朝下趴在地上的。

金发艾迪轻轻把褐发少年的身子翻了过来,瞳孔骤然收缩。

戴伦的腹部一片鲜血淋漓!

这样的伤势轻得完全出乎艾迪的预料——在他的想象中,戴伦肯定比这更惨,估计和中级牧师克拉克一样,胸口直接贯穿一个大洞,无论如何都活不成了……但现在他发现,戴伦的伤口横七竖八,倒像是锐利物的割伤!?而且都不算太深。

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大铁盾上,很快找到了答案。

厚重的铁盾,中心偏上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变形凹坑,变形很严重,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将破未破”的洞!“洞”周围的金属向内扭曲,高高翘起,有一些锋利的断茬,应该正是它们造成了戴伦胸腹部那些锐器割伤。

“……那根水箭被挡下来了?!!”

艾迪很快得出了一个让自己不敢置信的结论。

他完全能推测出当时发生了什么——水箭的巨大冲击力不是褐发男孩的双臂能抵挡的,轻易把盾牌压到了他胸口,但没能贯穿盾牌!不过凹陷变形的盾体金属本身却割伤了褐发男孩,最后水箭的冲击力则连人带盾一起打飞了好远。

[这是什么盾?]

金发艾迪看向那块盾牌的眼神都变了……这块盾,它一定是个宝物!不然怎么可能让一个普通的村庄男孩拿着它都能挡住那样可怕的攻击?在弓手的眼中,“自卫团之盾”边缘的那一圈简陋花纹,都仿佛变得古老而神秘了……

不过人比盾重要。

艾迪很快移开了目光,去搀扶躺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的戴伦,打算帮他简单处理一下伤口,起码先止血!不然倒真的有危险了。

牧师克拉克不在,否则这只是举手之劳。

可戴伦却忽然推开了艾迪的手!

“艾迪大人……我没事……水里……阻止它们……”戴伦勉强挤出几个词来,眼神一直往河里飘。

这才是他突然跑来帮艾迪的真正目的!

刚才的混战中,戴伦很快意识到了自己再怎么厮杀都改变不了战局,也意识到自卫团的人们都是徒劳拼命,根本阻止不了水中防线的崩溃!他不想让预言成真,戴安娜还在多尔村……因此他一直拼命问自己能做些什么?

做什么才是有用的?

他没有像其他人只盯着眼前的战斗,而是好几次抬头,努力放眼看向整个河岸两侧!

就在那时候,他看到了冒险者大人们和鱼人首领的战斗!

他看到了艾迪原地开弓,似乎在努力积蓄着什么……也看到了盖文大人一次次拼命阻挡射来的水箭,更看到了其他冒险者为了给艾迪争取时间而做的诸多努力!作为一个旁观者,戴伦把这些东西都看得清清楚楚。

毫无疑问,艾迪大人正在做的事情很关键,关键到其他冒险者替他挡水箭也要让他完成……挡水箭?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帮得上忙?

那一刻,戴伦忽然想起了半天之前,伊妮德告诉自己的话:

“你体内的水晶球,可能是来自一个非常强大的魔法师……”

“面对不够强的敌人,水晶球不是坏事,‘魔法剥夺’会让敌人在你面前失去对自然元素的控制……”

“……我们可不知道它能够进行‘魔法剥夺’的临界线究竟在哪……如果你习惯把水晶球当成护身符看,或许会让你对危险生出轻视心,甚至去触碰本不该触碰的危险……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那一刻戴伦的大脑不知为何特别清醒!

自己能挡得住一次水箭吗?——不知道!水箭明显比爆裂水球的威力大得多,戴伦不知道水晶球能否再次发挥作用,只能说“有可能”。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靠了过来,做好了随时帮忙的准备。

他并非忘记了伊妮德的叮嘱……

但这不是什么“轻视危险”,而是明知危险,依然要上的一次豪赌!因为这样大规模的战斗中,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改变战局,只有冒险者们能!如果能帮上艾迪大人,哪怕只有一点点,恐怕也比自己拼命杀死十几只嚓嚓虾人更有用!

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戴伦在特蒙德逃开的时候,毫不犹豫挺身而出——事实上在盖文大人倒下的时候他就已经启动了,无论特蒙德逃不逃,他都会举盾挡在艾迪身前。

————————

艾迪表情复杂,他知道戴伦说的是对的。

时间已经容不得他亲自给褐发少年止血了——这件事可以由任何一个普通村民来做,但唯独他不行!作为在场最强的冒险者之一,艾迪此刻有更重要的使命!

水中的防线就要彻底崩溃了!

“这儿有人受伤了,快帮他止血——”

艾迪最后向周围大吼一声,然后轻轻把戴伦放平,点了点头,直接转身跃向了河中。

戴伦整个人躺在了泥泞的地上,潮湿和冰冷从背后涌来。

艾迪的身影离开后,就只能看见天空了,戴伦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欣慰,但很快,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了,淡淡的水流一点点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开始淹没他。

[元素幻象么……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戴伦苦笑起来,从之前硬接爆裂水球的经历就知道,战斗中由水晶球剥夺来的自然元素,要在自己身上形成幻象是需要一点点时间的,自己上次也是硬接了好多颗水球之后才忽然感受到“窒息”级别的幻象。

而这次!是由可怕“水箭”形成的幻象!肯定比“窒息”级别水元素幻象更强烈!

马上要来了……

戴伦眼中毫无疑问出现了一抹恐惧的神色,他甚至根本无法想象那会是怎样的感觉,只知道一定会更加痛苦。

他就这么静静躺在地上,不停的失血让他感觉四肢越来越冰凉,艾迪临走时吼的那句话似乎并没有作用——爬上岸的魔物太多了,自卫团人们都已经陷入苦战,自顾不暇,哪有人能来管一个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人?

[威廉爷爷说自然元素幻象对身体无害,可我这次,还是要死了吧……]

戴伦面如死灰。

幻象肯定会带来窒息,痉挛,加上大量失血……而且更不知道周围的魔物会不会对自己随手来上一钳子,或者干脆撕碎吃掉……

就在这时。

他已经非常模糊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一头浅亚麻色的头发格外熟悉,对方凑到了他的脸旁边,仿佛正对他大喊着什么。

[伊……妮德……?她怎么来了?]

戴伦的视线忽然重新凝聚了一点。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脸蛋上带着血,身体伤痕累累的小女孩,满脸泪水的冲他大叫着,蹲在他身旁,正努力拽他的胳膊企图搭到自己的小小肩膀上。

“戴伦,清醒一下!戴伦!起来!”

伊妮德声音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遥远。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