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玄幻>聊斋之问道长生> 第八十四章 又见摩罗教

第八十四章 又见摩罗教

沈白玉莞尔一笑:“你又怎么知道,我们不是上辈子就相识呢?”

缪士海一怔,幡然醒悟,苦笑道:“前尘旧事,过往云烟,活在当下,行在今日,就算在下的前世,真是你的故人,但如今早已物是人非,又何必强求呢?”

沈白玉反问道:“你又不知道前尘过往,又怎么知道自己不想知道呢?”

缪士海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竟反驳道:“可是……前世的我,那还是我吗?”

“怎么就不是你了,你就是他,他就是你,况且,让你寻回前世的记忆,又不是抹除现在的你,你大可放心,就算找回了前世的记忆,但占据主导地位的,仍旧还是你自己。”看出了缪士海的担心,沈白玉解释道。

缪士海看向沈白玉的目光略显复杂,久久不语。

直觉告诉他,对方没有骗他,可是另一边的理智又说,对方可是妖邪啊,最擅长的就是魅惑人心,自己可不能上了他的当。

沈白玉没有再说什么,缪士海现在终究只是个普通人,方才那番话,带给对方的压力并不小,对方需要时间去慢慢消化,于是,她又将目光转向了易安:“你现在总知道,我对他没有恶意了吧?”

易安仿佛想到了什么,问道:“可是据我所知,一旦陨落之后,过了奈何,服下了孟婆汤,前尘往事都会被洗净,你又有什么手段,来唤回他被洗去的记忆呢?”

别说沈白玉只是个日游境的修士,哪怕是曾经那些高高在上的仙神,都不一定有办法能做到这些。

孟婆汤一旦服下,将会在顷刻之间,忘却凡尘往事,放下心中执念,了却俗世因果,而再到往生路上一走,那就彻底意味着前尘的终结了。

因此,易安想不通沈白玉究竟是有什么手段,竟能办到这一点。

沈白玉一听,不禁感到意外,同时又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易安果然非同常人,一般的修士,可不会知道这些隐秘之事。

沈白玉笑道:“唤回记忆嘛,我自是没有那个手段,但我从轮回之前下手呢?”

“此话怎讲?”易安仿佛想到了什么,但仍旧有些难以确信。

“说起此事,还要感谢玄阳子你的师父,凌虚子,这个办法乃是他想出来的。”沈白玉道。

玄阳子一怔,忙着问道:“我……我师父?你认识我师父他老人家?”

沈白玉沉吟了一会,说道:“当年,我与师兄李青山,同属天台山无月老母门下,自幼相识,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我们出师,一同出山闯荡,一直来到了这杭州境内。”

“可是我们终究还是低估了如今这个世道的险恶程度,刚一入杭州,就引来了偌大的麻烦。”

“在杭州的百里之外,有一个名叫九杌上人的妖道,平日里无恶不作,祸害苍生,而且那妖道法力高强,我们师兄妹本就无心招惹,可是那妖道却不知是从哪里得知了我们师兄妹,竟找上了门来,并抱有一些非分之想。”

玄阳子若有所思的说道:“说起九杌上人之名,在数百年前的江浙一带,也是盛极一时,老道倒是略有耳闻,只是不知后来为何突然消失,莫非是与你们相关?”

沈白玉点了下头,说道:“不错,那妖道虽强,但我师兄妹二人,也不是任人欺凌的,在一番交手之后,虽然没能奈何得了对方,但那妖道却也没有落得什么好处,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此不了了之,等日后我与师兄有了较大突破之后,再来向那妖道了却因果。”

“那后来呢,又是怎么与我师父扯上关系的?”玄阳子又问。

“在那妖道离开不久之后,你师父就寻了上来,企图与我们联手,共除妖道,当时,我们思量了一番,就答应了下来,正如你师父所说,双方联手,各取所需,互利共赢。”沈白玉目光深处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

如果事情真的这般简单就好了。

她当时也是年少无知,不懂其中的利害关系,才引火烧身。

“原来,这才是那盛极一时的九杌上人的真正死因。”玄阳子心下了然。

按照自己师父那嫉恶如仇的性子,如果碰到了祸害苍生的妖邪,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如果未能将其除之,用食不能寐来形容,都再恰当不过。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违背一些自己的底线,那也说得过去。

这就叫,以邪制邪。

沈白玉叹了口气:“可惜,事情并不似表面上的那般简单,我们联手除去九杌上人之后的不久,就有麻烦找上了门来,我们谁都没有想到,那九杌上人竟然大有来历,很快就有一个日游境界的邪道来向我们为九杌上人复仇,当初我与师兄才初入夜游境界,又哪里是对方的敌手。”

“原来,那邪道乃是来自一个名叫摩罗教的邪恶势力,并且在教中身份不凡,对方提出,只要我们师兄妹二人加入他们,那先前九杌上人一事,就可以既往不咎。”

“当初,我们自知不是对手,本想与对方虚与委蛇,然后再慢慢找寻脱身的机会,却没想到,对方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直接取出了两颗陌生的丹药,让我们服下。”

“那邪道明显不怀好意,我与师兄自然不肯受制于人,正当我迷茫之际,谁知师兄竟使出保命秘术,短暂的获得了日游的境界,凭着术法上的些许优势,师兄成功战胜邪道,可是那秘术,却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但凡是使用之人,无一难逃反噬……”

“又是摩罗教……”易安眸光一闪,那摩罗教可真是阴魂不散,这还是易安到了杭州以来,第一次听到他们的消息,不过,比之北方,摩罗教嚣张的气焰,确实要略低一些,行事比较隐晦,如果是北方,那摩罗教用肆无忌惮来形容,都丝毫不为过。

摩罗教简直就是雁北王朝最大的一颗毒瘤,祸患无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