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言情>渔人传说> 第六十九章 离别前夜

第六十九章 离别前夜

如同庄海洋承诺的那样,在珊瑚礁与李子妃定情后,庄海洋彻底放弃打渔的生活。每天陪着李子妃,开着渔船出海闲逛,不时去周边的荒岛上留下两人的足迹。

那怕李子妃觉得这样不好,可庄海洋依然振振有词道:“你马上就要开学了,等下次回来还不知什么时候呢?现在有时间,我想多陪陪你。”

摊上一个如此体贴又粘人的男友,李子妃无奈之余也很感动。只是对小镇的渔贩跟陈重而言,突然失去庄海洋这个供货商,都觉得有些不解跟意外。

每次接到陈重打来的电话,庄海洋都会很高傲的道:“哥们现在没时间,要陪女票呢!要货的话,等开学之后再说。别在打电话,打了也没用,挂了。”

好嘛!

做为咸鱼主播的庄海洋,在当渔夫的事情上,也变得有些咸鱼跟任性。可在庄海洋看来,鱼就在海里又跑不掉,适当休渔一段时间,更有助于渔群恢复。

所谓快乐时光总短暂,距离李子妃启程离开仅剩一天,令庄海洋意外跟意外的时。这段时间依然选择对门而卧的李子妃,却在洗漱后钻进了庄海洋的被窝。

确认关系后,庄海洋也想过把关系更进一步。可他承认过李子妃,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不愿意做的事。情侣间的亲亲我我时有发生,却始终没迈出最后一步。

如此做派,也令李子妃极其感动。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下次再见只能等放假,李子妃还是觉得,应该履行女朋友的责任跟义务。况且,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

眼见李子妃主动投怀送抱,庄海洋要是再忍,那就真成神龟了。如同他所预想的那样,有些事该来总会来。水到渠成的感觉,令两人都觉得身心愉悦。

而这一夜,是庄海洋修行以来,第一次中断修炼。那怕李子妃很快不堪征伐早早睡去,可看到紧紧抱住自己的女孩,庄海洋又怎么忍心抛下她去修行呢?

等清晨醒来,看着尚在熟睡中的女孩,庄海洋很小心将八爪鱼一般搂着自己的女孩移开。简单洗漱后,便开始下楼准备早餐,而后还要送李子妃去本岛。

原本李子妃打算做火车前往学校,可庄海洋最终还是给她预定了机票。用庄海洋的话说,他们又不差一张机票钱。相比火车的速度,飞机无疑更方便快捷许多。

做为过来人,庄海洋很清楚昨晚消耗不小的李子妃,需要好好的补一补。不得不说,来时便说要将李子妃养胖的庄海洋,还是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那怕前期跟着庄海洋忙碌,可上岛后的李子妃,丝毫感觉不到以前那种生活的压力。加上吃的高档海鲜,喝的又是加料的水,身心愉悦体重自然增加了一些。

令庄海洋欣喜的是,如果说上岛之前,李子妃是个八十分的美女。那么体重增加恰到好处的李子妃,至少称的上九十分的美女,丝毫不比前女友差。

真要对比的话,或许就是李子妃的身材,不如前女友那般火爆。可论身高还有容貌,气色变好体重又增加后的李子妃,还是要比前女友更出色。

挑了两只双头鲍熬粥的庄海洋,回想昨夜的旖旎,很是满意的道:“自从得到定海珠,我这运气似乎也变得越好越好。有这样的女友,确实该知足了。”

在庄海洋起床不久,觉得少了安全感的李子妃也从睡梦中醒来。看到尚有余温的被子,还有房间残留的暧昧气味,李子妃也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李子妃很是沉醉般道:“这种感觉真好!”

有些遗憾的是,这种美好怕是需要沉淀一段时间。原本李子妃打算休学,可庄海洋还是没同意。在庄海洋看来,不把大学读完,人生会有遗憾的。

而李子妃则有些担心道:“可我离开了,家里就你一个人,我怕你孤单嘛!”

“傻瓜!以前你不在,我不一样独自生活吗?要是我想你,那我就去找你。要是你想我,那往后放假就回来。坐飞机,也花不了多少钱。出趟海,绰绰有余!”

面对身家好歹百万的庄海洋,李子妃还能说什么呢?

在李子妃整理有些凌乱的房间时,楼下的庄海洋也感知到女友已经起来。等粥熬好,上楼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李子妃,直接将其揽入怀中。

一脸宠溺般道:“怎么不多睡一会?现在还早呢?”

“那你干嘛这么早起来呢?”

“你这话的意思,是打算跟我睡个回笼觉吗?”

“那有!放开了,我还要收拾房间呢!”

“放着,等下我来收拾就好了。先去楼下吃早餐,等下再收拾吧!”

关系有了质的突破,李子妃发现庄海洋对她的宠溺更胜以前。高兴之余,内心也越发不舍。甚至她有些担心,重回校园后,她能否适应有所改变的生活。

虽说跟庄海洋身居南山岛,看到外人的机会很少。可李子妃必须承认,她很享受这种安宁祥和的生活。陪在心爱之人身边,每时每刻都是快乐的。

被庄海洋拉下楼,开始吃早餐的李子妃,看着熬好的粥,有些埋怨般道:“哥,怎么又用鲍鱼熬粥啊!你这样,太浪费了。吃习惯了,往后怎么办啊!”

“没事!实在不行,往后我开船跑远一点,再多找几块有野生鲍鱼的地方。何况,你昨晚那么辛苦,应该好好补一补。你体力,可不怎么行哦!”

“那有!不跟你说了!”

面对耍无赖的庄海洋,李子妃只能无奈败退。可听到庄海洋特意为自己做的早餐,李子妃还是心里暖暖的。这也说明,庄海洋对她还是非常舍得的。

考虑到下午的飞机,乘船也要花费四个多小时,吃过早餐的两人再不舍,也不得不开船前往小镇。抵达小镇后,李子妃还特意去了趟庄玲的家。

对庄玲而言,得知弟弟跟李子妃终于挑破窗户纸,自然也是满心欢喜。可想到李子妃还有三年才毕业,庄玲又觉得时间有点长。三年后,庄海洋都二十七岁了。

这个年龄不算大,却也称的上晚婚了。而庄玲还有一个担心,便是在大学三年的时间里,李子妃会不会厌倦生活在岛上的日子呢?

得知姐姐的担心,庄海洋也很无语道:“姐,以前你总催着我谈对象,现在谈了你又担心这担心那。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子妃没信心呢?

是我的,跑不掉。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这年头,结婚之后还有离婚的呢!我看你,还真是天生操心的命。我跟子妃的事,我们自有打算的,不用太担心了。”

如同庄海洋所说的那样,缘分这种东西捉摸不定。共度余生的话说出来容易,可真正遵守承诺的又有多少。至少现在两人是快乐幸福的,那又何必为没发生的事而烦恼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