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体

昏迷了一个上午,悠悠转醒已经是夕阳时分,起身揉着自己微疼的脑袋,心里把天才少年所有祖先骂了个遍。

“死骗子,说好了的三个数呢!!”

身边没有人,两个混蛋已经不知去向,旁边的机器上摆着一瓶清澈的饮用水,看意思是等我醒来的时候把它喝掉,免得心情暴躁,在干出什么不好的事。

“混蛋,别让我在看见你!!”

我愤愤的拿起了饮用水,一饮而尽,随后走进了洗手间,打算洗把脸来缓解一下大脑的疼痛。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眼前的这个人还是自己吗?

自从做完了开发大脑的机器,自身的力量没感觉有什么转变,样貌倒是变化挺大。

脸上黑漆漆的血管,已经消失不见了,一头白色的头发,已经生长过了自己的腰间。

瞳孔也变成了三个,大的瞳孔在眼白的正中间,而两个小的瞳孔靠在它的左侧,看着十分的诡异。

“这特么比以前更怪物了!”

顾不上洗脸,我嗖的一下从洗手间里跑了出来,想要寻找这两个混蛋的踪迹。

快速地跑出屋外,整撞上刚要进来的天才少年,少年因为我的撞击,一个没站稳,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干什么,毛毛躁躁的,你是大猩猩啊!”

“我特么的,你还好意思说我,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愤怒的指着自己的头发和眼睛对着天才少年大吼,巨大的声音震的少年直捂耳朵。

“你要想知道怎么回事,就闭嘴!”

少年声音不大,却震慑力十足,简单的几个字就让我乖乖的把嘴闭上。

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嘴里喘着粗气,说实话,现在自己十分的愤怒,力量没觉得有多少增强,外形倒变的更吓人了。

你们两个混蛋,是打算让我用现在这副可怕的相貌,去吓死史密斯不成。

“你已经是完全体了!”

少年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屁股,轻飘飘的扔出了一句话。

“完全体?什么完全体,你丫的说话就不能说全了啊?”

心中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了,我实在忍无可忍,谁教的这个货说话,你家老师教你说话说半截了,交流方式跟诅咒者学的?

“王宇,你不是野兽,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

“哎呀呵!!!你个小王八羔子,还有脸说我,你丫的说话说半截,那个好脾气能忍得住你这么说话的,信不信我现在就变异咬死你!”

跟这个货说话,肺都要给我气炸了,血压直冲脑门,感觉血液都快从脑袋里迸出来了。

这也就是诅咒者听不懂人类的语言,要是能听懂,估计都不用我们上阵,他自己天天拿个扩音器上街,用不上三天,就能把所有的诅咒者都气死。

听着屋里巨大的争吵声,卢克赶忙从外面跑进来劝架,看着我俩一个个争的面红耳赤,鼻子喷火,卢克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我说你俩都老大不小的人了,生生死死也见过无数,这怎么还跟小孩似的吵来吵去!”

“你问他!!”

缓了缓自己的情绪,一屁股坐会原来的位置,我实在懒得在和这个货废话,太特么气人了。

少年也是缓了缓心里那口恶气,才慢慢的把我现在的情况解释清楚。

太古时期,人类就拥有我现在这样的能力,只不过,这样的能力在当时,是最低级的能力。

一般都是大脑开发在百分之二十左右的人,才会拥有这样的能力,说白了,就是最笨的人才有这样的能力。

而那个时代,多数都是非常聪明,大脑开发四十以上的人类,所以这种能力几乎所有人都会。

诅咒来临后,虽然它本身就包涵着强大的力量。

但是对于只开发了那么一丁点大脑的现代人类来说,诅咒就是一种拖累,一种可怕的病毒。

但是,万事皆有命运,诅咒的能力,却在我和史密斯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展现。

而我和史密斯都能够运用诅咒能力的原因,却又有着截然的不同。

我是因为身份比较特殊,而史密斯则是因为非常的聪明。

在亚洲分部被史密斯完虐,其原因就是大脑开发的不够,还不能完全掌握诅咒的力量。

如今,通过卢克的机器,我已经开发了足够的大脑,少年相信,现在想要战胜史密斯,救出周苗苗,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听完了少年的解释,我深吸了一口气,一个健步就来到了少年身前,飞起一脚,就要踹向他的肚子。

卢克见我突然发难,一把搂住了我的后腰,不停的让我冷静,冷静。

“卢克,你别拦着,我一定要踹死这个货!”

丫的说来说去,解释了一堆,最终的意思就是说我蠢呗,老子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说我蠢是什么代价。

卢克笑呵呵的让我别闹了,而我抬起来的脚,也在少年阴晴不定的表情中放了下来。

我还真怕一个没收住,在给他踢死,这样的天才,还是给人类留着吧,最起码比我这种人有用的多了。

夜晚,月亮的光辉雾白白的洒向了地面,木屋四周十分的安静和祥和。

偶尔会有几只地鼠,探出小脑袋四处打量,想要出来觅食。

空气中,偶尔能听到猫头鹰低沉的叫声,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对于这些小动物们来说,包围着木屋的这片森林,也许是它们唯一可以生存的乐土。

卢克笑呵呵为我理着头发,眼睛里的三个瞳孔也变回了原来的一个,少年说,只要不使用力量,瞳孔就会恢复成人类的模样,看来这次他没有骗我。

“兄弟,恭喜你啊,现在的模样好看多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咧嘴笑了笑,虽然不算帅气,也总算是有点人样了,比以前顺眼了许多。

剪刀在咔嚓咔嚓的作响,我安静的听着卢克说着自己的心事,和曾经的过往。

世界的改变,让我们失去了太多的亲人,卢克的妹妹还有家人,也在这次病毒爆发中不幸遇难。

对于人类而言,可能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看着自己亲人的离世,自己却无能为力。

那是一种悲凉,人类不断的挑战着大自然,却又无法战胜自然的轮回。

无论怎么抗拒,人类最终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和造物主的审判。

最早秦雪寻找生命的摇篮,是为了寻求生命的起源和人类缺失的那部分基因。

可换个想法,还不是在寻找人类进化史上,最遗憾的那份长生的秘密。

只要知道了生命的开始,就可以让生命无期限的延续。

接受生老病死的命运,有那么难吗?也许,真的很难。

每个人面对死亡的时候,内心都会十分的恐惧,那是对失去的恐惧,那是对这个世界还有眷恋的恐惧。

好好的活着,不要轻易地选择结束。

那怕活的没有任何精彩,把我们不想失去和对这个世界所有的眷恋,都通通的做完它。

当我们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也许就没那么害怕了,毕竟,这一生虽然活的不够精彩,却也对得起自己,了无牵挂。

卢克拍了拍自己的手,示意已经弄好了,我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头上的短发,别说还挺精神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