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其他>尹少的替身甜妻> 章节目录 第1284章 一定找到证据

章节目录 第1284章 一定找到证据

长夜读:一秒记住:m丶СНáПɡуèdú丶c o 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曲优优还是不肯相信,她喃喃着:“这件事里有bug,不合情理。【长夜读小说网:长夜何其漫,唯有读书欢!】”

薇薇安冷笑着说:“他最大的bug,就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去九龙堂,撞破了他的好事,让他没办法继续伪装下去。我曾经让他杀了柳雅,但他不肯,还当着我的面,将她劫走,公然与我决裂。所以你说,我要如何相信他是清白的?”

面对薇薇安锐利的眸子,曲优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脑袋很乱。

薇薇安也站起身,直视着曲优优,警告道:“如果你还是我的朋友,就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不然我们就连朋友都没的做。”

正因为是朋友,才不可能不管的。

但现在,曲优优不能再多说什么,否则她都没办法再见到薇薇安。

深呼吸了下,曲优优试探地问了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真的要和我哥拼个你死我活?”

“当然,他要为他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可你们这样做,小雪怎么办?”

想到小雪,薇薇安的心里狠狠疼了一下。

那么可爱的孩子,应该在一个幸福的环境下成长,可是现在……

轻轻咬了下嘴儿,薇薇安垂下了头。

见薇薇安不说话,曲优优以为她心软了,忙劝道:“就算你和我哥有矛盾,但是你也不能剥夺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小雪需要父亲,她也需要一个家。”

薇薇安笑着摇摇头,说:“有那种父亲,是种耻辱。反正小雪现在还小,很快就会忘记严斐然的。”

“这是胡闹!”

薇薇安的眸光中恢复了冷意,她微昂着下颚,说:“你没有经历过我所经历的,所以你无法理解我的痛苦和选择。你和严斐然的关系,比与我亲厚,所以你会处处替他考虑。你看,这就是我们的立场,完全是对立的。为了不让你为难,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不见你是不可能的,最多,我保持中立,”还没等薇薇安说出拒绝的话,曲优优先转移了话题,“小雪呢,她在哪?”

“我找了个可靠的人照顾她。”

“再可靠,也不够知根知底啊,要不让我来照顾小雪吧。”

薇薇安摇摇头,没有接受曲优优的建议。長夜讀曉詤網:长夜何其漫,唯有读书欢!m丶СНáПɡуèdú丶c o m

“怎么,信不过我?”

“我是信不过严斐然,他为达目的,什么都能做出来。好了,回去吧,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没事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完,薇薇安重新坐下,不再理会曲优优。

看着这样漠然的薇薇安,曲优优内心只余一片叹息。

不过她并没有被薇薇安的冷漠打倒,反而扬着下颚,说:“我还会再来找你的,下次来,记得让你的弟兄们别再为难我,气得动了胎气可怎么办。”

说着,曲优优还揉了揉自己的腰,慢吞吞地走出门。

在门口,她看到了一直等候的小洲,便说这武馆的楼梯很陡,有些危险,让小洲亲自送自己下去。

楼梯陡什么的,不过是借口,曲优优怕是有话要对小洲说。

小洲虽然不愿意和曲优优掺和,但是碍于她怀有身孕,只能耐着性子走这一趟。

站在武馆大门口,小洲说了句“慢走”,便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曲优优到底叫住了小洲,并说,“我知道你们都恨严斐然,我也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能看着点薇薇安,别让她太拼,最后搞垮了身体。”

“我知道。”

“如果这女人不听话,你就告诉我,我来想办法。”

“告诉您也没有用,反正我们都快走了。”

这话说出口,小洲便觉得有些失言。

而曲优优则愣住,继而皱起眉,追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走?去哪?”

“告诉你也无妨,等处理完A市的琐事,我们要回九龙堂了,日后,怕是没什么机会再见面。”

没机会见面?那哥哥该怎么办,小雪又该怎么办?

曲优优内心焦灼不堪,小洲也没有再和她说什么,转身回了武馆内。

过了半晌,曲优优扭头快步走掉,坐上车,便让司机开去严斐然的公司。

此时,严斐然正一如往常,在公司里忙碌。

突然,他听到一阵急儿促的脚步声。

安静中的脚步声很突兀,这让严斐然抬眸向门口看去,眼神中似乎还有期待。

可是当曲优优出现之后,严斐然的眸光便暗淡下来,同时默默垂下,看着自己手上的材料。

曲优优冲到严斐然面前,双手撑着桌面。她本想开门见山,可是因为走得急,微微有些气喘。

严斐然放下文件,问了句:“有事?”

他这话让曲优优轻嗤了声,并说:“你这开场白怎么和薇薇安一模一样啊。”

严斐然眼神一滞,而后忙问:“你去见她了?”

“对啊。”

“她……还好吗?”

曲优优未语先叹,道:“发生那么大的事,怎么能好?现在的薇薇安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对我也很不耐烦的样子。”

“那她有没有为难你?”

“我和她又没仇,她干嘛为难我?”

清澈的眸子看着严斐然,曲优优还要说什么,却发现严斐然的面色太过于苍白。

眉头轻轻皱起,曲优优问:“哥,你没事吧?”

严斐然不想聊这个话题,语气淡淡地说:“我没事,倒是你,不应该管这件事。”

“我不管,就让你们两个误会下去?哥,你知不知道薇薇安很快就会离开A市,回九龙堂啊!”

听过这话,严斐然的眸中有片刻的失神,但随即,又点点头,道:“可以理解。”

“理解个毛线啊,你不能让她走!”曲优优急得不行,她扳着严斐然的肩膀,说,“你们之间的误会太大了,不快点解开的话,你们之间真的会变成仇人!”

“可她现在已经将我视为仇人了。”

“所以你要快点想办法,越快越好。如果你有什么地方搞不定的话,可以让我来帮忙。”

轻轻扯开曲优优的手,严斐然声音低沉:“不用,我可以自己做的。”

手指相碰,曲优优发现严斐然的手特别凉。严斐然的手一直都是温厚有力的,这样的冰冷,让曲优优心里不安,忙问:“哥你没事吧,感觉你状态很不好。”

“发生这么大的事,我能面色红润就怪了。”

“可是……”

严斐然打断了曲优优的话,并说:“如果没事,就回去吧,你现在不应该在外面这样奔波。”

“你当我想啊,如果我不管,都不晓得你们之间会变成什么样,”曲优优非但没有走,反而坐了下来,问,“说真的,你究竟知不知道下一步要如何走?”

严斐然无奈地看着曲优优,加重了语气:“回去。”

曲优优也加重了语气,双肘撑在桌子上,说:“我要知道你的计划,不然我不会走的。”

兄妹二人眸光相触,眼底是一模一样的坚持。

最终,是严斐然先叹了气,并说:“我没什么计划。”

曲优优不相信严斐然的话,觉得他在敷衍自己,便皱着眉说:“怎么能没计划呢,总要先把真正的杀人凶手抓出来吧。”

“真正的杀人凶手,已经在我手上。”

这话让曲优优语气停顿了三秒钟,而后难以理解道:“你竟然抓住人了?那为什么不告诉薇薇安啊!!把事情说清楚,你们之间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啊,”严斐然叹气,道,“我说过,可是薇薇安不相信。”

“不信?这个幕后凶手究竟是谁啊?”

“宁子轩。”

这个回答,别说是薇薇安,就连曲优优都觉得莫名其妙:“他不是被你抓起来了吗?”

“正因为如此,谁也不会怀疑是他在幕后操控一切。”

曲优优眸子转了下,皱起眉,说:“可是,他本来就没办法操控,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自由。”

“这和自由没有关系,一切都是他提前操控好的。这家伙就是要洗托嫌疑,才心甘情愿被我抓住。如此一来,薇薇安就不会怀疑他,而认为我才是罪魁祸首。”

如果真是这样,那宁子轩的心思真是太可怕了。

只是……

曲优优看向严斐然,又问出一个问题:“宁子轩已经被你关起来好一阵子了,他是怎么知道,崔老先生要去九龙堂的,而薇薇安又恰好会出现在那里的呢?”

“宁子轩应该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要去九龙堂,但九龙堂这个地方,不管是薇薇安还是崔瀚天,羁绊颇深,是他们父女俩肯定会去的地方,所以宁子轩提前布置好,只要我们出现,计划就可以落实。”

听过严斐然的解释,曲优优也开始觉得宁子轩有很深的嫌疑。

但是他们理解没有用,想让薇薇安相信,必须用证据说话。

抬眸看着严斐然,曲优优问:“你刚刚的话,都是推测吧,可有证据?”

严斐然苦笑了下,道:“若是有,我还会让薇薇安如此恨我吗?”

所以说,现在的重点就是找到宁子轩在幕后操控的证据。

咬嘴儿沉思半晌,曲优优又问:“我听薇薇安说,你要吞掉九龙堂,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