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玄幻>极拳武道> 第二章 修改器

第二章 修改器

江痕又想到之前在酒楼听到的猛虎帮的消息,开口问道:“这猛虎帮和武馆比起来怎么样?”

谁知胡令脸色一变,如避蛇蝎道:“少爷,这猛虎帮可是我们江宁城一大恶势力,帮众众多,常常欺压百姓,就是各大商铺也饱受其苦,远不是武馆能比的。”

“我怎么没听说有这些事?”江痕奇道。

“那是因为我们这里是三河帮的地盘。”胡令道。

“三河帮不干这些事吗?”

“呃,我也不知道,我听店铺里的兄弟们说三河帮只收取保护费,只要交了银子就没事了。”

江痕点点头,这不论是三河帮还是猛虎帮不都是黑社会吗?

“那官府为什么没有剿灭他们,以官府的实力应该是很容易吧。”江痕问道。

这时胡令看了看窗外,低下头来小声道:“公子,我听说这些帮派高层都是会内功的,那些官府老爷也不见得都收拾的了他们。”

“内功?!”江痕心里一惊,没想到在这里听到了内功的消息。

江痕还想再问,这时有丫鬟来敲门,说家主江为安回来了,让他去正堂议事。

江痕整理一下衣着来到正堂,只见正中坐着一个老者,正是他老爹江为安。

江为安五十有余,身材清瘦,穿着长衫,看起来就像一个文士,他早年独自一人在在外打拼,近四十岁才成家,生下了江痕的前身。

他右手边坐着一个妇人,乃是江府的二夫人,也就是他的二娘,管理着府里大大小小的仆人丫鬟,至于他的娘亲早就去世了。

左手边是两个男子,分别是他的二叔江为仓和远房的大伯江海,两人分别管理着江家的一个铺子,算是在他老爹手上讨生活。

余下的小辈都坐在一旁的座位上,规规矩矩的坐着不敢有一丝逾越。

江痕一一和长辈们打过招呼,然后坐到二娘下方,这是他作为未来家主应有的身份。

众人也都一一笑着回应,原身一直为人稳重,几次做生意也都结果不错,在家里渐渐有些威望。

见人都齐了,江为安开口道:“这次主要是有一件事,李家的事想必你们也听说了,知府大人对此事很重视,已经下了命令全城搜寻此人,商会也要求我们配合官府,这几天你们就不要出去了,在铺子里也留意些,不过做做样子就好了,这等事情我们不要过多牵扯。”

前一句是对小辈们说的,后一句则是吩咐二叔等人,看得出来江为安深谙为商之道,没有任何好处的事谁会冒着风险去做。

几人又谈了些生意上的事,感叹一下当下的时局,很快便散了。

江为安见江痕还没有走,不由得问了一句:“小痕,你还有什么事吗?”

“爹,我想练武。”

“练武?”

江为安皱了皱眉头,刚想训斥几句,但又想到其他只知道寻欢作乐的公子小姐们,江痕这孩子无疑是好的多了。

训斥的话到了嘴边,他又叹了口气,“看来李家的事对你打击挺大,你想去哪个武馆,我去给你说说。”

“爹,我想学内功。”

“内功?”江为安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你想去帮派?”

“是的,爹,你知道帮派吗?”江痕精神一正,忙追问道,他老爹显然对帮派有些了解。

江为安眼神有些飘忽。

“帮派啊。”

“那势力太大了,就是江宁城最弱的青竹帮也不是我们能想象的,我曾经以为家财万贯,仆从云集那就是风光了,直到那次啊,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权势。”

“徐家的老二那个烂赌鬼,在青竹帮的赌坊里被人做了局,本来只是输了一千两硬是被套了一万两。那徐家老二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带了人去闹事,结果十几个人被打的筋骨断折,人当场被扣下了。”

“徐家主眼看事情闹大了,求到了官府门前,由官府出面调节,青竹帮这才退回了多余的钱,但徐家也付出了五千两的汤药费。”

江为安忍不住叹了口气,“至此徐家才重金招揽了一个有名的江湖剑客,徐家能发展到今天那个剑客也是功不可没。我江府没有徐家那份雄厚的财力,以至于只能跟武馆打好关系,只求日后出了事还有一个开口求人的门路。”

“这种事情官府都不管管吗?”江痕忍不住问道。

“青竹帮也没做出什么作奸犯科,杀人犯法的事,何况你以为他们在官府里没有说得上话的人吗?”

“自从现任知府上任后,规矩是宽松了很多,但有些事情上也是态度不明,似乎一直在和稀泥,让人有些看不懂。”

话头一转,江为安又说到学武的事上来,“进了帮派那就有帮派的规矩,你可要有心理准备,为父也只能提供些银两方面的帮助了。”

“爹,这个世道如果自身力量不够,早晚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肥肉。”江痕目光坚定,“我已经决定好了。”

江为安深深看了他两眼,“既然你下了决心那我也只能支持你,我们这里是三河帮的地盘,为父到外面收购药材也常常跟三河帮打交道,和他们一个小头目还算熟悉,我跟他联系联系打点好一切,这两天你就做好准备。”

“是。”

回到房间,江痕叫来胡令,“你给我去打听打听市面上哪里有武功的下落,哪怕只是不确定的消息也行,有消息就立马通知我。”

江痕也不想完全依靠三河帮,他知道自己在帮里一时间说不上话,要拿到内功不知到什么时候,不如现在就两头抓,能找到一点武功增强点实力也好。

“武功?”胡令苦着脸道,“少爷,您这是为难我啊,这市面上哪还会有这种东西留着啊,就算有不管真假肯定一眨眼就被抢空。”

“真的没有?”江痕摩擦着手指上的玉扳指,“只要有一点能沾上边的消息,这个就是你的了。”江痕指着手上的扳指道。

胡令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个扳指卖了该多少白花花的银子啊,在春意楼都能点上几次小红了。

重金诱惑之下,胡令猛地一拍手,道:“少爷,小人家中祖传一篇吐纳养气之术,不过却极为简单,只能用来强身健体之用,不知可行吗?”

“好,你赶紧拿来!”江痕眼睛一亮,“只要有用,扳指你只管拿走。”

不多时,胡令拿回来一本薄薄的册子,书页有些卷着,微微泛着黄。

用扳指打发走胡令,江痕迫不及待的翻看。

这养气决果然很简单,只有三层,但里面讲到功法在于持之以恒,修炼极慢,往往要十年才能练到第三层,而且没有什么杀伤力。

这时,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音节,紧接着眼前就浮现一个蓝色半透明方框。

江痕两眼瞬间呆滞,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看着眼前的一幕,江痕莫名的熟悉,方框的布局很简单,只有一行行文字显示。

江痕

武学:养气决(未入门)。

“这是……”,江痕闭上了眼,猛的摇了摇头,睁开眼,之前的方框并没有消失。

“不是幻觉。”

江痕身子一下子僵硬起来。

不是害怕,而是激动!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他原本只是打算做个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安乐生安乐死,可现在感觉四周都是危险,一不小心被波及,就可能成为某个故事里的配角,死得不能再死。

如果不出意料,这个东西正是他所熟悉的修改器。

江痕意念附在上面好一番摸索才弄清楚它的用法,意念一动,他想象一个手指狠狠按在一个按钮上。

整个修改器闪了一下,顿时养气决连跳两下。

方框中的文字也变幻起来。

“养气决第一层。”

养气决直接跳过了入门阶段,将第一层练成了,这一下就省了相当于旁人两三年的功夫。

咳咳!!

猛然间他感觉喉咙一阵难受,便大声咳嗽起来,一股火热从小腹升腾起来,涌上心头,江痕顿时变得口干舌燥。

江家是经营药材的,一些药理知识江痕自然是懂得的,这是气血消耗过大,有些阴虚了。

这时江痕感觉身体内一下多出了一股淡淡丝线,开始从胸膛缓缓朝下腹流去。

胸膛和小腹之间,形成一个椭圆圆环,那一丝丝凉气丝线,就在两者之间不断流动。

随着丝线不断流动,江痕身体的不适也渐渐淡化了,但整体还有些虚弱。

仔细感受着在胸腹之间不断循环流转的内气,江痕感觉新奇不已。

“胡令。”

“公子有什么吩咐?”

“你去给我拿点药膳来,别让人知道。”

富家少爷就是有这点好处。

寻常人家,不要说药膳,就是生了病也只能硬撑着,哪里能像江痕这般当补品吃。

江痕狠狠喝了两碗药粥,感觉胃里慢慢散发着热气这才好过了一些。

又研究了一番修改器,江痕发现修改器运行也是需要能量的,之前强行修改抽取的就是他身体的气血精神,好在养气决较为温和,需要的能量不是太多,要不然他早就被吸干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