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玄幻>极拳武道> 第六章 进攻

第六章 进攻

三河帮,张远山正和一个面容刚正的中年男子坐在一起。

那人五十岁左右,双鬓微白,眉宇间和张远山有些相似,他看着张远山道:“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这也是个好事,这次你要是赢下猛虎帮,不仅在帮里有了威望,后面我提拔你成为大头目也是名正言顺了。”

张远山一脸自信道:“爹,放心吧,以我的实力这次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男子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你的实力我还是相信的,不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件软甲你拿回去,万事小心,切莫骄狂自大。”

“是,我知道了。”

张远山一回到顺意赌坊就召集了所有人,看着下面众人,他大声道:“众位兄弟,帮里已经发布了消息,明天晚上和猛虎帮的小崽子决一死战。”

这话一出,下面的人顿时躁动起来,有的一脸兴奋,有的心生忐忑,也有的一脸畏惧。

张远山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等到众人冷静下来,这才道:“帮里的规矩大家都知道,打下来的地盘那就是我们的,所以我们不仅要赢,而且还要拿下那条街。这次我做主,每杀一人,赏银五两,想搏出一个富贵的,那就去杀,就去战!”

财帛动人心,众人一听有银子,顿时什么害怕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一个个红着眼大叫道:“战,杀!”

夜,两帮交接的一条街上,周围一片漆黑,只有零星的灯笼挂在两边,昏暗的灯光下如同一片鬼蜮。

江宁城东城十二坊,由于河道带来的便利,大量商人来往码头,各种物资财富出入,原来一直都是三河帮掌管,但之前一次大战中一不小心中了埋伏,导致丢掉了两块地盘,这天月坊和盛月坊就在猛虎帮手中。

猛虎帮和青竹帮一个掌管南城区,一个掌管北城区,至于西城区那是官家和城中其他豪富家族的地盘,还没人自找麻烦去动这块地。

帮里早有收回地盘的想法,这次的事情正是个机会,所以不打也得打。

魏星拎着刀,在一众小弟们面前来回巡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把对面三河帮的小崽子们杀败了,帮里重重有赏。”

下面人三三两两的回应着,看的魏星来气,转眼一瞟,又看到樊重这个遭瘟的家伙,要不是他们管不住自己,现在哪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樊重一看自家老大恶狠狠的盯着自己,顿时又将脑袋缩了回去,自从那天以后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先是被那个煞星一顿暴打,自己的兄弟被打死了,回来又被老大打了一顿,整天不是打就是骂。

对面,张远山带着人走了过来,江痕躲在人群里默默观察着,没有多余的话,张远山长刀一指,“杀!”

两道人流轰然撞在一起,面对是自己一倍的敌人,三河帮的人不仅没有畏惧,反而红着眼冲了上去,在他们眼里对面的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江痕提着刀小心的观察着周围,很快猛虎帮的人就发现了这个“畏畏缩缩”的小子,几个人狞笑着围了上来。他们一动,江痕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的意图,小心的退到人少的角落,等着几人走过来。

眼看差不多了,江痕不再后退,他半松半紧的握着刀柄,目光看向几人。

哧!

刹那间,一道银白色电光闪过,他骤然间跨过数米的距离,一刀劈在一个帮众身上,一颗头颅飞起。

热血洒在其他几人身上,他们还没回过神,哧哧几刀,几人也步了那人的后尘。

场上厮杀惨烈,不远处却有一伙人正注视着他们。

为首的却是那个和张远山有些相似的中年人,他身后站了两个人,眉目间似有电光闪过,显然身具不俗的内家功夫。

左边那人看了看场中,状若随意道:“远山一身能力我等自然是清楚的,帮主何必让他以身犯险呢?”

张合目光紧紧盯着场上,说道:“远山不做出一点成绩来如何能让下面的帮众服气,何况直接任命也不符合帮里的规矩。不让年轻人见点血,好好历练历练以后怎么掌管帮中大事。”

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人,道:“以后远山还要靠你们二位多多关照啊。”

两人连忙回应,左边那人打趣道:“现在远山可是在林堂主手下做事,这次打下地盘林堂主准备给他个什么职位啊!”

林铮回道:“关堂主放心,到时候一个大头目少不了的。”

虽然三河帮历来只有掌握三个坊市才能被任命为大头目,但眼下只有这一个金月坊,再加上即将打下来的天月坊,也勉强可以当个大头目了,何况帮主的儿子又有谁敢说什么。

众人又将目光放到下面,忽然,林铮轻笑一声,道:“这个小子倒是有点意思。”

众人都是内功有成的高手,自然能把握全场,很快就发现了林铮说的人,赫然就是江痕。

江痕又靠同样的手段引了两拨人过来,渐渐的对方也发现不对了,魏星远远盯着江痕,怒吼道:“三河帮都是些卑鄙无耻的家伙。”

这时樊重凑到魏星身边,低声道:“老大,那个就是那晚坏了我们事的小子。”说着樊重看了一眼场上的江痕,似乎又回想到那晚的场景,猛的一个激灵,打了个寒颤。

“好小子,原来是他。来人,给我冲上去弄死他。”魏星吩咐手下的心腹,转而又在樊重屁股上踢了一脚,“你小子也给我上。”

樊重跟着魏星的几个心腹,直接朝着江痕冲过去,看着周围的弟兄,樊重不由得充满了信心,“小子,看你这次还不死?”

眼看众人将他包围起来,江痕知道这次避不开了,好在他早就想到了这个情况,狭路相逢勇者胜,惟有一个杀字。

江痕大踏步走来,手中电光骤然再现,一刀砍出,对面为首一人暗叫不好,手中长刀回守。

“锵!”

那人双手一麻,虎口隐隐作痛,忍不住退了回去,往刀刃上一看,他那把长刀已经被砍出了一个缺口。

“这小子好大的力气,都给我一起上!”

两把长刀劈来,江痕刀身一架,两人顿时露出空门,随即一脚在一人的胸口上,身形一转,左手一把抓住另一人,一把将他抛飞出去。

四周几人攻来,江痕一招三河刀法来来回回使了几遍,他刀势极重,寻常人碰到一下就要手臂发麻,一番施展几人竟拿不下他。

如此激战了半柱香功夫,为首一人忍耐不住了。退后一步,趁着其他人暂时挡住的间隙,他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当头就朝江痕砸过去。

“死吧!”

噗~!

纸包被江痕一刀砍碎,里面散开大量石灰粉末。

他吃了一惊,猛地闭气闭眼。

来不及多想,他手中长刀全力一击砍出。

铛铛!!

他的刀和两把大砍刀正面碰撞。

咔嚓一下,长刀直接断裂,旋转着从侧面飞射插入地表。

但他全力一击的最强的一招,力量和速度也不容小觑。

对面两人手里的砍刀也被震得力道松懈。

“哈哈,这下看你拿什么挡?”

那首领举起手中长刀正要劈出。

碰碰!

两声拳击声传出,他手中长刀掉落,捂着心口后退几步,嘴里一口鲜血喷出。

打死那首领后,江痕一个闪身,一个箭步朝着最近的两人冲去。

两人如梦初醒,怒吼一声,想要使刀挡住他,但已经晚了。

他们首领的死让他错愕惊住,就这么耽误的一瞬间,便足够江痕贴身上来。

嘭嘭嘭!!

连环三拳,江痕闪电般在他们胸口和小腹打了三拳。

巨大的劲力透过皮肤肌肉,直达内腑。

两人满脸通红,倒退数步,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他们死死瞪住江痕,张嘴要说什么,但嘴里不断涌出的血水完全让他发不出声。

噗!

随即直挺挺的往前扑倒,再没有半点声息。

江痕嘿嘿笑了两声,周围只有樊重一人独自站着,他已经面临崩溃了。

随手捡起一把刀,江痕直接了结了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