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玄幻>极拳武道> 第十一章 伏虎

第十一章 伏虎

江痕走到黑衣人的尸体旁,尸体似乎还是昨晚那副模样,空气中微微有些腐臭味。

江府的人哪里见过这无头血尸,匆匆忙扔下尸体就走了,但江痕有着前世的记忆,杀了人怎么能不摸尸体呢。

江痕半跪下来,手伸入其中,不多时脸上露出了笑容。

也许这家伙早就准备好跑路,身上好东西不少,光是百两的银票就十多张,足有一千多两银子,这还不算什么,毕竟以江痕目前的地位这不过是一个月的收入罢了,关键是他找到了两本秘籍。

江痕摊开一看,两本小册子用针线装订好,一本痕迹明显,显然是经常被人翻阅,一本样式古朴,书册甚至只有一半,像是被人从中间扯开。

“大泼风刀法。”

江痕拿起那本完好的秘籍翻阅起来,这显然是那个黑衣人自己练的刀法,里面还有诸多笔记,洋洋洒洒两千来字,配有九副插图。

不过江痕可不敢照着他的笔记练,那黑衣人武功算不上高强,万一他自己练错了可就把江痕带坑里了,反正自己有修改器,练出来的绝对不会有错。

这大泼风刀法不知道是什么等级的,但肯定比大路货的三河刀法强。

暂时放下刀谱,江痕又拿起那本残缺秘籍,秘籍纸张有些湿润,颜色略显暗淡,像是从什么阴森潮湿之地拿出来的。

封面上有“降龙伏虎气功”几个大字,一股大气磅礴之意扑面而来,江痕略显激动,翻开书页。

“此功乃本寺高僧集寺内武功之刚强,融会道家乾坤两仪之说,合两派精华启发而生。秘籍可以一分为二,将降龙伏虎之气双修分练,最后二气合一,融合出龙虎霹雳劲,一举突破进入罡气境。”

江痕眉头皱了皱,这似乎是佛门武功,据他所知这个世界对于武功的保密程度可是相当严苛,就算是佛门武功流露出去,那些和尚也会行护法之事,轻则带回寺内,重则废去武功。

不过转而一想,这秘籍似乎是盗墓所得,也许这佛寺已经灭亡了呢,况且一本内功放在他面前,江痕怎么也不可能不去碰,有什么后果等遇到再说,优柔寡断也不是他的性格。

黑衣人手上的这一部分只有伏虎气功,似乎秘籍的重要部分都在剩下的一半上,不过好在伏虎气功也能单独修炼,江痕刻意寻找内功无果,没想到它却自动送上门来了。

拿到了秘籍,江痕不得不考虑黑衣人身份的问题了,此人从九连城杀人逃离,身上又带着疑似抢来的秘籍,让他不得不怀疑他的身份。

他的身上没有多余的杂物,江痕又将那柄刀拿来,从头到尾仔细查看,果然在刀柄上有一个“方”字。

此时江痕已经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了,这种刻有标记武器代表着他来自一方势力,也许这黑衣人就是九连城一个方姓世家的人。

这样一来尸体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处理了,对方能够让九连城官府将通缉令送到江宁城,可见其势力强大,万一被他们知晓江痕的存在,可能会引来报复,就算三河帮保住了他,降龙伏虎气功也是保不住的。

江痕把事情始末和猜测告诉江为安,江为安立马同意了他的想法,严厉警告了几个家仆,夜晚,江痕带着几人秘密把尸体和长刀沉入江底。

在家休养了几天,江痕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遂又回到了三河帮。

一路上新来的帮众都带着敬畏和好奇的目光看着江痕,显然江痕实力强劲,一个月的时间就从小帮众坐到了小头目的位置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一个个都把他当做拼搏的目标。

金月坊的事已经步入正轨,邱成的管理能力极强,几天下来已经完全适应自己的角色,这让江痕越发放权,整日里只沉迷于练武。

这时,邱成却敲响了他的房门。

“老大,不好了,有人来闹事!”邱成略显急躁的拍着门。

江痕只好走出来,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谁来闹事了?”

邱成连忙道:“老大,是秋月坊的张大顺,他之前和张远山老大有过冲突,不过被张老大收拾了一顿后就偃旗息鼓了,没想到这次又来了。”

江痕听完冷笑一声:“原来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这是看我好欺负吗?”

来到大堂,江痕就看到两帮人在对峙,张大顺一伙人只来了十来个,堵在大门口嚣张至极,而他们秋月坊的人多是刚刚招募的新人,思想还没有转换过来,几十个人竟然被他们气势压住了。

分开众人,江痕走到前面,两边的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移到他身上。

“你就是张大顺?”

江痕注视着面前的人,三十来岁,略显油滑,整个人长得毫无特点。

张大顺嘿嘿一笑:“原来是江老大,失敬失敬。”他嘴上说着失敬,可脸上没有一点尊敬的态度,反而转过头对着他带来的一帮人道:“各位兄弟都看看啊,这就是金月坊那个乳臭未干的江老大。”

江痕静静的看着他们,就看他能搞出什么花样。

对面的人哄然大笑,惹得邱成等人怒目而视,不过看江痕没有什么表示,他们这才忍了下来,要不然早就冲上去拼命了。

张大顺看了一眼江痕,发现他目光淡然,看自己就好像在看一只狗一样,完全没有把自己当人,让他想到当初的张远山,他当时也是这种眼神。

“听说江老大实力不俗,不如给我们表演两手怎么样?”张大顺压下心中的不快,笑眯眯道。

“刘浩,你上去给江老大配合一下。”说着他指了指他身旁一个高大的帮众,尽管都在传江痕勇猛无比,但张大顺却不这么认为,一个十几岁的小兔崽子有什么实力,况且他也打听过江痕的背景,一个小商人家的子弟罢了。

在他看来,无非这个江痕是张远山的心腹,张远山故意这么传出来的,想把他推到小头目的位置上,只要自己把这个江痕的底细暴露出来,张远山也定然会受到帮里的责难。

自以为把握到张远山的心思,张大顺心里越发得意,已经幻想到江痕被他的小弟暴打的场面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