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玄幻>极拳武道> 第十八章 邪刃

第十八章 邪刃

菜是十六色菜肴,酒是上好的碧光酒,就是那些豪富之家的侍卫仆役也没吃过几次这等宴席,一个个狼吞虎咽,大口畅饮,恨不得把盘子都吃下去。

周百荣却是滴酒未沾,一旁还有三人也是如此,其他汉子也只是浅尝辄止,一个个只专心吃菜,几乎没有言语。

见江痕面带疑惑,周百荣笑了笑道:“江兄弟不必疑惑,帮主乃是军伍出身,我等从小被帮主收养,教我们习武和规矩,也是按照军队中的方式,所以我们也多多少少带着军队中的习惯,这在帮中不是什么秘密。”

“原来如此。”江痕恍然大悟,难怪他觉得帮主行为举止间颇为严肃。

既然如此,江痕也不好独自饮酒,自顾吃了几筷子菜。

这时,邻桌一人盯着他们看了许久,终于忍耐不住,上来招呼道:“在下巨鹤帮孙钟,几位兄弟看着面生啊,怕不是九连城的人吧?”

江痕见周百荣几人没有想搭理他的意思,接过话来道:“不错,我等来自江宁城,这次特地来为李老爷子祝寿。”

孙钟定眼瞧了他们几眼,思虑一番,猛的一拍手道:“几位莫不是江宁城第一大帮三河帮的?”

“不错,我们的确是三河帮的。”

听到江痕承认,孙钟脸上顿时热情了几分,“原来是三河帮的好汉,失敬失敬,三河帮的大名在九连城可是如雷贯耳,我们帮主一直十分推崇贵帮,说有生之年也要把我们巨鹤帮发展成三河帮那样。”孙钟双手挥舞着,似乎把三河帮当成了他的榜样。

江痕矜持的笑了笑,有些受不了他的热情,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着,打听着场上的情况。

这孙钟也是个没城府的,不一会就和他称兄道弟了。

“你看啊,这是林家的人,主营煤炭业务,和李家关系紧密。那是铁手帮的,实力不俗,这是巨荣商会的……”孙钟指着一个个势力给江痕介绍着。

“那方家和王家呢?”江痕问道。

“那自然是坐在里面啊,这次方家和王家可是给足了李老爷子面子,不仅两位家主亲自到场,就连族内高层都来了几位,李家有份量的人这时都在内堂陪着呢。”孙钟说着往里看了看,似乎颇为向往。

江痕皱了皱眉头,就算是祝寿也没必要这么大排场吧,两家家主都是先天,全部到场就已经给李家面子了,何况三家同在九连城,难道就一点恩怨都没有?

不过这是人家的事,和他没关系。

两人正在吹嘘着,这时从内堂走出一位少年人,一身素袍,只是脸色苍白,右手捂着口鼻咳嗽着,在一个侍女的陪同下离开。

“孙兄,这又是何人?”

孙钟注视着这个少年公子,摇了摇头叹气道:“这是李家二少爷,可惜体弱多病,从小药石不断,更是不能练武,也亏是生在李家这样的豪富之家,不然早就病死了。”

这时,这位小公子突然剧烈咳嗽起来,那个侍女连忙跑过去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江痕的错觉,刚才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对方眼里泛起一丝血红,神情有些狰狞。

李明空躺在床上,在侍女的服侍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等到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后,他突然睁开了眼睛,静悄悄的下了床,支开窗户,此刻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他熟练地翻过窗户,往李家后面走去。

他从小体弱,小时候不能和同龄的孩子一样玩耍,长大了也不能习武,他不甘心,他不想一辈子就这样,他渴望外面的世界。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还有这个。”

李明空摸了摸胸口的东西,迅速往后厨方向赶去。

今天李家大喜,往常的仆人都被调去做事了,他比以往更轻松的来到后厨。此时后厨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只只活鸡活鸭被关在笼子里,空气中飘杂着熏臭味,像他这样的富家公子本来是不可能踏入这种肮脏的地方的。

见到鸡鸭,李明空快步走过去,把胸口的东西掏了出来,正是一把连鞘匕首。

他正要有所动作,忽的停了下来,喃喃地道:“最近鸡鸭似乎不管用了,要不换一种吧。”

这种想法一出现就在他脑中挥之不去,他面色酡红,似带兴奋之色,快步往更里面走过去。

里面是个院子,院子里挖了一个池塘,不时有鱼儿跳动着,不远处是一个草棚,草棚里拴着两头老黄牛,正在慢悠悠的吃着草。

进来的第一眼李明空就看到了这两头牛,就像是乞丐看到了美味的食物,他脸上的兴奋之色更甚,快步走过去,掏出了那把匕首,一下扎进了牛的脖子。

黄牛痛苦的嚎叫着,脖子上鲜血直喷,一瞬间,这把匕首好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轻微的跳动着,血液似乎被它抽取了,道道血线从他手中的匕首身上蜿蜒而上,一抹鲜艳的红光蔓延到李明空的手臂上。

随着抽取的鲜血越来越多,李明空脸上逐渐露出了嗜血而痴迷的表情,他原本普普通通的气势一下子变得暴戾、诡秘、煊赫!

黄牛匍匐在地上,虽然它的脖子上还在喷着血,但眼神已经渐渐暗淡下去,李明空右手紧紧握着匕首,红光不断蔓延,他很享受这种充满力量的感觉。

慢慢的,他感觉体内似乎有一种饱胀感,他有种感觉,若是再这么吸下去自己可能会爆体而亡。

李明空连忙拔出匕首,一声呜咽,黄牛终于死去了。

原地休息一番,李明空收起了匕首,转而看向黄牛,只见黄牛全身似乎缩水了一圈,血肉干瘪,根根骨头凸起。

一把抓住牛头,李明空硬是拖着牛身往外走去,要是以前,他根本不可能做到。

这头牛的尸体不能留在这,任谁都能看出牛尸上的诡异,到时候引起李家和官府的重视,很可能查到他身上。

虽然李家人对他很好,但这种吸取其他生灵血液的手段显然不是正道,李明空没有想告诉他们的想法,李家人也不可能同意他这么做。

但李明空不在乎,魔道也好,邪道也好,他只想能治好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