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玄幻>极拳武道> 第二十一章 离开

第二十一章 离开

那人愣了一下,江痕可没有愣住,刀刃在伏虎气功的内气下刮出一阵阵呼啸声。

“泼风刀?嘿嘿......”

他一下使劲,架开江痕的长刀,大砍刀刃口一翻,带着一股极强的力道,从下往上斜斜一撩。

江痕纵身一侧,闪开砍刀,手里长刀全力使出大泼风刀,和对方战在一起,两人就在原地激烈交手。

那人刀势厚重,一把大刀使得和大锤差不多,力道极大,碰到一下都能感觉手臂发麻。

而江痕刀速更快,耐力强,不时的靠着大泼风刀法,在对方刀侧斩击挑拨,引偏对方攻势。

江痕一口气将泼风刀数十招完完整整的使了一遍,依旧占不了便宜,而对方还是生龙活虎,力气大得惊人。

一番战斗下来,对方刀势连绵不绝,身上的气势已经攀升到了顶点,江痕知道下一招必然是石破天惊的一刀,他的刀法已经到了这套武功的顶端了。

“哈哈,死吧!!”

那个大汉浑身肌肉暴起,大砍刀顿时全力往前一斩,从上往下狠狠往江痕脑门劈去。

“铮!”

江痕陡然暴退,两刀相交,对面刀刃上传来一股怪异的震动,顿时把他手上的力道卸了一半,江痕鼓起全身力量这才抗过去。

一刀过去,江痕还没恢复,第二刀紧接着又来了,江痕根本无法避开,只能直接硬上。

“铛铛!!”

两把大砍刀正面碰撞,咔嚓一下,江痕的长刀直接断裂,旋转着从侧面飞射插入地表。

“哈哈,这下看你怎么挡?”

这时,旁边突然飞来一道人影,李明空被陈熙一掌打中,整个人如被大锤击中,一下倒飞过来,手上匕首掉落一旁。

李明空这个没学过武的普通人,受了一掌居然只是重伤,不过江痕此时也没有心思关注这些了。

他一个翻滚捡起掉落的匕首,侧面斩击在砍来的鬼头刀上,刀刃犹如纸糊的一般,被直接削断了。

好锋利的匕首!!

江痕顿时露出笑容,风水轮流转,这下看你怎么挡!?

江痕手持匕首,三步便来到对方的身前,只比手掌略长的匕首却是如同幽灵一般,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刺来,诡异辛辣,让他疲于应付。

那人脸上冷汗淋漓,只能空手跟江痕缠斗。

但可惜他的拳脚功夫实在是太差了,或者说他压根就没练过拳脚功夫,出手之间根本毫无章法。

江痕右手持匕,左手三河拳打出,他猛然欺身而上,一拳轰出,对方连忙抵挡,身形速度立刻缓慢了下来,江痕右手冷不丁刺出,匕首一下扎在他的胸口上。

一瞬间,匕首上传来一股热流,迅速传导到手指上,沿着手掌进入小臂,胳膊,胸膛,然后猛地直冲进小腹丹田。

“什么东西!!”江痕心头一惊。

但马上一瞬间,所有热流眨眼便消失,仿佛被什么东西吸收干净,一点不剩。

扑通一声,江痕手上一松。

抬头一看,只见原来浑身肌肉的大汉已经不见了,转而是一具干瘪的尸体,如同死去了几十年。

这时其他人已经迅速赶来,江痕压住心里的恐慌,连忙离开。

此刻前院的宾客已经都被控制住了,正被一个个汉子架着走向内堂,江痕躲在一处假山后面,默默看着这一切。

等最后一个人被带进去,场上只剩下十来个人巡逻着。

“不能再等了!”

江痕知道后面陈熙等人很快就会追来,到时候前后被包围,那就只有插翅才能逃离了。

这时一个汉子慢慢巡逻到假山前,江痕猛地一踏地,身形宛如一道鬼影,那汉子眼前一花,抬头一看却又什么都没看见。

嘟囔了一下就要走开,突然他感觉脖子像是被什么拉扯一番,就要喊出声,咔的一声响,脖子已经被人以强大的力量扭断。

江痕迅速夺过长刀,直射到附近一人面前,那人已经转过身来,江痕一刀枭首,却还是被他发出了声音。

众人见状,纷纷挥舞武器,满怀杀机和怒气的朝他奔去。

江痕左手持匕,右手握刀,趁着他们还没有汇聚在一起,直接夺路而走。

大门处守着两个汉子,听到动静纷纷杀来。

江痕虽然未练过快刀之法,但一身内力充沛,狂奔之下身子骤然一矮,劲风拂过,将两个还来不及反应的汉子破喉而死。

李府外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秋风萧瑟,竟然给江痕一种破败的感觉,不过他也知道从今以后可能再没有李家了。

江痕往马厩行去,他准备抢过一匹马直接离开,虽然不知道张远山他们如何了,但他现在也只顾得上自己了。

城门处,官兵并没有阻拦,对方似乎势力还没有大到影响朝廷的地步。

一路奔驰,直到到了高阳县江痕这才松了一口气。

来到三河帮分舵,江痕把马交给一个帮众,一番打听,这才知道张远山已经先离开了,他在这里等了两个时辰,见还没有人回来,一脸苍白的离开了。

江痕也知道那种情况下自己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并没有抱怨张远山把他丢下,他们之间也不是什么生死之交。

要了一艘船,江痕派人送他回江宁城,这才能真正休息。

船舱里,江痕盘膝而坐。

他双臂肌肉被震伤,后脚跟隐隐作疼,应该是高强度的爆发让脚筋也伤到了。

还有双肩因为短时间内连续爆发,全力使刀,加上和那个使刀汉子硬碰,此时也传来阵阵痛楚,不知道是不是骨头伤到了。

“身体还是太弱了啊....几个月的锻炼还远远不够。”江痕一停下来,顿时感觉浑身都疼。

好在养气决的内气不断循环,此时正如同蜘蛛网一般蔓延出大量丝线,链接到身体所有痛处。

随着内气不断输入滋养,原本还在痛的地方,也隐隐传来一丝丝麻痒。

“养气决的效果渐渐跟不上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更高处层次的养生功法。”江痕心里打定主意,回去就好好打听一番。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