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玄幻>极拳武道> 第二十九章 赌约

第二十九章 赌约

姚重海死死盯着那串佛珠,语气有些干涩,道:“这串佛珠恐怕是一件佛宝吧!”

“我们一接近佛珠就顿生一股清净之意,让人不由自主的宁静下来,这串佛珠应该就是金刚寺五大宝兵之一的清静琉璃佛珠了。”陆风玄语气幽幽道。

要知道姚家传承百年也只有一件镇族宝兵,历代掌握在家主手里,平日里用真气不断温养,不到关键时刻不可能请出。

凡兵,利器,宝兵。

凡兵只是普通材料锻造而成,最多铸造师技艺不凡,打造出百炼之器,但再怎么厉害的凡兵也只有坚固和锋锐的功能。

而利器所需材料则相对稀少,如庚金,寒铁之类的,乃至妖兽的骨骼,此等兵器能够激发种种神异,如果能够手握一柄与自身功法相匹配的利器,对敌时少说能提升自己三成的威力。

宝兵之属已经能引动天地变化,其伟力如同宗师,已经不是凡俗之物。

姚重海心中虽然热切,但还能够把持得住,况且他们姚家并没有修炼佛门功法的人,拿到佛珠也只能作交易之用。

众人将注意力放在尸体前的三只石盒上,最右边的两只盒子已经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众人不由看向方不疑和王涛二人,他们都知道两人得到了两本功法,并且用消息换来依附于姚家的机会。

虽然心中不耻,但要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这时关浩突然问道:“方家主两位是怎么突破那妖蟒的?”

方不疑二人面色讪讪,对视了一眼,嘴巴嗫嚅了两下,没说出话来。

“还能怎么样?不就是派人引开妖蟒,再偷偷潜进去罢了。”林铮接过话来,回答了这个问题,其实这已经被三河帮打听的清清楚楚了。

妖蟒实力强大,怎么引开?没有其他办法,只有用人命填。

这其中意思大家都清楚,只不过没人说出来罢了,关浩也只是恶心恶心他们。虽然说那些人都是他们自己的手下,但方不疑等人心狠手辣,难免会在姚家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两人心中暗恨,恨不得杀了林铮等人,但陆风玄还在这里,甚至还看了他们一眼,让他们毛骨悚然,只好默不作声。

前两个盒子已经打开了,众人纷纷好奇最后一个盒子中放的是什么?

陆风玄正要打开,关老突然开口道:“公子,还是我来吧。”

虽然众人都觉得金刚寺的大师不可能做出坑害后人的事,但为了以防万一,关老还是拦住了陆风玄,陆风玄也没有拒绝。

关老浑身罡气密布,金钟罩隐隐显出,小心翼翼的伸手打开了盒子。

一瞬间,一股柔和的光芒照射出来,众人下意识的眯了眯眼,只见一颗泛着金光的琉璃珠躺在盒子中间,梵音阵阵。

“舍利子?”陆风玄忍不住惊声道。

江湖中人众所周知的一件事,佛门高僧圆寂之时会将一生的修为和对佛法的感悟凝结成一颗佛骨舍利,若是有佛法修为高深之人,未尝不能通过感悟舍利,获得对方的传承。

“看来这才是真正的传承,这位大师没有将他主修的功法留下,恐怕就是想找一位真正的传人了。”姚重海面色一笑,面对舍利子时反而比面对清净琉璃佛珠更加随意。

虽说要是有缘也能得到舍利的承认,但最后也必须转修佛门功法,姚重海心里有自己的骄傲,他坚信凭自己的实力可以晋升宗师,又何必在意舍利子。

“几位不去试一试吗?”姚重海看向陆风玄和关老。

“哈哈,佛门的那一套神神道道的我可学不来。”关老哈哈一笑,拒绝了,陆风玄也摇了摇头。

“姚前辈,宝兵与舍利子对我们都无用,晚辈斗胆做主请师尊将这两件东西和天佛寺交易,所得之物到时候再做分配如何?”

姚重海皱了皱眉头,大江盟盟主“拳镇山河”沈平天和天佛寺的“酒肉和尚”是从人榜时就打出来的交情,以大江盟的实力和天佛寺交易显然能做到利益最大化,但姚家无法参与,就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

“可以,但我们姚家要亲眼见到交易过程。”姚重海思考一番,回答道。

“这是自然。”陆风玄没有拒绝,以他在大江盟的身份这种事还是可以做主的,况且这也是应有之事。

“好,到时候我大哥会亲自前去的。”

陆风玄将佛珠与佛骨舍利收好,众人便直接离开潭底。

眼看所有人都回来了,留在岸上的三河帮和其他人都松了口气。

“姚公子,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一番。”陆风玄看向姚延,将三河帮的事解释了一番。

此事是姚延负责的,姚重海没有多管,姚延作为家主之子,这次的事情对他也是一次历练,但显然过程中出现了三河帮这个问题。

姚延还没有说话,方不疑却看得心中一颤,连忙走出来解释道:“陆公子,这件事实在是意外,我们也没有想到三河帮会前来李家祝寿啊。”

“难道一句意外就可以解释了吗?我三河帮的兄弟岂不是白死了?”林铮怒视着方不疑,陆风玄也没有说话,显然对这个解释很不满意。

姚延沉着脸走了出来,看向陆风玄:“陆风玄,你想怎么解决?”

陆风玄笑了笑,道:“姚兄,不如我们来赌一局如何?”

“哦?你想怎么赌?”姚延问道。

陆风玄道:“就由三河帮和他们两家各出三人战上一场,三局两胜,如何?”

姚延看了看双方的人员:“这样一来你们三河帮可是绝对劣势啊。”

“这我自然知道,方,王家有先天高手,三河帮没有,三河帮有三位后天圆满,两家只有两位,如此不太公平,不如就由双方的年轻高手出战如何?”陆风玄笑了笑,一脸镇定自若。

“好,赌注呢?”姚延问道。

“若是我们赢了,你们就拿出那两门功法中的一部算是赔礼,若我们输了,那就让出这头妖蟒的一成收益,如何?”

“好,你陆风玄果然大气,再不同意反倒显得我姚延心胸狭窄了。”

这场赌局说白了陆风玄还是有些吃亏,姚家输了交出一部功法,但功法的内容他们事先肯定已经记住了,交出来也不损失什么,而陆风玄输掉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林铮等人自然也知道其中的道理,心中越发感激陆风玄。

三河帮虽然人数众多,但大多是只会几招拳法招式的普通帮众,只有头目一级的人物才能真正接触到武功,但那时候大多数人已经过了学武的年纪,进步缓慢。

大头目中也只有张远山和江痕的二哥宋志平符合条件,眼下还剩一人,林铮想了想,道:“江痕,你来吧。”

“是,义父。”江痕行礼上前。

金崇虎和关浩虽然意外为什么林铮让江痕出战,在他们的印象中江痕只是个初露锋芒的小头目,但来的帮众都是林铮的手下,他们也没有发言权。

张远山选择了第一个出战,他缓步上前,提刀怒视对面之人,张合收养的一帮弟子与他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如今死了十几人,令张远山恨不得直接杀到方家去,屠他满门。

来人是方家的一位嫡系子弟,方家想要依附姚家,但这件事出了纰漏让姚延心生不满,方不疑严厉要求必须拿下赌约的胜利。

“方家的人,只怪你运气不好,杀了我的兄弟,只能用命来偿还了。”张远山嘶吼一声,直接扑向对面。

斩阵刀法使出,这门军中刀法讲究一往无前,杀伐果断。

对面之人身形一闪,避开刀光,五指一张、一勾,化作鹰爪,一爪抓出,直袭张远山咽喉。

身躯一仰,张远山往下倒去,做出一个铁板桥,险之又险,躲过抓喉一击,翻身而过,他再度出刀,砍向对方双腿。

嘭嘭嘭,啪啪啪!

两人的身影不断交错、撞击,几个眨眼的功夫,已经交手了十数招。

张远山刀势如狂风暴雨般,方家之人爪力锋锐,猛的突身向前,双手穿过刀光,直接抓住刀背,死死锁住长刀。

“这下看你怎么办?”那人冷笑一声,忽的手上一松。

张远山突然弃刀,双掌如怀抱日月,一掌拍出,仿若开山之势,气势恢宏。

大摔碑手!

这是他在大江盟换取的武功,一直没有暴露出来。

澎湃的掌力如洪水般爆发,一掌拍出,对方已经来不及防守,顿时被打的喷出一口血,但张远山第二掌已经到了。

“砰砰砰!”

三掌落下,对方只如破布般被打得甩来甩去,鲜血狂喷。

“住手,我们认输了!”

方不疑连忙喊道,身形一闪已经到了场上,看着自家人已经昏迷不醒,脸色气的直发抖。

“好了,第一场我们赢了,姚兄派第二人上场吧。”陆风玄道。

“哼。”姚延冷哼一声,看了一眼王涛。

王涛顿时冷汗淋漓,这一场要是再输了自己绝对不好过。

“四弟,这一场你先上如何?”宋志平对江痕说道,对方这一场肯定会全力以赴,出动他们最强的人,在宋志平眼中江痕的实力只是小头目中数一数二的,以小兑大,他们优势很大。

江痕自然清楚宋志平的意思,但他没有拒绝,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这场赌局他必须要赢下来。

王家之人看到上场的是一个年轻人,心中顿时松了口气,但他也没有放松警惕,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王家的掌法看似简单却无比刚猛,江痕也不出刀,一套简单的三河拳使出。

拳掌相交,对面之人顿时感觉一股大力从手上传来,忍不住退后一步。

江痕得势不饶人,直接以力压人,拳势展开,拳头如同雨点般砸出,砸的王家之人连连后退。

此时王家之人也是有苦说不出,对面力大势沉,每一拳都砸的他手臂发麻,甚至需要凝聚全身内气才能守住。

王家之人步步后撤,忽然一个不小心,脚下踩到一块石头,身子一个不稳,失去平衡。

江痕眼神一亮,身子一个回旋,闪电般一刀拔出,刀光如电,狠狠的劈在他的胸口上,鲜血溅出,顿时令他失去了战斗力。

宋志平等人在下面看得目瞪口呆,什么时候江痕实力这么强了?

王涛上去把人带走,脸色苍白,姚延看都没看一眼,冷声道:“你们选哪本秘籍?”

陆风玄没有说话,看向了林铮,林铮先是一愣,然后赶紧说道:“我们选降龙伏虎气功。”

江痕顿时放下心来,感激的看了一眼林铮,这门功法算是落实下来了,到时候不管怎么样总有机会拿到手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