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言情>管家凶猛> 第十五章 言出法随的正确打开方式

第十五章 言出法随的正确打开方式

谁特么都别动!

让我来--

能和孔忘忧这种败家娘们和泥吧的主儿,可想而知也是个超级富二代。

看着总裁办公室冲出来叫住他的男人。林奚眯着双眸,眼缝中透着难以言喻地希冀。

终于他么轮到自己装比了。

是一肘子抡翻他,还是无影脚干脆利落的KO掉?这是个问题!

“那个谁!”

那个男人心很大,路过赵云的时候冲着吼道:

“对,就是你!”

“穿的跟黑衣人似的那个,还楞在那里干嘛?给少爷绑起来,丫呸的!”

“……”

‘张小刀’墨镜下红芒一闪,跟上去。

在自家真上恨不能择人而噬的凶残眼神中,一把锁住那个男人的双臂,轻描淡写地往后一扣。

惨叫声骤起,搞定收工!

“……”

林奚怒了!

丫挺的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能欺负这种脑残富二代,居然被自己人给抢了先。

赵子龙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就这种眼力见,居然能在刘大耳这种厚黑男的手底下完整的活到寿终正寝!

林奚气的肝疼,这一刻突然无比怀念求生欲浓烈的老妖怪了。

“哥!你别冲动,不关林奚的~事……儿?”

“……”

孔忘忧因为视觉原因,没法弄明白现状。只听自己大哥言语叫嚣,生怕林奚吃亏。

不成想刚追出来,就见自己老哥被反制着双手,正艰难地侧过头,盯着十分淡定的司机张小刀,眼神极其幽怨……

呃,你丫敢说不是你自己要求我绑的?

赵先生也挺幽怨,动了动嘴唇,觉得表达不易,索性放弃。

当然,林真上也尴尬的一匹,人家身在那样的份位,替自己妹子讨个公道,确实无可厚非。

结果被自己,不对,是被这只挨千刀的妖怪给绑了。

太过分了!

“孔忘忧,你这人也真是。”

林奚突然指着蒙圈的孔小妞,边走边道:

“这都招的什么人!连你哥都敢绑,过分!”

说罢,将手中银色手提箱一把拍在孔忘忧手上,轻描淡写地道:

“我走了,实验室挺忙的。”

按下电梯,林奚不耐烦地撇过头,吼道:

“还特么站那干啥?你不去开车,难道觉得本主管会稀罕继承你的位置啊?”

“……”

刚才……

是不是在此地发生过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

眼瞅着电梯门关闭,孔公子揉着手臂,看了看双目无神的妹妹,然后甩了甩脑袋,迫切地想扪心自问一下,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哈?

他好忧伤……

……

一通操作猛如虎之后。

坐在车上,林奚抹着冷汗催促着赵子龙提速提速再提速!

然而关键时刻,赵子龙却没再用那种神奇的疑似缩地成寸的妖术,让林奚顿觉中心点微微一疼。

真尼玛白马银枪赵不住啊!!!

将车丢到公司指定的合作维修点。

林奚带着赵不住先生赶往下一个场地,晚上的约会林奚别有动机。自然得抢先一步早做准备。

汉江地质学院里头有一座占地不小的山包,不少读书读的脑瓜仁疼的研究生们,灵光乍现在这一片立起了不少大小帐篷。

每天晚上喝个小酒唱个小曲儿。

除了篝火不能乱点,基本上算是带着点怡然自得的情趣。

上一次林奚就被沈菲牵着去过。

这一次故地重游,计划完美。自己有绝对的把握轻松搞定!

然而,

当林奚趁着夜色未至赶到山坡时,却一眼看到一身青色罗裙,长发挽髻,神情略带羞涩的沈老师。

帐篷群坐落在身后,绛紫色绸缎扎在各个帐篷之间,迎着轻风悠然摆动,连黑色长柱上的路灯,都被包裹了一层素雅的扇面小画。

这姑娘真的很无聊,

但是……真他么美。

林奚觉得,他这辈子或许忘不了这个场景了。

唯一觉得有点可惜的是,

来个古风雅致的BGM就完美了。

!!!

赵不住先生斜着眼瞥了自家老板一下,两下,

三五下之后,见林奚依旧入戏,神态搔的一比,于是从口袋里掏出大头针管,风萧萧大踏步上前!

真上被妖孽迷神,

身为座下,关键时刻绝对要有敢于承担责任和压力的决心!

据说明天和意外,你永远都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

这是沈菲姑娘此刻内心猛然浮现的念头。

除了一身黑衣,身型外貌一点都不显山露水的赵不住,就这样冷漠残暴地,将针头冷不丁儿扎进了古装美女的脖颈。

夜风依旧微凉。

林奚持续呆滞。

……

“醒了?”

林奚靠着山坡上官方安置的木椅,眼神悠远。

“嗯……”

沈菲脑子里一团浆糊,回路都有点卡顿。

“几点了?”

“嗯,九点半。用郑启的话说,现在情节应该是正要高~潮迭起的时候。”

“啊?”

沈菲眼神一颤,小脸霞云升起,与左近绸带相得益彰。

林奚不再说话,倒是觉得郑同学是个拧的起放的下的好人。

这种人,指定属于那种头顶哪怕层层叠叠都是草原都能安然自若的极品。

真的很出戏。

“林奚,是我求他帮忙的。你知道我偶尔发病,也许因为体质问题,我总觉得症状越来越严重了,所以……”

“所以,我怕再不抓住机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沈菲蜷缩在睡袋里坐起来倚靠在帐篷口,整个人都显得特别小心翼翼。

“我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

呵呵~

林奚嘴侧的肌肉微微抖动了一下,苦笑着长叹一口气。

“你很好,来日方长。”

“今晚这里被我承包了,安心休息,我就在你边上那个帐篷,有事叫我。”

说完,林奚起身,不敢回头,低声道:

“晚安,沈……菲。”

他太清楚自己的喜好,对于一个好姑娘的追求,若是因为怜悯或者一时感动而网开一面接受了。

那才是对人家最大的伤害。

钻进睡袋,林奚闭上眼,仿佛看见大姑娘黄素知头也不回神情淡漠到骨子里的模样……

当年……

是为什么……

----

“又来这儿了?”

林奚拨开层层云雾,立在通道之上。

还是那条望不到边的走道,埋在翻转起伏的迷雾里。

“缩地成寸,‘咻咻咻!’”

好吧,脸有点微红,

林奚跳跃着来到终点,摸着依旧冰冷坚固的壁垒,神情一度尴尬。

‘嗞~嗞嗞~’

嗯?

壁垒突然冒出墨色烟雾,林奚仔细一看,才发现那烟雾是从自己掌中倾泻而出。

这是……

隧道那只怪物遗留在珠子里的魔气?

怎么回事?还能透过身体传导出来?而且看这样子,莫非这魔气能消弭这堵冰墙?

林奚转念,突然顺手掏出裤兜内的珠子,喊道:

“本座令谕:给我开!”

“……??!*&……”

好久不见的乐章骤然响起,珠子周身墨色魔气猛然涌现,在林奚骇然的注目中,凝成一束,冲向冰壁!

‘轰--’

半透明的冰面,如同玻璃一般,轰然碎裂,一个一米见方的缺口跃然眼前。

各色繁杂的雾气陡然从缺口内涌出。

林奚心底蓦然悸动,似乎,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恐怖的后果。

他神色一动,举起手中珠子。

试着喊道:

“本座令谕:封!”

下一刻,珠子上再次白雾翻腾,氤氲的神秘气息席卷而上。

偌大的缺口边沿亮起一道规则的纹路,几个闪烁之后,一道肉眼难见的光膜呈现。

刹那间将整个缺口覆盖。

“啧啧啧!”

林奚惊叹的伸手摸了摸光膜,心底极其满足。

老子不装了,摊牌了。

言出法随,就得这么使!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