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恐怖>殡葬笔记> 第250 章 拜访者

第250 章 拜访者

( )第250章拜访者夜幕笼罩下来,四周黑沉沉的,星星点点的路灯在夜黑之挣扎绽放出微弱的残光。 落叶在地滚动,一辆车疾驶而过,助力落叶纸屑起飞到一定距离,又沮丧万分的落下不动了。麻五丧葬店一如既往的招牌挂在原位置,光合作用下产生的暗影,好似一个修长身段的影子,在风的助力下一晃一晃的抖动。这一切景象对我来见惯不惊,唯一不同的是,今晚麻五丧葬店闭门拒单。屋里的我们灭了灯,安静的潜伏在屋里,很安静很安静,我们彼此都知道相距多远,却不敢轻举妄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安静胖有些不耐烦了。每一次都是他出状况,我应该把他排除开的。几双眼睛都盯着暗室的门。胖爬的到我身边问:“七哥,没动静啊这个。”我压着嗓子骂道:“边儿去。”正安静的等待,来自门口传来毫无预兆的叩击声;“啵啵,啵啵。”一片死寂,突然传来这么几下响声,屋里的人汗毛一炸,每一个人的神经瞬间紧绷。注意力立马转移到那扇卷帘门。都不敢出声,也不敢大声话,全都屏蔽气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扇门。“哐哐哐~”外面敲门的人好像不耐烦,也不相信屋里没有人那样,直接大力捶打卷帘门。我动了动。米吓住拉住我:“七哥,不会是坏人打劫来的吧!要不然怎么会在哪敲啊敲的?”我没有作声,暗示其他人也别发出响声,一个人朝外面靠了过去。我走路只要注意点,是不会发出胖走路发出的那种沉重脚步声的。在我的身后,几双眼睛默默无语的注视着。我靠近卷帘门,安静的聆听,门外面没有人类才会有的呼吸声。反而之,是一片死气,我手扣住门环慢慢一点点的开启。门开了一条缝,门外站着一位男子。借助路灯灯光,我看见他的样子。“对不起,今我们有事不能营业。”无论他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今晚我都不能改变计划,所以要拒绝来人的求助了。“帮帮我,帮帮我……”此人浑身乏着浓烈的死气,看来是新魂不假。在我问话的时候,他低垂的眼脸逐渐缓慢的抬起,接着一张死人才会有的青白色面孔,还加两道流出眼眶的血痕出现在眼前。我自认为阅鬼无数,是生不怕鬼的,也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麻七,我是石头巷子符十一的危成刚,听人你帮人也帮鬼,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儿子。我老婆跟人跑了,儿子昏迷不醒,我们俩误食了过期的食物毒,我死了,他不能死,你帮帮我保住他。”“危成刚,其实你不用搞得这么个鬼样子,我也认得出你不是人来的,你的事我记住了,放心,我在市医院有朋友,你放心去吧!”我看到不远处两个悄然站立的鬼影。两个鬼影应该是来接危成刚的,他们是鬼差。危成刚朝我千恩万谢,恢复生前的样子抱歉的笑了笑:“我不是存心要吓人,只是以那样子来才能让你知道我是鬼。”“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吧!”危成刚走几步好像想起什么,真受不了他那阴冷的注视,稍后他:“你等的东西,已经出去了,那个隐秘的通道你看不见的。”隐秘通道?看危成刚跟两个鬼差消失不见了我转身回走,开灯,屋子里的他们都很诧异。秦简一脸郁闷的问:“不是熄灯的吗?怎么开灯了!”“我们搞错位置了。”“搞错位置?”韩米跟迟欣蓉还有胖都大惑不解。秦简抓脑壳,一脸严肃,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蓉蓉,我想麻烦你一件事。”迟欣蓉颇为惊讶的样子,离开韩米朝我靠近,貌似又在意的看了一眼米问道:“你能有什么事要麻烦我的?”“市医院有一个孩子,昏迷不醒,叫危楼,你能不能大开方便之门通融一下,特殊照顾一下?”听我的是这个,而不是她期待的其他,迟欣蓉好像蛮失望的样子,退后一步含笑打趣道:“危楼是你家亲戚?”“不是,是受人所托,你愿不愿意帮?”我有些急,这丫头明明有一颗炽热的好心肠,偏偏关键时刻卡壳。她不能在秦简面前表现好一点,人性化有点,博取帅哥的好感,然后慢慢发展,我成功的把她丢给了秦简朋友了。“切,麻七别蹬鼻子脸,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给你搞特殊照顾,得好我可以办到,得不好免谈。”这迟欣蓉当真是八婆。都不看这是什么事,这是哥给你的表现机会,脑壳不开窍别怨尤人。熊样!还跟我叽叽歪歪的。我气急,懒得跟她多,我直接对秦简:“老秦你搭我去医院看看?”秦简也不明里给我急“不是,你这个人他是谁,跟你什么关系?再了,你是要我们在这里等,还熄灯的,现在改变主意要去医院这是几个意思?”我是忙昏头了。秦简问得没错,我有头没脑的,也不能怪迟欣蓉刁钻古怪。不懂事,看米也很忧虑的样子望我,胖倒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继续忙他的事。准备彩纸来扎纸人花圈什么的。“刚才你们谁听见叩门的声音?”“我……”“还有我。”“我也听见。”胖最后一个答应道:“我也听见的。”他这话的时候眼神闪烁,这是胖撒谎惯有的表现。“敲门声是一位大叔,他找我托付一件事,因为家境贫困,没有多余的钱付医药费,所以希望我能帮一下他,找市医院朋友帮忙搞一个特殊照顾。”“你有病吧!无亲无故还帮人。”迟欣蓉对我讲述的话表示不解。“我没有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多积阴德多积福。”我真的很生气迟欣蓉有这样的想法,米心地善良多了,她看迟欣蓉这样,动了动嘴貌似想劝一句,我抬手制止了她。“秦简走吧!”决定了秦简开车送我们去,迟欣蓉傲气的登高跟鞋咯吱咯吱的走到我们前头。秦简走在迟欣蓉的身后,他很难得跟她话这时候忍不住了一句:“蓉蓉,你各方面都很好,是缺乏女人味。”听他这么一,某人的脸瞬间绿了,却因为不太了解对方,而强制压住怒气,手搭在车后视镜处,借助路灯灯光照一下后视镜里的自己。在我们都走出去,迟欣蓉在照后视镜的时候,她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吓得一张脸歘的惨白,在我们关注的目光注视下她颤抖着手指了指门里边。迟欣蓉的车是背对门,后视镜照的位置恰恰是门里面。她在后视镜看到了一个人,我数了一下,一二三四五,我们五个人都在门口,门里面会是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