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言情>霉运狂婿> 第234章 活该被整垮的夏家

第234章 活该被整垮的夏家

“什么!?”

只有五百万?还不到?

李轩心猛地一跳。

夏灵菲和夏真青也是表情大变。

“夏爷爷,刚才您不是还有一个亿吗?”李轩实在是不理解。

夏鸿儒叹道:“李轩,等你听完前因后果就该全明白了……”

当年,夏鸿儒原本是打算把夏家家主的位置让给老二夏泽柳的,也就是李轩的岳父。

但那时候老二身上出了一档子大事,夏泽柳被抓奸在床,被指责跟夏泽树的老婆通J。

事实的真相是怎么回事,其实当时只要长脑袋的人都明白。

但在当时除了夏鸿儒,整个夏家包括太爷爷在内,所有人都愿意去‘相信’夏泽树。

因为夏泽柳是个不求上进的书呆子,给他当家主,只会把夏家带入落魄,他当家主,所有人都一百个不愿意。

夏鸿儒偏偏想要一意孤行,所以自然得罪了整个夏家。

夏泽树的夺权,自会得到整个夏家人明里暗里、或直接、或间接的支持。

其中因为关系到整个夏家的直接利益,太爷爷夏振兴自然是最全力支持的一个了。

通J事后,夏泽柳气不过,负气离开夏家,扬言恩断义绝。夏泽树如愿坐上了夏家家住的位置。

此外,夏泽树的第一任老婆,也就是跟夏泽柳通J的那个女人,其实是野鸡出生的,那女人从始至终就是为了钱。

夏家家主的老婆,是不可能有那种丢人的出生的,否则就是把整个夏家的人都给丢光了。

夏泽树要当家主,就必须跟第一任老婆离婚。

当时大家都很清楚,那所谓的通J,根本就是一出整个夏家设下的毒计而已。一来踢走夏泽柳,二来踢走夏泽树的老婆。

所以,夏泽柳的一大家子就这么离开了夏家,只在每年大年夜的时候,才会回家过年团聚。

“……其实,夏泽柳那傻子,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年那场通J,是整个夏家的默认做法,整个夏家所有人都有在参与。

他一直以为是那个女人故意

设计陷害他,为了拿住他的把柄,为了从他手里骗钱。

我也不敢告诉他真相,怕他接受不了打击。”

夏鸿儒的苦笑,让李轩错愕。

这夏泽树也太毒了吧?

还有这整个夏家……也太……

活该遭此大劫。

李轩产生了活该的想法,如果让他早点知道这种事情,就算夏卓然不骗钱,他还想把夏家给灭掉呢。

看着身边铁柱怒不可遏的模样,很显然这个耿直的汉子也跟他同一个想法。

“天哪,我都不知道这些事情!我突然为自己姓夏,感觉到羞耻了!”夏灵菲郁闷无比的吐槽。

夏真青揉了揉脸,也是尴尬的点着头脑袋。

当年发生这事情的时候,她们都还小呢,特别是夏灵菲。

夏鸿儒又道:“这是当年,关于夏泽树如何当上家主位的可悲真相,接下来就是关于钱的部分了……”

夏鸿儒是知道一切的前因后果的,他对于二儿子的遭遇,当时是气怒交加。差点没提起刀子把自己的大儿子和老父亲给活宰了!

最后,他还是挂念着亲人两字,强行忍了。

鱼死网破以后,夏家什么都不会剩下,夏家垮了,老二的气是出了,但其他呢?

所以,夏鸿儒最后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可他拿夏家人当家人,但夏泽树和夏振兴,一个没拿他当老子,一个没拿他当儿子!

这两个人,都是如出一辙的天性凉薄,如出一辙的视金钱为一切。

谁能给他们好处,谁就是他们老子,谁损害他们利益,谁就是他们的杀父仇人。

亲人什么的,只是拿来利用的筹码罢了。

夏泽树联合了整个夏家所有人,千方百计的逼着夏鸿儒放权。

并不是拿着刀子架在他脖子上强迫,而是通过软磨硬泡、流言蜚语等等日复一日的软折磨,来逼迫他。

夏鸿儒天长日久,终于架不住压力,开始了一点点的放权。

他越放权,夏家人尝到了甜头,就越是想法

设法的逼迫。

后来,夏鸿儒下定了决心,跟夏家做出了妥协。

他放弃全部的权利和话语权以及夏家股份,换取夏泽柳一家子永远不受到夏家人恶意针对的条件。并且夏鸿儒还给自己留下了5000万的养老钱。

“这些钱,经过这些年我的运作,本来的确是有一亿多的。但是这些钱,我投在了夏家产业里,原本是打算悄悄做手脚,利用这些资金,架空夏家的产业,重新夺回我的一切。

这都是出于我对老二夏泽柳的愧疚。但眼下闹出了夏卓然这一档子事情,我的钱,也是打了水漂了。”

李轩大惊失色:“所以说,夏爷爷你的一个亿,其实是在夏家受骗的4个亿之中了?”

“没错。”夏鸿儒表情很纠结:“我那支票,其实是不得不变成空头支票的。按照我的剧本,如果夏卓然那小子的计划是真实的,那我就会发动银行关系,用我的身家性命去额外贷一个亿出来,那支票就可以兑现了。

一旦合作真的成功,那5亿之中有我的2个亿,到时候我把资金证明一拍出来,我就是新真元药业的最大股东,整个夏家自然又被我拿回手里头了,我就可以把夏家交给老二了。

可惜,可惜啊。

眼下,这一切都只是空谈了。

没有了那份合作,我也不可能把那一个亿再贷出来还款,这纯粹是拆东墙补西墙,就算东江银行行长是我的人,他也不可能答应的,那真是在找死了。”

说着,夏鸿儒又叹气了,看着李轩的表情满是愧疚。

好家伙,这自家人勾心斗角的……

也是绝了。

不过李轩还真不能去怪夏鸿儒算计自己家人,以至于现在把钱赔了个精光。毕竟他被夏家强取豪夺在先,换谁,谁不生气?再加上对于二儿子经年累月的愧疚感,那他自然会想要把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给二儿子,这才是人之常情。

“好吧,那咱们眼下可真算是一贫如洗了,啊,倒也不是全无好处,如果其中有一个亿是夏爷爷的,那我们要偿还的,也就是剩下的3亿吧?虽然过程不一样,但结果还是一样,只需要还三亿。”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