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其他>路过人间> 第二卷 罪恶都市 第一百一十五章 四个酒鬼

第二卷 罪恶都市 第一百一十五章 四个酒鬼

老人立刻就变了脸色,“既然你小子这么不识趣,那老夫就不客气了。

我一共给你用了一百三十六味珍贵草药,每一种价格百金,加起来也就是一万三千六百金币。

还有老夫帮人治疗一次要两万金币,照顾人每天一万金币,外加木桶的磨损,收拾房间的费用,还有你影响了老夫心情的费用……给你打个折,你就给老夫……十万金币好了!”

李想一脑门黑线,“老家伙,你抢劫啊?再说了,我又没让你救我!”

“咋滴,老夫救了你,你就得掏钱。”

“那我要是不给呢?”

“那你就别想离开这个门……”

李想嘿嘿冷笑,然后……

半个小时后,李想瘫软在地上,七窍流血,凄惨无比。

老头在一边气定神闲的饮茶。

“小子,别装了,你这幅身躯强壮的都快赶上妖兽了,还敢和我装,信不信老子这就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李想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坐起来,对着老头深鞠一躬。

“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老头抚须而笑。

“孺子可教也!去河里洗一洗,别把我这竹楼弄脏了!。”

李想一步一步挪出竹楼,脸上全是痛苦之色。

李想一边洗脸,一边腹诽不已。

看上去是个糟老头,实际上却是个强到不讲理的存在。难怪南宫铁胆曾经提醒自己,在卧龙岗要收一收性子。

然后李想就想到了第二个问题,这么厉害的人,为什么要逼着自己拜师呢?难道不应该是拜师之人踩破门槛么?

李想一身疼痛,强忍着起身,心里暗暗嘀咕。

“这老家伙看上去风烛残年,可为什么连自己都扛不住他的普通拳脚呢?”

李想重新返回屋子,杜郁已经坐在了蒲团上,两个蒲团中间有一张小桌子,有一位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正将酒菜端到桌子上。

杜郁伸手抓了几粒花生米扔进嘴里,然后开口说道。

“老夫一生有学生无数,衣钵弟子却一个也无。

现在你已经拜师,那么接下来就轮到我考验你了,如果考验不过,我也会教你一些东西。

如果考验过了,那你就是我唯一的衣钵弟子。”

李想一脸你尽管来的表情,老子巴不得不过呢!你收个弟子这么麻烦,肯定有猫腻。

老人好像一眼便看穿了李想的心思,端起酒杯兹喽喝了一口酒,他身后的年轻人赶紧又倒了一杯。

“你要是不认真应对的话,一旦被老夫看出来,那老夫就打断你一条大腿,然后扔出卧龙岗。”

老人说的很认真,这让李想不敢确定是真是假。

老人身后的年轻人开口说道。

“阮家公子,杜先生绝对不是开玩笑。”

李想尴尬一笑,伸手从腰间取下碧玉酒葫芦,一口干掉老头的杯中酒,然后给老头倒了一杯火焰刀。

“师父放心,我一定认真对待!”

老人身后的年轻人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很清楚老人的脾气,那真是嗜酒如命,谁动他酒,他动谁命。

而在李想喝掉老人杯中酒的时候,李想的确感到了一股让人窒息的气息从

老人身上散发出来。

然后李想倒上火焰刀之后,老人的气势这才收敛起来,李想身上却已经一身冷汗。

老人看了看李想手中的碧玉酒葫芦,又看了看酒杯中呈现出琥珀色的酒水,老人微微一笑。

老人端起酒杯闻了闻,满脸的怀念之色。

“红烛镇三大美酒,阮家奎刚仙人酿,南宫家火焰刀子,楚家紫竹酒。

你身为阮家子弟,为什么不带奎刚仙人酿,反而装着火焰刀子?

而且这火焰刀子可是百年陈酿,价格……”

李想赶紧从方寸物中取出了一坛奎刚仙人酿。

“师父,这坛十年酿的奎刚仙人酿孝敬您!”

老人直接把奎刚仙人酿收入方寸物中,然后又说道。

“红烛镇还有两道佐酒小菜,据说号称银龙金凤……”

李想赶紧对老人身后的年轻人摆了摆手。

“这位小哥,可还有盘子?麻烦带个路!”

年轻人放下手中的酒壶,一边带路一边说道。

“我叫丰含笑,你可以叫我一声师兄。”

李想一口一个小师兄的叫着,满脸的真诚。

两人消失在房间之后,老人再没了先前的镇定神色,端起酒杯微微一晃,然后重重的落在桌子上,浓郁的酒香立刻四散开去。

老人咽了一口口水,眼神炙热。

就在这时,三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来到屋子里,然后双眼死死的盯着杜老身前的酒杯。

其中一个大髯汉子说道。

“杜老头,你在哪弄的好酒?赶紧拿出来给洒家尝尝。”

一位古代书生装扮的中年人以折扇敲打手心,缓缓说道。

“红烛镇火焰刀,烈酒中的烈酒,可一般的火焰刀可没这份绵长的酒香。”

最后一位面容憔悴的夫人满眼怀念的说道。

“这酒中有一份纯粹的龙气,难得啊!”

杜郁大手一挥,两个蒲团出现在小桌另外两边。

“我这位弟子很伶俐,你们先坐下,等他回来之后,你们就各自取出酒杯,肯定能喝上一杯。”

说到这里杜郁顿了顿,重新将那坛奎刚仙人酿取了出来。

“咱们每人喝完一杯之后,再喝这坛奎刚仙人酿。”

其余三人对视一眼,纷纷落座,然后李想就端着两个盘子走了回来。

看到其他三人之后,李想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

杜郁微笑着说道。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兵家传人,徐州。

这位是青莲居士慕白。

这位是青丘夫人玉无双!”

杜郁话音刚落,三人便相视一笑,各自取出了一件酒器。

徐州取出的是一个大碗,如果把大碗倒满,最少也得半斤酒。

杜郁眼角抽搐。

慕白取出的是一只夜光杯,古代酒樽样式。倒满的话,应该有一两左右。

玉无双取出的是一个小巧酒杯,倒满的话应该半两不到。

李想将两盘佐酒小菜放在桌子上,然后对三人抱拳行礼。

然后……这货掉头就跑。

李想在心里不断腹诽。“尼玛四个酒鬼!”

重新来到厨房,李想找了个大酒壶,取下腰间酒葫芦,很快将酒壶装满。

李想重新回到大厅之后,笑着说道。

“各位,额……前辈!一点心意,各位尽管畅饮,不过火焰刀不宜多饮!”

说完之后,就把装着两斤多的酒壶递给了丰含笑。

丰含笑嘴角抽搐,王八蛋,你倒是自己给他们倒酒啊!

狠狠地瞪了李想一眼之后,丰含笑给三人都倒上了酒水。

李想在一边肃立,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心里不断的嘀咕。

“你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这三位和杜郁不同,杜郁一身气息早已返璞归真,这是杜郁的境界太高。

但是后来的这三位可没一个简单,同样是一点气息不外放,可李想还是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气势。

大髯汉子徐州一身的铁血气势,宛如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杀神。

书生模样的慕白一身凌厉气势,宛如一把无鞘长剑。

消瘦女子一身妖气……是比当初大妖白帝身上的妖气更加强盛,更加狂暴的妖气!

杜郁环视一圈,眼神中满是得意,那意思是,看见了吧,我这弟子不仅伶俐,而且眼光还不错呢。

大髯汉子点了点头,“不错不错,是个好苗子。”

慕白端起夜光杯,浅尝一口。

“行吧,今天我慕白就破例看一下你的考验。”

消瘦的玉无双转头看向李想。

“长得还凑活吧,看似玩世不恭,身上却没有脂粉气,你这样的男子,最伤女儿心呐!”

李想只觉得头皮发麻,好似随时都会被那玉无双拍死。

杜郁端起了酒杯,“好了各位,既然我这弟子已经拿来了一壶好酒,早就开始吧!”

其余三人纷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丰含笑赶紧给众人满上。

杜郁已经说道。

“我收徒既看资质悟性,也看人品心性,这样吧,我听说你会吹笛子,你就先吹一曲,给咱们助助兴。”

李想满脸的不可思议,于是他抬头看向杜郁。

那意思是师父你确定吗?

见杜郁点了点头,李想这才确定杜郁不是开玩笑。

李想做了个气沉丹田的姿势,然后跑到竹楼外面搬了个木墩跑了进来,李想背对着几人坐在木墩上,灌了一大口酒之后,这才从方寸物中取出了紫竹笛。

李想开口说道。

“师父,三位前辈,我现在只会一曲广陵散,所以……”

李想没有说下去,将竹笛递到了嘴边。

李想闭上了眼睛,试了几下音节之后,心神完全沉浸到了广陵散之中。

在这一刻,李想眼前好似出现了一幅画面,一位身穿囚服的读书人,坐在刑场之上,抚琴。

最后读书人仰天长啸,“广陵散绝矣!”

随着曲子的演奏,李想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山河秘境,一个无比巨大的炮口从天幕中探出炮口,然后一炮之下,山河秘境灰飞烟灭……

不知不觉中,一曲终了,李想眼角处有一滴泪水滑落。

李想一把抹掉泪水,起身对身后四人深鞠一躬。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