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书库>其他>异界无双之吕布> 第八十五章 护送商队

第八十五章 护送商队

轰隆一声,天空忽然打起了一道闪电,随即晴朗的天空陡然阴沉下来,倾盆大雨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倾泻而下。

“大伙,下雨了,停工。”吕布高喊了一声,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工作,去寨子里避雨去了。吕布顺手拿起自己放到一旁的披风,一把给凌琴披上。

“你先去避雨去吧!”吕布摸了摸凌琴的脑袋,道。

“哦!”凌琴眨巴了下大眼睛,随即便朝寨子那跑去。

忽然间,一声巨大的声响传来,伴随着那漫天的尘埃,吕布一惊,矿脉的一处竟然山体滑坡,他一把跳跃到那边巨石上,查看着下面的情形。

由于工人们提前撤离,所以此刻的矿场没什么人,只是,吕布还是不放心地喊道:“有没有人受伤?”

没有人回答,吕布看着附近的几个工人,大声道:“喂,没人被压在下面吧!”

几个工人摇了摇头,吕布吁了口气,他对张文风大声道:“立刻清点人数。”

“是。”张文风不敢怠慢,马上清点人数。

忽然,在这塌方之处,一块岩石被推了出来,吕布心中暗道不好,飞跃而下,只见在这岩石之下,一名老兵满头是血,他的下半身还被压在岩石下。

吕布赶忙搬动岩石,三下五除二,便将岩石全部搬开。

“喂,你怎么样了?”吕布轻轻拍打着这名老兵的脸,急切道。

老兵睁开双眼,看到吕布一脸急切的样子,心中不由地一阵惶恐,有些迷糊的脑袋似乎清醒了不少。

“多谢大人,我,我没事……”老兵说着,想要站起身,却不想下身竟然没有了一丝知觉。

吕布二话不说,一把将他扛起,然后飞快跑到营寨当中。

“喂,军医何在?”吕布大声咆哮道。

少时,军医到来,对这个老兵做了个紧急的包扎,同时敷上了疗伤药。

“他的腿骨折了,不过经过我的处理,休息个半年,应该就能痊愈了。”军医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吁了口气道。

“那就好,你们带他下去休息,按陈文台定下的规定,该给多少补偿,分文不差的给到位。”吕布沉声而道。

一旁,凌琴默然看着吕布的所作所为,眼中不由地闪过了一丝欣赏之意。传闻吕布是杀人如麻的杀神,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有怎会知道,吕布与自己属下同甘共苦,一视同仁的一面。

“张文风,人数清点如何?”少时,吕布对张文风喝问道。

“人数已经清点完毕,采矿登记工人五百人,一人不差。”张文风拿着记录的册子报告道。

“今日暂且休息,待到雨停,再行开工。”吕布大声道。

“遵命!”……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黑曜石的开采总体还算顺利。而来到上原城的商贩,也开始陆陆续续收购这些黑曜石。有了这些资金,陈文台继续对上原城进行投资,大力发展坊市,技术,城外农田也在大肆的开荒中。

当大伙都在忙忙碌碌的时候,凌琴也没闲着,平常政务时间协助陈文台统计账务,闲暇之余也常去黑曜石矿脉那里送水,当然,重点送水对象还是吕布了。除此之外,凌琴有事没

事也会跟云州铁骑的士兵们进行比武切磋,起初云洲铁骑看她是个俏生生的姑娘,加上又是云州牧凌云之的长女,所以自然是小心翼翼,生怕伤着凌琴了。结果第一次上场的人,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凌琴三下五除二给撂倒在地。

然后,在单打独斗没人是凌琴对手的情况下,云州铁骑开始两两上阵,到后来以十敌一,却也勉强只能跟凌琴打个五五开。虽然比力气,凌琴自然不是云州铁骑的对手,但作为风云会精英弟子的凌琴,却是凭借着灵巧的身法和招数,胜过他们也不是很难的一件事。

这天,一支足有三百人的大型商队来到了上原城中,他们一口气收购了全部的黑曜石,同时提出让吕布护送的请求。

原本吕布并不想答应,毕竟上原城还是有着不少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让龙天宇带些人马去护送就行了。只是,当这支商队愿意出价一千金币后,吕布立刻就妥协了。

为了钱,节操什么的,丢了就好。

就这样,吕布亲自去护送商队去了,之所以没带手下,是因为他手下要么开荒种田去了,要么开采矿石去了,亦或是驻守要地。所以思来想去,也就不带人了,反正他一个人的战力,就是一支精锐之师。

“喂,你等等我啊!”就在吕布正要出发之际,凌琴却是毫不客气的跟了上来。

“怎么了?你要给我送行吗?”吕布诧异的问道。

“什么送行。”凌琴白了吕布一眼,道:“既然我来这里为了历练,那么这个任务我肯定也要跟着啊!”

吕布撇了撇嘴,想了想,好像也没毛病,毕竟人家又不是自己的下属,所以既然是历练,带上她也无妨。

“好,不过这一路上必须听我指挥,不可擅自乱跑,知道吗?”吕布这么嘱咐道。

“是,我会听话的。”凌琴很是乖巧的模样。

吕布微笑的摇摇头,随即翻身上马,手一挥,道:“走了。”

商队徐徐前行,而凌琴,也骑上一匹白马,跟了上去。

“我们这是要去哪?”凌琴驱使着白马与吕布并排而行,轻声问道。

“去晋州,到达晋州边界,我的护送任务也就完成了。”吕布说道。

“哦!”凌琴应了一声,目光瞟向一旁的吕布,却正巧遇到吕布的目光也向她瞟来,凌琴不由地将头低下,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你知道吗?”片刻之后,凌琴又将目光转向吕布,略带一丝夸张的说道:“外面传闻你是个杀人如麻,嗜血如命的鬼神,极为的凶恶和可怕。”

吕布脸上不由地一黑,目光瞟向身旁的凌琴,道:“那你怕我吗?”

“不怕,虽然你看上去真的超凶的,但我觉得其实你还挺随和的。”凌琴嫣然一笑,这些时日的相处,她看到的,是吕布与将士们同甘共苦的一面,而不是外面传闻的那样凶神恶煞。

顿了顿,凌琴又补充道:“其实仔细看看,你长得还是挺英俊的。”

“是嘛!”吕布莞尔一笑,这个评价,他还是挺中意的。

“其实,我真的挺羡慕你的。”凌琴眼中忽然闪过一丝落寞:“你凭借自己的本事,闯出了一条自己的路,而我,即便去天

涯海角,也依旧逃脱不了家族的命运。”

“是何命运?”吕布不禁问道。

“政治婚姻,身为豪族世家的女儿,都不过是家族用来政治联姻的一枚棋子,而我,今年也满19岁了,早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只因局势尚不明朗,不然……”凌琴叹口气,道:“反正既然投生到了凌家,那么我的婚姻自然不能再由自己做主。”

吕布也不知该说什么,或许,这便是命运的无奈吧!

“你……就不说点什么吗?”凌琴有些幽怨的看着吕布说道。

“你可知武将的生命是什么?”吕布忽然问道。

“父亲大人曾经说过,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凌琴想了想,道。

吕布看向远方,叹道:“战胜,还有永无止境的战争等着你,战败,死者家属咒骂你,军法处罚你,临阵退缩,史书上定会贬低你,而后人一生都抬不起头来。若有幸八十岁扔不死,当看见年轻一辈沙场杀敌,而自己却有心无力,那时比死更难受。”吕布目光转向凌琴,道:“武将的生命,就是如此的无奈和荒谬,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

凌琴看着吕布,原来,大家都一样,在这个世界,也许每个人从一出生,无论选择哪条路,都将逃脱不了束缚和无奈。

“喏,给你。”凌琴解下一个袋子,递到吕布面前,道:“初来驾到,这个就算是给你的见面礼了。”

吕布接过袋子,打开一看,原来是一袋酒,打开塞子,顿时一股浓烈的酒香传来,吕布忍不住便喝了一口,爽道:“这酒香醇,好酒。”

“这是果子酒,是我亲手酿造的。”凌琴自豪的说道。

“如此佳酿,我吕布笑纳了。”吕布收起酒袋,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凌姑娘有什么想要的,只管跟我说。”

“真的?”凌琴想了想,道:“不过我暂时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在告诉你!”

“好!”吕布淡笑道。

“对了,你真气修炼到多少重了?”凌琴好奇的问道。

“三十二重。”

“三十二重?”凌琴不由地捂住了小嘴,三十二重,这可是父亲穷尽十多年之久也未能突破的境界,真传顶级虽然与传说只差一重境界,但这其中的差距,不可谓不大。

“你今年也才24岁吧!你是怎么修炼的?”凌琴实在难以置信,这样的修炼速度,未免太恐怖了吧!不说当今时代,纵观整个历史,超过吕布的人,也不过项武一人而已。

吕布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如今到多少重境界了?”

“三个月前,到达十六重。”凌云于是说道。

“真气的修行我一直在研究,发现单纯的苦修前期或许尚可,但当到达一定程度,就会难以精进。这是因为之前的修行没有进行很好的稳固而导致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门派会分派这么多任务,因为只有在实战中,修行才能得以更好的稳固,从而为之后的境界打下良好的基础。”吕布认真的说道。

“那……”凌琴黑色的眸子转了转,道:“你能指点我修行吗?”

吕布笑了笑,道:“既是美女的请求,我吕布乐意效劳。”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