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其他>你愿意成仙吗> 第二十四章 药神之名,不抵心伤 第(1/3)分页

第二十四章 药神之名,不抵心伤 第(1/3)分页

“心态不错,跟老身走吧。”老妪缓缓转身,向大殿外走去。

老妪走的很慢,每一步都迈的极小,韩琼三步,老妪需迈五步。

就是这般慢悠悠的速度,本该两天到陈国的路程,二人硬是走了三天。

刚到陈国,便遇到一件乐事,芜国德高望重的邓药公与陈国第一药师徐有方举行百草盛会。

邓药公韩琼略有耳闻,听说其名下有数百家药棺,铸仙大陆排名前十的大药棺,除了第一药棺聚蓄百草外,全是他的产业。

而那个陈国第一药师徐有方,韩琼心中一阵恶寒,真不想多提这个人。他除了他爹是徐无疾之外,一无是处。

老年人应该喜静不喜动,百草盛会那么吵闹的地方,马婆婆应该不喜欢掺和,可事实总是截然相反。

老妪径直向百草盛会的方向走去。韩琼本不想去,在他看来,旁人论药于他而言,不过是两小儿分糖不均,去了徒增烦恼。可老妪平静地瞅了韩琼一眼,无尽沧桑,霎那芳华,韩琼竟觉得心神动荡,呼吸不畅。

这岂敢不跟随左右?

百草盛会在城中的一大片空地上举行,地面上摆放了数百张椅子,每张椅子上皆放有纸笔,无论男女老幼,隶属哪个国家,只要是对药草有研究的人皆可上座,药公会将症状用大字写再横幅上,在座诸位根据症状写下药方,经陈有方确认有效后便可过关,这便是百草盛会第一关“对症下药”。

此时,马婆婆找了张椅子坐下,并示意韩琼也坐。

“我不懂药。”韩琼摇头拒绝。

马婆婆的脸沉了下去,“为仙尊者,必受百伤,若不懂药学,何以自治?坐下!”

韩琼小声咕哝了一句,乖乖坐了下去。

“快看,邓药公出题了!”有人惊呼道。

“嗯?”韩琼抬头,望向前方的横幅,不禁莞尔一笑,这种症状,简直不要太简单。

横幅上写的是:

“有一男子,目中充血,鼻腔吐水,腹痛阵阵,食之便吐。”

“简简单单的肠胃不适症状,麻黄散配正气水,必能药到病除!”韩琼在纸上写下药方,并署上自己的药名。

有药徒依次走过每一位选手,收取他们的药方,然后统一呈给徐有方与邓药公点评。

二位药界泰斗依次过目了所有的药方后,筛选出了六十四张合格的药方,淘汰了四十多人。

韩琼与马婆婆自然轻松过关。

接下来便是第二关。

邓药公站于高台,微笑着面对着留在场上的诸位,高声道:“诸位,老朽是芜国邓迪,方才第一关对症下药,不过是牛刀小试,淘汰那些浑水摸鱼之辈,这第二关,才是检验一位药师是否有真才实学。”

座下,一位长眉道人拱手道:“邓药公,在下北国顾济,人称神药道人,学药十年,今日来次只为打败你们南方药师,我建议直接省去前面这些简单的考验,直接进行最后一关!”

“我同意,与这些平庸药师同台竞技,分明是在浪费时间。”一位瘦脸汉子也道。

“你说谁是平庸药师?”一位五大三粗的汉子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

瘦脸汉子阴笑,“显而易见。”

“你!”汉子撸起袖子,似要施行暴力。

“诸位,安静,且听老朽一言。”邓药公适时开口。

邓药公名下的药棺遍布天下,名震九国,还没有哪位药师敢不给他面子。

“看在邓药公的面子上,我便不与你计较。”汉子甩下一句话,愤然落坐。

瘦脸汉子依旧是阴森地笑笑,也坐了回去。

邓药公拍拍手,两个药徒抬上开一个箱子,打开盖子后,里面竟有一位娇小女子,玲珑剔透,秀眸看着在场诸位,满面惊慌之色。

“什么意思?”众人皆是疑惑。

“诸位,这位女子乃是邓某精心培育十年的药女泠泠,年芳十六,美艳绝伦。她刚才已服下了一味毒药,还请各位观察这位女子,写下解毒药方。”

“药女?”听闻此言,马婆婆眉头皱起,药女是活生生把一个人变成试药工具,毫无人性,仙义上是不允许的,可并没有律法明文禁止。

“可否给这位女子把脉?”一位药师小心翼翼地问。

“不成!”邓药公摇头。

“只凭观察,谁能看出来这位女子所中何毒?”

“就是,不把脉,怎知其脉象?难道红线号脉?”

邓药公笑答:“只可上前观察,不可触碰。”

方才的长眉道人与瘦脸汉子,皆悉心走上前去,仔细观察了女子一遍后,便凝神思考,似是有所收获。

望闻问切,乃是一名资深药师的基本功,此第二关,考核的便是此。

大多数人摇头轻叹,他们不过肉眼凡胎,不号脉,根本看不出女子所中何毒。

马婆婆的眉宇也凝固住,她迟疑了下,便拄着拐杖,缓缓上前,离近女子观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