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0章因你而改变
    第1800章 因你而改变

    “郑胜贤先生请注意的你的言辞。”

    月亮没想到对方竟然说出这样赤裸裸的话,眼中顿时涌动怒意。

    “抱歉,月小姐。”

    这一次,郑胜利收敛笑容,正色道,“我说话可能有些直,而我们高丽人的思想与你们华夏人也有所不同,如果我冒犯了你,请接受我诚恳的道歉。”

    月亮的眼神凌厉起来,凝视对方。

    “郑先生,如果您还是这样的话,我们的合作就此罢休,贵公司或许在高丽的市场很大,但我想,高丽也不缺乏别的珠宝公司吧。”

    听她这样说,郑胜利脸色一沉,瞬间收敛,赶忙道,“很抱歉,再次抱歉,我为自己刚才的无理向月小姐道歉。”

    顿了顿,又道,“那么我们现在谈正事吧,争取在晚餐前将合同签下来,你看如何”

    “呼。”

    月亮深深呼出一口气,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毕竟是她主动寻求合作,要开拓市场,也不想彻底得罪对方。

    当即点了点头,“好吧。”

    郑胜贤眼睛一亮,眼眸深处闪现一抹戏谑。

    刚才那句话不过是试探,而月亮则选择了妥协在郑胜贤看来,这是个信号。

    接下来,两人瞬间进入了工作模式。

    一边喝咖啡,一边商谈着合作示意。

    只是片刻后,月亮的黛眉便凝蹙起来,“郑先生,我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也请您拿出一些诚意好吗”

    商谈过程中,月亮很轻易的察觉到,对方根本就是在敷衍她。

    合同上面的条款太过苛刻了。

    “月小姐,看来我们暂时无法达成一致了。”

    郑胜贤面呈无奈,“不如我们先吃晚餐,结束后继续洽谈,你看怎样”

    “没必要谈下去了。”

    月亮不想继续浪费时间,语气也变得不再客气,“我与贵公司合作,本是合则两利的局面,但郑先生订的价格太高了。”

    “呵呵呵,美丽的小姐,这个价位在我们高丽一点都不高啊。”

    郑胜贤故作诧异,似想要调节气氛,“我说的是韩元,并不是美元,也不是欧元,价格并不高吧。”

    韩元

    月亮一愣。

    郑胜贤流露出自认为幽默的笑容,“哈哈,月小姐,现在还觉得价格高吗好了,我的肚子有些饿了,不如我们先吃饭”

    月亮依旧微蹙着黛眉,望着对方,旋即默默点了点头,一招手,立即有服务员走了过来。

    “两份牛排,鹅肝”

    她很娴熟点了一些食物,眼神示意郑胜贤。

    “再给我来两瓶八七年的波尔多酒。”

    “好的,请稍等。”

    服务员面带微笑的离开了。

    只是月亮脸上的黛眉凝蹙的更加明显了。

    “月小姐,你们华夏人谈生意,大多都是在饭桌上谈成的。”

    郑胜贤面带微笑,“而且我听说必须要喝酒,还要喝很多酒,既然来到了贵国,就按着贵国的规矩来,你不会介意吧。”

    闻言。

    月亮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想到郑先生这么了解我们华夏习俗,既然如此,就按郑先生说的来吧。”

    说罢,微微低头。

    郑胜贤并未看到月亮眼眸中的嘲讽之色。

    嘎吱。

    在现场保安的指挥下,柳清清将车将停了下来。

    下车后,她自然而然挽住了夏天的胳膊,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家西餐厅非常有名,而且环境非常好”

    夏天专注听着,频频点头。

    其实心中则是有些小愧疚。

    他与柳清清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别说是约会,就是两人一起逛街吃饭的机会都很少。

    如今夏天的心态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他已经将柳清清当成了家人尤其带着她回明家,这本身就是一种认可。

    “咦”

    忽地,正说着的柳清清轻咦一声,下意识道,“那辆车”

    夏天挑了挑眉头,循着方向望去,看到那辆玛莎拉蒂后,“怎么了遇见熟人了呃难道老秦也在这里我记得她的车不是这个颜色啊,车牌也不对”

    闻言。

    柳清清一呆。

    然后以一种奇特的眼神望着夏天。

    “呃怎么了”

    柳清清幽幽道,“如果我记错的话,那辆车是月亮的,那个车牌号码还是我和秦岭帮她选的,当初她将总部搬来青海”

    听她这样说,夏天的脸色当即浮现尴尬。

    继而沉默了。

    他隐约记得,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月亮了。

    有时候连夏天自己都很怀疑,在国外游荡八年之后,自己究竟还没有真感情了。

    从内心而言,在对待女人的问题上,他有些漫不经心。

    即便和柳清清同住一个屋檐下,他的表现也很一般。

    看到夏天沉默,柳清清显然会错了意,缓缓松开挽着的秀臂,轻声道,“夏天,其实我有些话,我很早就想和你说了。”

    夏天诧异望来。

    柳清清的眉宇之间略显复杂,“自从和你认识以来,我的心态也在一天一天的转变着,如果换做以前的话,是绝不可能会有这种想法,有时候我都会怀疑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直视着夏天,轻声道,“后来我想明白了,我想和你一起,不想失去你,所以,我只能选择无视,然后尝试接受这一切。”

    她的话有些含蓄。

    可是夏天听懂了。

    然后无言以对。

    他没想到,柳清清会在这种场合之下,说出这样的话。

    “我甚至给自己定了一个小小的计划,如果我选择接受,那就从秦岭开始,毕竟,她是我最好的姐妹还记得我们认识的第一天吗,你说要告别过去,那天你应该在酒吧遇到秦岭了吧,而且你们”

    说到这里,柳清清面色复杂,幽幽叹了口气,“我现在有时候不敢面对秦岭,感觉自己是个卑鄙的女人其实,我和秦岭已经谈过好多次了。”

    听到她这样说,夏天内心之中也不知该是怎样的情绪。

    只是,不等他说什么,柳清清深深呼出一口气,脸上绽放着笑意,“这些话我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现在说出来,放松了许多,我们走吧。”

    说罢之后,率先迈步走向餐厅大门。

    夏天缓缓吐出一口闷气,望着她的背影,眼神之间颇为复杂。

    每天与柳清清相处,他自然能感觉得到对方的转变。

    学着做饭和烧菜,又经常和田姨一起做家务是真正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而这一切,都是因他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