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第766章 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其他人全都看到了,原本想要泼凉水的洛子宇在看到进来的蓝凌泽,顿时得意。

    这下死丫头踢到铁板了,等着再次被丢出去吧。

    “照你这么说,我老大的男人很差劲”洛子宇故意煽风点火。

    “那还用说,之前我也确实觉得那家伙自恋,自大,太拽,可经过这一次,那家伙确实让我刮目相看。

    他可以奋不顾身的冲进去,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危险,有多少人,暗处有多少势力。

    而且他心思缜密,布局周详,居然安排了好几拨人乔装进去,我都没有看不出来,姐的男人还是有点头脑的。”凌洛认真评价。

    洛子宇脸色一拉,这丫头不会是知道蓝凌泽进来,故意这样卖乖吧。

    “你看上人家了”洛子宇问。

    凌洛赶紧摇头,看向宫漠雪的房间,房门没有关,顾栾和擎天一左一右守在外面,目不斜视。

    “姐,你可别听这家伙胡说,我可没有觊觎你男人的意思,那个大冰块我可无福消受,害怕自己被冻死呢,我只是客官的评价一下。”凌洛重申道。

    宫漠雪淡然一笑“我知道。”

    蓝凌泽直奔房间,看向宫漠雪怀里的小家伙“宝贝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宝宝一切都好,灵子刚检查了。”宫漠雪抱着宝宝。

    此刻小家伙吃饱了,看着自己的爹地和妈咪,咧嘴就笑起来。

    蓝凌泽的心一下子就暖了,看着女儿笑的这么开心,他一肚子的窝火和怒意都烟消云散了。

    蓝凌泽伸手碰了碰小家伙的手,小手很小,肉嘟嘟的,他很小心翼翼。

    “宝贝你可算回来了,太好了。”蓝凌泽看着妻子,女儿,这才安心。

    “辛苦你了,泽。”宫漠雪开口。

    这一句,是真的感激,也是体贴。

    蓝凌泽将宫漠雪搂进怀里“不辛苦,只要你和女儿平安,我做什么都值得。”

    宫漠雪感动无比“对了,什么人干的”

    “对方是个女人,至于身份我在让人查。”蓝凌泽回答。

    宫漠雪抬头看一眼蓝凌泽,迟疑了几秒钟,这才点头“好。”

    “这一次多亏了凌洛,才能这么开的找到宝宝。”宫漠雪开口。

    “我知道。”蓝凌泽松开宫漠雪,转身走出来。

    凌洛赶紧坐直了身体,虽然没看到蓝凌泽出手,可是短时间内居然召集那么多人,可见背景不一般。

    “那个我刚刚可没有损你。”凌洛赶紧解释。

    万一这家伙在把自己丢出去,她岂不是想进都进不来了,刚刚她可是看到暗处不下上百人呢。

    蓝凌泽脸色冰冷的走向凌洛“这一次多谢你,我欠你一个人情,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这样啊,那如果我要求把他丢出去,以后都不让他进来呢。”凌洛说着指向洛子宇。

    “喂,死丫头有你这么浪费要求的吗,他可是我老大的男人,你可以要金山银山甚至军火石油,居然这么没眼光,真是可惜。”洛子宇都觉得不值了。

    蓝凌泽刚要开口,凌洛赶紧制止“我就是开玩笑的,既然你的要求这么珍贵,我得好好想想。”

    “好,想到了随时通知我。”蓝凌泽说完又回了房间。

    其他人也都各自休息去了,从今天凌晨折腾到现在,大家也都累了。

    好在这里是三层别墅,房间很多,擎天和顾栾,洛子宇,小川,北冥孤这一次全都选在了一楼,住在宫漠雪隔壁的房间,这样方便保护他们。

    大家都休息去了,顾栾却站在门口,犹豫再三。

    宫漠雪自然注意到了“怎么了,有事吗”

    顾栾一脸的自责“这一次都怪我大意了,没有保护好你和孩子,对不起。”

    是宫漠雪给他新生,信任他,重用他,让他觉得这个世上还有活着的希望。

    可是,他在门口却没有察觉到,自己真是该死。

    “傻瓜,你不用自责,别说你们在门口了,就是我和泽在房间里也没有察觉,要不是凌洛,我们还不知道呢,可见对手真的很强大,你不用多想,好好休息吧,我还需要你的保护呢。”宫漠雪安慰着。

    顾栾感激无比,老大不但没有责备他,还要让自己继续保护,这份信任无以言表。

    “是。”顾栾赶紧回了房间。

    宫漠雪看一眼客厅没人,这才将房门关上“现在可以说了吧”

    以蓝凌泽的实力,不可能抓不到人,更不会查不到对方的背景,鬼门可不是摆设。

    蓝凌泽从女儿身旁起来“雪,还是你了解我,我确实见到了对方,只是她长得跟你很相似,所以我怀疑她是莫奈家族的人,只是不知道是她个人对你的敌意,还是整个家族。

    我故意放她离开,就是要找出她的老巢,瞬间摸清那个家族的底细,这样才能让你和女儿彻底没有后顾之忧。

    至于从病房抱走女儿的人,我其实有个怀疑的对象,只是不确定。”

    “谁”宫漠雪冷哼一声,只是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了拳头。

    蓝凌泽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其实,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是啊,宫漠雪也怀疑景轩绝。

    只是她不愿相信,绝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他不应该,也不可能。

    “景轩绝。”蓝凌泽还是说出了三个字。

    “不,不可能是他的。”宫漠雪当即否认。

    “雪,你理智一点好不好,你没觉得景轩绝这一次出现的太过巧合,而且他对你的敌意还很大,不然也不会绑架你。

    至于他的身份也很奇怪,我记得你说过你和景轩绝从小一起长大,他说过自己是孤儿,可为何会变成总统府的二殿下。

    而且,当初是小小亲手埋葬的他,为何他会突然活过来,而且这几年去了哪里,总统府是一年前才找到他的。

    这期间他经历了什么,跟什么人在一起,又做了什么事,为何不回去找你们,这些我们都不清楚,所以你必须要提防他。”蓝凌泽将心里的顾虑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