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玻璃门轻轻合拢,大叔的背影渐渐消失。

    照桥心小心的拆开透明的塑料袋,把馒头举起嗅了嗅,试探性的咬了一口。

    干,硬,小小一口却带下来很多碎渣,简直就像从神佛面前抢来的祭品,也就只有个卖相了。

    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馒头。

    嚼着嚼着,照桥心默默的想。

    也是他吃过最好吃的。

    就咬了那么一口,照桥心便不舍得再吃,他小心翼翼的用塑料袋再次给它包了起来,等待下一次饥饿难忍时再拿出来急救。

    现在还好,已经饿过劲儿了。

    照桥心偏头看了看外头,黑沉沉的也不知道几点了,以这副模样在这里,他不好意思跟人搭话,就又趴在桌上,等待困意的降临。

    虽然是要在公共场合睡觉,但他一点都不怕有小偷,因为他能卖钱的东西也就他自己了,好歹他也有五十公斤了搬动他还是要点力气的

    许是累了,照桥心趴着竟也入睡的很快,只不过因为压胳膊睡觉,麻的他中途醒来过无数次。

    粉钻睡的倒很香,它躺在它的小云彩上,鼻涕泡一个接一个。

    夜晚渐渐过去,服务生也换班了,当金拱门里的人渐渐多起来时,照桥心醒了。

    他揉揉眼睛看了眼周围,发现有的买了早餐的人都要没坐了,他赶紧站起来,拽着粉钻,拎着自己的馒头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里。

    粉钻挣开他的手,飘到他的肩头一屁股坐下。

    “今天干什么啊”它打了个哈欠。

    照桥心也不知道,他倒是想赚点钱,然而他现在浑身脏兮兮的,去哪个店估计都会被撵出来,搬砖他还没那个力气。

    照桥心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偶尔还能听见路过他的人小声议论的声音。

    “这人,流浪汉”

    “长得好像不错的样子”

    他有些烦躁,有些不快,却只是默默的走远了些。

    他们这些议论也许没有恶意,只不过此时的他听着却觉得格外刺耳。

    寻到一张长椅,照桥心坐下,两手搭在椅背上,仰头看天。

    怎么办呢他需要钱,没有钱就没有饭吃,没有衣服可换,没有澡可洗,没有地方可住。

    “钱真他妈重要啊。”照桥心喃喃自语。

    粉钻懒洋洋的飘在一边,对于他这种魔法生物,货币根本不在它的生存体系里。

    不过旁观了一宿照桥心惨兮兮的生活,即使是它也忍不住提了点建议,“其实你只要你许个愿,什么都会被达成的。”

    照桥心听到这话嗤笑一声“扯什么淡呢。”

    粉钻不高兴了“你以为那天那死光头怎么砸我身上的,都是因为你那句话”

    照桥心并不敢信,这种话只要是个智商正常的人就不会信,因为这不符合逻辑。

    “那天我一直以为是巧合,而且我都快忘了”照桥心说。

    粉钻无语了“从小到大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有过逻辑吗”

    照桥心算你说的对。

    被粉钻的一番话鼓动,他心里隐约抱了一丝期待,虽然明知这种行为很蠢,但照桥心还是做了,他模仿电视里看到的信徒,将双手交握紧挨心口,他祈祷

    “我想中彩票。”

    照桥心说的大大方方。

    粉钻“你真俗。”

    照桥心没有理他,又加了句备注。

    “要合法的哦。”

    粉钻沉默半晌,突然发现盲点,“你根本没钱买彩票吧”

    照桥心满不在乎,“听到我许愿的,额,怎么称呼,神反正他总会想办法的。”

    粉钻呆了呆,这是种什么心理,恃宠而骄

    一阵风突然刮过,带动树叶与灰尘乱飞,离开家这么久,照桥心的头发也稍长了些,风一吹,有几根遮住了眼睛,他随手一捋,就看到一张卡片打着旋,直直的冲照桥心飘了过来。

    他伸手接过,定睛一看,是一张刮刮乐。

    照桥心握着彩票就开始扣,灰色的遮挡被扣的零零碎碎,扣了半天,指甲都黑了,才终于显露其下真容。比照着上面的图案和印刷的规则,照桥心发现他中了一万日元。

    刚好是直接可以在彩券行兑奖的最高金额。

    照桥心搭眼一看就发现离他十米远就是一家彩券行,手指紧紧的掐着彩券,他走进了那间屋子。

    过了一会儿,他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钞票。

    粉钻得意洋洋的凑近他“怎么样多亏我的提议吧”

    “嗯。”

    照桥心回答的心不在焉,不过粉钻不关注这些,它兴高采烈的绕着照桥心飞了一圈。

    “好啦现在你就可以去洗澡换衣服住宾馆啦”

    照桥心扯出个笑,眼神却显得有些空茫。

    “是啊,真高兴。”他说。

    接下来就是一番梳洗修整,几个小时过去,照桥心面目一新,又是那个好看的让人想犯罪的少年了。

    他握着瓶汽水半躺在松软的大床上,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对面的墙,怔怔的出神。

    一旁的粉钻正抱着个冰激凌吃的不亦乐乎,自从那次吃过有生以来第一支冰激凌后它就爱上了,尤其偏好双球蛋筒。

    它吃的满脸都是,自然也就发现不了照桥心的不对劲,当然,即使它发现了,估计也无法明白他在想什么。更别提什么有效帮助了。

    照桥心的左手手指无意识的扣着床单,右手把饮料瓶子捏的紧紧的。

    真是讽刺他想,他抗拒光环,渴望平常的生活,然而当他有所需求,又开始祈求那个光环了,也许今天达成他愿望的存在与光环不在一个体系里,但在照桥心眼里都是一样的,同样是非常人所能拥有的东西。

    真讽刺啊,原来我是这样庸俗的家伙。

    照桥心喝了一口汽水,橘子裹挟着二氧化碳顺着口腔流入喉管,冰冰凉的感让他叹息出声,紧接着又打了个嗝。

    “果然饮料还是冰的才好喝啊。”照桥心说。

    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当他衣食无忧,想要的是平静的生活,想要的是脱离这个神他妈的光环,但当他吃个饭都成问题,他又要依靠这种力量来维持自己体面的生活。

    “这是人之常情,照桥心。”他对自己说。

    但还是难以抑制的,感到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