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8章 围困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小梦立马就懂了:“当年蓝溪以噬魂术独霸武林,她死后,噬魂秘籍下落不明,最有可能的就是被当时唯一活下来的人带走了。当初见证了那场决战又活着的人正是家师若问。而作为若问唯一的传人,现在的我就成了最可能拥有噬魂秘籍的人了。”

越兴尘肯定了她的推论:“现在所有人都想要得到这本秘籍,所以整个武林都在找你。”

小梦既无奈又无力:“我若说我没有那东西,你信不信?”

越兴尘道:“我信。”

小梦道:“那就好。”

越兴尘道:“关于你的事情,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不止这一点,还有你的遭遇、你的身份,都说你是洛魂飞的女儿,还说你现在身中剧毒,武功尽失,被逐出梦魂宫,被赶出无忧城,连丘山雅苑都不收留你,所以你才会失踪,漂泊得无影无踪。”

传言却有夸大的成分,想来是传播之人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营造出一种小梦如丧家之犬的状态,让众人放心地去对付她。

小梦道:“大部分都是事实,我确实已经离开了梦魂宫,不过有些事情恐怕散播传闻的人都不知道。”

越兴尘疑惑道:“什么?”

小梦道:“我之所以没有去雅苑,是因为我也不是洛魂飞的女儿。我不过是个被当作替身的孩子,他真正的儿子是易攸宁。此事只有我们知道,所以传言才没有提。至于无忧城……”她没有再说下去。

他们的语速都很快,力争用最短的时间,交代清楚所有的前后因果。

越兴尘不关心别人的家事,没有细问下去,只是确认着另外一件事:“那楚江阔等人的恶行也是真的了?”

小梦道:“是。”

看来,丘山雅苑的处境算是回到正轨,趋于平稳了。

越兴尘道:“那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这话问得倒让小梦觉得奇怪了:“不是应该我问你有什么打算吗?是抓我回去还是……”

越兴尘道:“我并不想伤害你们,但是你们的下落并非是我跟阿武发现的。”

“无尘去买药的时候恰巧被望岳城的人看到了,跟着他到了这附近。他们并不知道你们在一起,于是回禀的人就只说了他一个人的下落。大哥派我们先行一步稳住你们,他的人随后就到。”

“可是我……”

“我明白。”小梦不想再让他为难了,“你为了我跟无尘已经牺牲了很多了,这一次,我绝对不能再让你承担所有的后果。”

“兴尘,我跟你回去,你让云武带无尘走。”小梦要保住越无尘来之不易的自由,“有了我,至少能够抵消你放走无尘的罪责。”

“可是你并不知道噬魂秘籍的下落,一旦你落在大哥手上,必定是死路一条。”想起小梦与越冥尘之间势如水火的关系,越兴尘就不得不替她担心。

“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如果我的命能让无尘远离他不想要的生活,我死而无憾。”她庆幸在最后,自己的性命还能发挥一点点价值。

“为了他?你宁愿死?”越兴尘没有料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已到了能够为彼此牺牲的地步。

“为了他,我情愿死。”小梦的回答透着从容和坚定,置之度外的东西,她没什么可在乎的。

可这落在越兴尘的眼中就成了情意的体现,他还是要成全他们:“算了,你们一起走吧,就当我没有找到你们,快点走。”

小梦不答应:“我不会走的,你让云武带他走。”

越兴尘也不想再耽搁了:“既然如此,那就……”

“糟了。”小梦却听到了更坏的声音,“很多人正在往这边赶来,来不及了。”

密集的脚步声,还有剑鞘的撞击声,杂乱无序,来的人不会少。

与此同时,云武急匆匆地推门进来:“他们来了,赶紧决定。”

越无尘还没有弄清楚情况,就只见小梦和越兴尘同时让他离开。

“阿武,带无尘走。”

“无尘,跟云武走。”

云武反应很快,拽住越无尘就往外走。

可惜,还是迟了。

“三弟,你要去哪儿啊?”

越冥尘的到来让他们的打算全部覆灭,他堵在门口,令屋子里的人退无可退。

越兴尘稍稍地移了移自己的位置,挡在了小梦的面前,低声对她道:“找个机会杀出去,能保住一个是一个。”

他现在反而更想帮小梦逃离,再怎么说越无尘都是自家兄弟,回去之后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按照越昂驹对他的偏心程度,最多就是呵斥几句,关在院子里反省就完了。但是如果是小梦,只怕她能走进越家的大门,就没有再出来的机会了。

小梦多想杀出去,但是现在的她已不在是那个依靠七成功力就可以以一敌七的她了,她除了能够暗暗地拔出刀之外,其他的就只能靠运气了。

“大哥,你带这么多人来是做什么?”

越无尘故意往外走了几步,令越冥尘视线的范围缩窄。院子被他带来的人团团围住,可谓是水泄不通。

“爹找了你好久了,你还不赶紧跟我回家?”越冥尘是在规劝,更是在命令。

越无尘眼神不自觉地闪烁着,视线总是不自然地往身后移动:“既然爹找我,我跟大哥回家就是,何必如此大动干戈?”

越冥尘不会因为他的一两句话就放弃了深入的追查:“三弟这地方不错,怎么不请大哥进去坐坐喝杯茶水?难不成你只认二哥,不认大哥了?”

越无尘怎么可能会让他进屋子:“想喝茶机会多的是,不如我们兄弟三人回望岳城好好喝一顿酒。”

他越是听话,越是顺从,越冥尘的怀疑就越是肯定。

“这么怕我进屋?难不成是金屋藏娇,藏了什么美人怕我抢了去不成?”

越无尘手握成拳,又往前了一步,挡住了越冥尘的去路:“大哥真会说笑,哪有什么美人。”

“也是。”越冥尘往后退了一步,故意抬高了音量,“以前是个美人,现在,怕就只是个丑八怪了。”

“我说的对不对啊?梦兮姑娘。”

越无尘这点小心思根本瞒不过越冥尘,他预感小梦会跟越无尘在一起,所以才派人到处找他们两个人的下落,着重强调的是越无尘的行踪。可是,他既然带了这么多人来,就不会单单只是为了带一个武功一般的弟弟回去了。

“该称呼你什么好?楚大小姐还是洛大小姐?梦魂宫主还是梦兮姑娘?躲在我两个弟弟后面让别人保护,可不像是你一贯的作风啊。”

越冥尘退的更远了,他喊着话,在屋外严阵以待,等着小梦自己从里面走出来。

越兴尘和云武在屋子里试图找出一些缺口助他们逃走,但是周围被围得太过严实,根本没有机会。如果说一定要找到一出破绽,应该就只剩下房顶这一处了,凭着她的轻功,或许会有机会突围出去。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