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难怪生不出儿子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回到房间,小团子已经睡了,章玉芳还在等着他们。

见状,章玉秀朝着章玉芳露出感激之色。

“芳儿,真是谢谢你了,玉墨他没少淘气吧。”

章玉芳笑笑:“没有呢,玉墨很乖巧,我没怎么哄就睡了。”

说着,章玉芳又朝章正柏和章大娘子打了个招呼:“大伯,大伯娘,你们既然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我爹娘肯定还在等着我呢。”

章玉秀点点头,想了想,又从炕上拿了两个之前就已经烤好煨着的红薯,递给了章玉芳。

“你在这里帮我们看着玉墨这么久,想必也有些饿了。这两个烤红薯你拿回去,和你爹娘分着吃了吧。”

见章玉芳想要拒绝,章玉秀又道:“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别跟我客套,除非你嫌弃我这红薯。”

章玉芳嘴巴笨,自是说不过章玉秀的,最后也只能收下。

将她送出了房间,一直到三房外面的台阶上,章玉芳这才不好意思道:“秀儿姐,我这马上就到了,你还是回去吧,外面冷。”

“嗯。”章玉秀微微一笑,也不再坚持,章玉芳就只有两步路的功夫,她转身就朝上房走去。

在进入房间之前,朝着上房那边看了一眼。

烛光将上房几人的身影都印在了窗户上,大概看去,至少就有五六个人。不用想也知道,四房肯定全都被叫了去。

嘴角微微勾起,如果四房真的能够从今天开始改变,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回到房间,章大娘子立马就给章玉秀裹上了一件厚厚的大氅。

“外面那么冷,你先穿着暖和暖和。刚才出去的时候,都想让你们披上,可我这还没把东西拿出来,你们就走了。”

章大娘子手中,还剩下一件青色的大氅,这都是章大娘子这两年给章玉秀缝制的。

那边镇上冷,章玉秀又总是会去铺子帮忙,是以章大娘子才会精心做这些。

被厚厚的大氅包裹着,一阵阵暖意袭来。看着房间里忙碌的章大娘子,又看了坐在炕上换鞋的章正柏,再看着睡得熟熟的小团子,章玉秀只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来,洗脸了。”

章大娘子将坐着的水端下来,又从屋里的捅里混了一些冷水进去,将洗脸帕递给了章玉秀。

“你先洗,我和你爹白天划了竹条,脸上肯定沾了东西,别一会把水给洗脏了。”

章玉秀洗了,然后是章大娘子,最后才是章正柏。

他们的这个顺序,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了,肯定会掀起一阵流言蜚语。

要知道在这时代,都是以男人为尊。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这话足以说明这个时代女人的悲哀。

在别人家里,几乎都是男人先享受了才轮得到女人,就连吃饭,有的女人都不能上桌。

虽然在他们莲花村这边乡下,这种风气不是很明显,但是至少别人家都是男人做主,好些女人在自家男人面前都唯唯诺诺的,半个字都不敢说。

好在,他们章家从上到下,除了三房有些这种形态之外,其他房都没这样。

上房那边,老爷子和老太太两人,看着是老爷子在做主,可不管他做什么,都还是会询问老太太的意见。可以说,老太太比老爷子的权威还要高。

他们房也是,章大娘子说的话,章正柏一般都不会反驳,而且每次章大娘子生气,章正柏还会去劝去哄。

二房那里,章正松和刘氏两人说话……嗯……都算话也都不算话,因为他们总是把自己说出来的话又吃回去。对于他们,章玉秀还不怎么好评价。

四房那边,则是比他们都还要过分,因为他们全家人都听从章玉心一个女孩的。

总体来说,章玉秀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家庭。至少,没有什么以男为尊,把女人就当做草芥一般对待。

洗漱完,阵阵困意袭来,章玉秀又打了两个哈欠,挨着小团子睡了下去。

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章大娘子他们那边细碎的声音,听不太清楚,章玉秀猜测应该是在说今天夜里发生的事,章大娘子脾气这么好,也会忍不住吐槽四房。

伴随着这些细微的声音,章玉秀渐渐地步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章玉秀发现院子里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雪。

“秀儿,醒了就到上房来吃饭吧。”

章大娘子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章玉秀有些奇怪,今天娘怎么没去铺子里。

到了上房后,她才发现不仅阿娘没去铺子,阿爹也在家里。

见她眼神疑惑,章大娘子笑道:“昨夜你爹就发现这天有些不对,猜测今天要下大雪,果不其然,早上都下过一场了,待会儿肯定还会下。

今天肯定没人去铺子里做灯笼,咱们也正好休息一日。”

原来如此,章玉秀不由得带着敬佩的目光看向自己爹。

在没有天气预报的年代,大都会看天色,尤其是他们章家这样的庄稼人,这更加是一种本能了。

早上饭菜是章大娘子做的,红薯粥,配着烙饼,加上一大份炒青菜,将众人的食欲都提了上来。

刘氏筷子就没停过,一直往碗里和嘴里夹菜,老太太只不满地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倒是四房,从上桌子开始就没怎么夹菜。章玉秀想,应该和昨晚被老爷子叫去上房有关。

不过四房怎么样,这不关她的事情,只要他们不再来找麻烦就行了。

刘氏也察觉到了四房的不对劲,看着四房没怎么吃,她开始大起胆子来。

“老四媳妇,我看你们怎么都不吃啊,你们不吃我来帮你们吃,嘿嘿,我最喜欢帮人了。”

刘氏伸手就抓向了本该属于四房的饼,但四房没有一个人阻止,这就让她胆子更大了。吃了四房的,她转眼就将目光落在了属于三房的两个饼上。

章玉芳见状,眼露警惕之色,就要将她和杨氏的饼给拿起来,刘氏却先她一步。

“你这丫头咋回事,我吃你一个饼都不行了,这么小气。你该和你四婶她们学学,看人家多大度,哪里像你们小家子气,难怪你们家都生不出个儿子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