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一回 巫落姑娘(一更)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他原打算安安静静地在小屋里呆一个整晚,他有许多问题要想,有许多事情要做。

猿人与剑道联手,准备在骷髅谷伏击恶鬼,多么重大的事情啊!他至少得有些真知灼见拿给正在连夜赶来猿人部落的玉儿公主!

他得赢得玉儿公主的赞赏,甚至是掌声!

但他的打算落空了。

长孙晟享受了椒华的同等待遇,被当做恩人对待。按照惯例,族长从自愿者中挑选了两个未婚的女子侍候他的起居。

长孙晟在无数猿人男子诡异的笑声中推开自己的屋门,首先看到的是已经忙碌了整整一天的两个13、4岁的猿人姑娘,接近于智人审美情趣的那种类型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童真而无邪。

长孙晟惊喜地发现,她们将那座屋子打扫得比自己家里还要干净,换上刚浆洗过整个村落最好的铺盖——由前任族长大婚不久的孙女献出,烧起了火,煮开了水,在窗棂上插上了野花。

他快乐地与两个羞涩的猿人姑娘打着招呼,吩咐她们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回家歇息,两个姑娘竟然如同听到了死刑的判决,立马变了脸色,甚至无法站立。

她们软绵绵地倒在地上,多毛的脸上挂满了泪珠,简直成了两个泪人儿。

长孙晟不解地望着她们,大声地问道“难道你们没有听懂吗?我不会将你们留下,你们彻底自由了!”他隐隐约约地明白了那些诡异的笑声的里藏着的秘密。

他不知道被选中接待恩人在猿人部落是一件荣幸而必须完成的任务,他的驱赶已经彻底地击破了两个姑娘活下去的勇气,因为被恩人嫌弃的女子也将背所有的族人嫌弃。

所有的族人!包括男人、女人,老人、孩子!

这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

两个女猿人嘤嘤地抽泣着,互相拥抱在一起,无法面对已经到来的巨大苦难。

长孙晟懵懂地站在小屋门口,甚是狼狈。

直到他无限同情的白妮轻轻地推开了靠在门框上的自己,镇定而自信地走向了两个年轻的猿人少女。

“你走吧,让我来安抚她们,但你得保证赦免她们所有的过错!”将少女们扶起来时,白妮轻言细语地对长孙晟说道,完全是一个人类妻子的口吻。

长孙晟再一次被白妮温柔而具有魔力的声音打动。

他慌乱地点着头,匆忙地与白妮的目光对视,逃也似地离开了小屋。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我们已经知道……

现下,巫落的两个最喜欢招惹是非的女子大剌剌走进了长孙晟整洁的小屋,毫不犹豫地拴上了木栓子,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长孙晟。

长孙晟想象自己抽出宝剑,恶狠狠地指着两个猿人女子骂道“还不快滚!难道还嫌惹的麻烦不够吗?明天整个村子都将知晓你们的放荡!”

他摸了摸宝剑的剑鞘,最后还是将它挂到了墙上。

“先生一整个晚上在干甚么,赶跑了两个少女,然后不停地对我的妹妹白妮暗送秋波……”

长孙晟为白美竟然使用了“暗送秋波”这个完全人类的词语而感到吃惊,不由自主地觑了一眼正振振有词的白美。

白美盯视着长孙晟,旁若无人地往下说道“后来在山脊线上先生牵住了另一个猿人寡妇的手……”“咯吱咯吱”地嬉笑了起来,瞧上去甚是得意。

“现在,我来了,我的妹妹也来了,大夫,这下该满意了吗,不会有别的花花肠子了吗?”

白美突然伸出手道“我想赏鉴先生的宝剑,我们猿人的武器太过落后,也许我们得人人都配上先生这样的宝剑!”

长孙晟揣测着白美话中的意思,最后决定不管她的话中有没有别的意思,都不能将如此锋利的武器交到她的手上。

他从墙上取下宝剑,挂回到自己腰间,淡淡地笑了笑道“不如我们一起出去,在这屋子里甚是闷热。”

白美与白妮相互看了一眼,同时摇着头道“下半夜猿人是不会出自己的地窝子的,所以我们也不会让我们珍贵的恩人出去。”

长孙晟听了这话后满脸的尴尬。

“先生当上将军了吗?非得佩着宝剑与我们两个手无寸铁的女子相处吗?”白美的话有几分讥讽,也有几分咄咄逼人。

长孙晟只得将宝剑重新挂到墙上。

“屋子里甚是干净,那两个小妮子倒是勤快,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被这迂腐的先生赶了出去。”

白美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而她就是家里的女主人。

“既然先生不喜欢年轻的女子,既然先生是白妮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侄子的救命恩人,所以,族长同意让我们来服侍先生。”

长孙晟待要表示不同意见,白美挥着手,打断了他的话头“先生不要再说,既然奉了族长的号令,我们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似乎是自言自语地道“火塘里的火熄了,我们山上的气温可要比山下低许多,昨日我在一条沟里还发现了冰。我先帮你把火烧起来。”

一直站在一旁的白妮待要待要蹲下身子生火,白美挥了挥手道“我不方便回家,我那不识趣的公公恐怕埋伏在哪个不显眼的地方,妹妹不如去取点吃食过来。”

白妮扭了扭腰肢,站了起来“我去拿点肉和酒,先生还没吃饱吗?睡前吃一点喝一点是很惬意的事情。”说着,一转身出了门,并将门外的挂钩妥妥地挂了上去。

“你再也跑不掉了!”白妮快乐的想。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算了算那个负心的人类青年已经逃了足足3月有余,她对人类男子身上清香气息的记忆却越来越清晰。

“委实迫不及待了!都说与人类男子在一起的女人再也不会喜欢猿人男子,这话半点都不假!”

白妮眼前浮现出衰老的这话时,她已经70多岁,是村里最长寿的猿人。

“我们白猿家族隔三差五的一代便会出现你我这样‘离经叛道’的女子。”用了“离经叛道”这个文雅的人类词语的小姨淡淡地笑了笑。

“还不快走,磨蹭甚么?”白美在屋内大声地喊。

“咿呀!”白妮应了一声,匆匆地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