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四章 日金轮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湘洲一处山林里,顾道全执剑追赶,犹如猛龙过江,前方一头三四百斤的野猪,疯狂逃窜。

“呼呼我看你哪里逃哼哼”

到了一处悬崖,前方山莽一片,飞鸟啼鸣,野猪猛的急刹,趴伏崖边不时四顾,逃无可逃,只好转过身,露出獠牙,一双猩红的巨目带着绝望,死死盯着顾道全。

顾道全看着手上缺刃长剑,像锯齿般坑坑洼洼,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收回剑鞘,长剑杵地。

“这次我不用剑了,我们空手对空手,你要是赢了,我让你走如何”

野猪哼哼俩声,点点头,双腿往后刨地,似在蓄力般,做着准备。

顾道全不由得一笑“你居然还通人性倒不舍得杀你了,来吧看你有无本事活命。”

野猪好似听懂人言,嘶吼一声,带起一阵风尘,埋头冲撞。

顾道全见它来势汹汹,脚步一点,纵身躲过,落地看它撞在草垛里,哀鸣俩声,摇头晃脑的又调转头来。

“哈哈哈不错,不错,继续努力”

野猪感到他的嘲弄,龇牙咧嘴的咆哮一声,甩开四蹄再次冲来。

顾道全鼓起力气,下盘稳扎,往前一倾,大手猛的一按,顿时迎上野猪脑袋,脚下石头泥沙一沉,身子不由得被推出老远。

“力气倒是不小不过有些蠢笨。”

说着一撤身,顺力将野猪头往左边推去。

野猪顺着力,猛的撞向面首树桩,嘭的一声,向后退了几步,摇摇头,怪叫一声再次冲去。

顾道全见它不在用头顶,而是张开大嘴撕咬,立即运起灵力抡起拳头,狠狠一砸,嘭一声,血液横飞,头骨迸裂,野猪往地上一躺,凶性不减,还在挣扎嚎叫,又是几拳下去,顿时没了声息。

顾道全甩了甩有些酸痛的手,用脚将野猪探了探,叫道“这肉倒是挺多,拿去换些干粮倒是不错,可惜这方圆百里的村民大多逃亡山林了。”

拖着野猪赶到一处山涧,拔出剑割肉,长剑缺刃早已迟钝难用,左右也算个防身武器,才一直带在身上。

野猪皮厚实,用剑花开费了些力气,去掉内脏,剥去外皮,剩下足有二百余斤肉。

搭起木架,穿好大腿肉,用火石生起了大火,直把这肉烤的金黄,滴落的油脂不时将火焰窜起,渐渐的肉香飘出。

顾道全慢慢烤着,不慌不忙,想着阿兄曾说过好东西需好火候,控制着火势,慢慢的猪肉焦黄,香气浓郁,将肉取下用剑分割小块,慢慢咀嚼。

忽听脚踩草丛的声响,眼睛扫向一处丛林,喝道“什么人”

几个山民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吞了吞口水,本来要说的话,硬生生被顾道全那目光给吓回去。

老猎户走上前拱手“大侠,多谢您出手诛杀野猪,救小村于水火,我等山野小民没别的东西,就一些果酒,想要跟你换些肉去,我们还有几个嗷嗷待哺的娃儿,已经许久没碰荤腥了”

顾道全咽了咽口水,叫道“我想在换些干粮赶路,你看如何”

老猎户哀求道“村里的粮食都被抢光了,田地荒芜太久,也不敢在去耕种,我们只得逃亡山里讨生活,靠些野菜和野物填肚,除了些果酒没别的食物了。”

身后几人纷纷说道“是啊大侠,我们已经多日不曾猎到野物了,这野猪也是追了一日,碰巧让你赶上了。”

“村里小孩和老人靠着野菜吊命,我们这些青壮只能啃些树皮果腹。”

顾道全眉头一皱,叹道“你们生活这般难过了我这些猪肉都给你们吧你们倒也不能白拿,说好的果酒给我灌些到这葫芦里。”

说着将腰间葫芦解下,待要递过去。

“咻”

“咻咻”

顾道全只感到胸口一痛,又是俩箭射来。

见几个猎户面目忽然狰狞,拉弓搭箭,抬着镰刀砍来,心头猛的一跳,不及多想,强忍痛意朝山涧跳去。

水流很是湍急,暗石横列突兀,几声碰撞,又是一处新伤口,顾道全只感到浑身无力,头晕目眩,嘭的一声,撞到礁石,瞬间晕了过去,朦朦胧胧间,只听到河边几人的叫骂声传来。

“别让他跑了那可是肉啊。”

“大麻子别射了快去下面堵住他”

“村长他娘的飘远了,怎么办啊”

“你带草旺子回去看好猪肉,其他人跟我追”

涉水声此起彼伏,几个猎户将弓套回身后,大踏步沿着河边追去,双眼冒着贪婪的幽光,直勾勾的盯着顾道全。

水流不慢,一番追赶已是傍晚时分,看着前面不远便是瀑布深潭,几个人发了狠的游水追去。

哗哗声越发临近,眼看顾道全已飘到崖边,几人只得住了脚,往岸边游回。

“他娘的可真浪费这肉食”

“我们回去吧”

“嘭”

漆黑阴冷的深潭,迎来一位不速之客,顾道全缓缓沉入潭里,随着浮力又慢慢漂向潭面,顺着水流往不远河岸漂去。

痛的麻木,冷的渗人,顾道全只见四周阴暗,迷雾朦胧,不远飘来俩位面容模糊的男女,幽幽的站在自己不远处。

“爹娘”

看装束很像自己年幼离别时的父母,顾道全忍不住轻唤俩声。

“顾儿”

“顾儿”

俩人朝顾道全不住的招手呼唤,叫声慈祥温柔,很是让人动容。

顾道全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抽泣着唤道“爹娘”

双脚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久违的情亲感,只想着扑到俩人怀里。

顾道全慢慢靠近,猛的一个惊觉,自己爹娘不是早被宋兵杀了吗如何还能在见。

揉了揉眼睛,定晴瞧去,二老依然是离别时的模样,不曾变过,惊叫道“你你们不是死了吗”

“顾儿胡说什么”

“顾儿啊,你不想娘吗娘我想你多年,你不想见娘吗”

“不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什么假冒我爹娘”

“砰”

“顾道全你生辰已尽,还不随我入地府去。”

只见那俩个模糊的人影,青烟散尽,猛的化作身穿皂服的恶鬼,一青面獠牙手持鬼头大棒,一红面獠牙手持铁链,二鬼咿咿呀呀嚎叫不停,冲着顾道全猛的抓来。

顾道全吓的肝胆欲裂,猛的向后跑去。

稀里哗啦,铁链铃铃,猛的将顾道全脖颈一套。

“还想跑孤魂逃法,罪加一等,当送你入刀山地狱受刑”

“不要啊放过我,放过我吧”

顾道全手抓铁链,惶恐不已,哭着哀求,不甘死去,拉紧铁链与二鬼互拉。

二鬼气恼,居然拉不动他,红面鬼懊恼道“我拉着铁链,你去将他敲了”

“这生魂倒也顽强,看我的”

青面鬼拍拍手中鬼头棒,咿咿呀呀凄唱着鬼遥,一蹦一跳往顾道全赶来。

顾道全面如死灰,满心绝望,不由得大叫道“爹娘救我,阿兄救我,师傅救我啊”

“铮”

顾道全脖子所带的月牙佩呼的发出金光,只闪的三人抬手遮目避去。

一声龙吟随之发出,只见那月牙佩飞出顾道全脖子,围着他身体绕转一圈回到面前,居然化作一寒光闪亮的金轮,嗡嗡声不绝,其上流光翻转,顺着雕刻花纹流动闪烁。

二鬼看的惊讶,不由得一愣,顾道全缓缓放下手,定晴看去,一柄宽大的半月形金轮显在眼前,轮刃外侧,内侧雕刻着繁复的古文与奇怪的图案。

“这这莫不是师傅说的日金轮”

日金轮嗡嗡俩声,将铁链切断,仿若刀切豆腐般不见丝毫停顿,铁链哐当落下,日金轮环绕着顾道全,不时的发出龙吟之声。

顾道全不由得振作起来,看着日金轮却也不知如何使用,只听师傅曾说过是自己这一脉的至宝,比那卷轴还要重要,这一刻见自己身处绝境,居然要救自己

二鬼见这兵刃厉害,连锁鬼链这般法器都能轻易切断,只吓的遁地而逃。

顾道全待要伸手摸去,猛的醒转,一睁开眼,只感到胸口和腰腹疼痛难忍,又感到口感舌燥,低头看着身上插了不少箭失,咬着牙将箭拔出,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又是一阵无力感袭身,好在鲜血流了会也自止住了。

疲累的向河滩一趟,看着夜空不住的喘息着,渐渐心绪平静,回想起那几个猎户,只感到无尽的难过,自己信任他们,换来的却是这般,好在自己大难不死,说不定当真要去阎王那,告他们一番。

不知不觉,看着夜空的双眼渐渐疲乏,缓缓睡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