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我走了一切都完了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不,我不走!”靠在章纪伟的怀里,宁溪头摇地跟拨浪鼓一样,她神经质的呢喃:“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我绝不走,我走了一切都完了!”

要她把这五年来的苦心经营全部让唐梦云捡便宜,她做不到!

宁溪一把攥住了章纪伟的衣袖,跟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急促说道:“纪伟,我不能就这么放弃,你知道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以后,你一定要帮我,你一定要帮我!”

章纪伟皱了眉:“你要我怎么帮你?”

宁溪咬着牙齿,近乎扭曲的表情中透着一股疯狂,她缓缓地凑近章纪伟,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章纪伟的神色勃然大变:

“你疯了?你让我的孩子认别人当爹?”

宁溪见状赶紧稳住他,柔声说道:“这只是权宜之计,只有这样我才能有机会进入慕家,慕氏未来的主母只能是我,我绝不能让唐梦云夺去!”

“你就这么在乎这个位子?”章纪伟的表情变得阴暗起来:“还是说你在乎的是慕少白这个人?”

宁溪眼神一凝,强打着精神维持笑容:“你怎么能这么想?我都有了你的孩子,自然是为我们一家三口考虑啊。慕家的家业这么大,你别告诉我你真的不想。”

“我不想用你去冒险……”

“只要我们做的隐蔽不会有人发现,”宁溪连忙打断了章纪伟的话,言语之间又带上几分狠厉:“你必须得答应我,不然我就把这个孩子打掉!”

“你别乱来!”

章纪伟眯着眼睛一张脸阴晴不定,最后才吐出一口气,沉声道:“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得记着你说过的话!”

看着章纪伟阴冷到让人胆寒的表情,宁溪心底多少还是瑟缩了一下,但想到她自己的光明未来,她依旧故作无事地笑了笑,嗲着嗓子说道:“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的。”

唐梦云回到慕家之后,让李嫂给她收拾一间客房。

原本她是想住到离慕少白最远的地方,却不知道为何最后收拾出来的房间就在慕少白的隔壁。

李嫂一脸为难:“少夫人,这个我是……”

“是我安排的,”陈英琳从楼梯走了上来,微笑着走到唐梦云的身边:“这样你和小白也有人照应。”

唐梦云翕动了一下嘴唇,她知道陈英琳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也没说,只点了点头。

“谢谢妈。”

陈英琳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其实这次少白会把你们接回来,我也有些诧异,他并不知道小白就是他的儿子,还让你带着他一起回来,他这是爱屋及乌。梦云,我不信你感觉不到。”

唐梦云抿了抿唇:“妈,我会回来是因为我不得不回来,我也只会呆到我妈身体恢复,别的我都没有想过。”

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激动,唐梦云轻轻吸了一口气:“不管您信不信,我早就说过,五年之前我离开的时候,我对他,就已经死心了。”

看着她脸上的坚决,陈英琳叹了口气:“罢了,这些话也不该由我来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谁的老婆谁去追吧。”

唐梦云不再说话,她看着正在房间里翻滚着玩玩具的唐小白,眼神柔和了一些,淡淡道:“妈,我先去陪小白了。”

正欲离开的时候,手腕却被人攥住。

一回头,慕少白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正冷冷地看着她,脸色阴沉地可怕,显然刚刚她跟陈英琳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跟我来。”

唐梦云皱眉,正要开口,慕少白已经拽着她往房间里走去,随即砰地一声把门上了锁!

“夫人,少爷他这样,我们要不要……”李嫂有些紧张地问道,陈英琳却摆了摆手,冷静地说道:“他不会伤害她的,我们不用插手。”

听到门外的响声,唐小白放下手里的玩具,蹬蹬蹬地跑了出来。大大的葡萄眼里布满了疑惑:“我妈妈呢?”

陈英琳一贯强势压迫的女强人气息在可爱到吐奶的小孙子面前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蹲下来一脸慈爱地把小家伙抱了起来:“妈妈有点事出去了,奶奶陪小白玩好不好啊?”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最后乖乖点了点头:“好。”

幽暗的房间里,慕少白连灯都没打开,唐梦云猝不及防被他拉了进去,便被他欺身上前,压在了门板上。

脊背跟门板无缝贴合,冰冷的寒意在四肢间流转,男人和她的距离极近,近到她连稍微动一下嘴唇便能跟他的脸颊碰上。那股强大的压迫感,从男人的身上释放出来,从头到脚把她包裹了起来。

唐梦云屏住呼吸,拼了命的跟慕少白拉开一丝距离。可偏偏她退开一尺,他便靠近一寸,最后两人的呼吸都交缠在了一起。

“慕少白,你是不是有病?”最后唐梦云忍无可忍地吼了一声,两只手抵在胸前,阻止他进一步靠近。

黑暗之中她看不清慕少白的表情,只听到他嗤笑一声:“五年不见,你倒变了很多。”

唐梦云也不甘示弱地冷笑:“没有人会一成不变,再说我会变成这样,不都是多亏了慕总您吗?”

慕少白的眼神一凛,眸底的黑意再度开始蔓延:“唐梦云,我想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什么解释?”

“五年前的解释。”

闻言,唐梦云的眉头蹙的更深了,同样的问题这是慕少白问她第二遍了,他不觉得无趣她还嫌烦!

“慕总不如问问你自己?难道我就应该任你宰割?”唐梦云讽刺一笑:“不错,五年前我的确懦弱了一点,但我也是个人,我也有人的感情。我不是谁的替身,也不是任你玩弄之后就可以随意处置的玩具!”

最后一句话她几乎是吼出来的,无论什么时候说起这件事,都会牵扯起她情绪上最大的波动。

然而她却忽略了慕少白眼底闪过的一抹疑惑:“你刚刚说的,是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