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0章 这是对付S的药,拿好了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叫走他,第一,是为了确认陆少是否已经回来,第二,是因为威廉医生想试验一下他的新药。”卓不言回答。

盛知夏眯起眼:“新药?”

卓不言微微点头:“是的,精神疾病的治疗都需要配合药物,陆少也不例外。楚小姐是诱因,也就是俗称的‘引子’,我们作为陆少背后的团队,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盛知夏的眉头深锁,追问:“你们这药靠谱吗?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在此之前有给谁试用过,效果怎么样?”

“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威廉医生是美权威的心理医生,陆少对他很信任。”卓不言知道她的担忧似的,解释道:“药物方面,楚小姐可以不用担心,现在需要楚小姐做的是……”

盛知夏接了他的话:“新药,让我喂他吃下去?”

卓不言闭了嘴:“是。”

“这可真是个好主意啊。”盛知夏往座椅上一靠,身体不知怎么就没了力气。

卓不言听出了她的嘲讽,道:“我明白楚小姐的心情。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只有这一条路。第二人格占据了主人格的身体之后,一般都处于极度焦虑和紧张的状态,S肯定也不会例外,楚小姐是不是感受到了?S的紧绷状态应该更严重,因为催眠治疗对他都不起作用,反而是医生本人会被他反催眠,他太警惕了,不信任我,也不信任陆少的所有亲人,我们无从下手。”

卓不言顿了顿:“楚小姐现在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希望楚小姐理解。”

盛知夏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她和S接触的这些时间,他的确很警惕,一点风吹草动都极其敏……感,英雄救美也好,发疯强她也好,他的表情每每无法自控,失去了陆慕辰的冷静和稳重。

十八岁的S是,现在不知道多少岁的S也是,无法操纵,捉摸不透。

“药呢?”盛知夏半晌才说话。

卓不言早就准备好了,反手递给了后座的她,介绍道:“溶于水,无色无味。不瞒楚小姐,我给S倒水,他一口都不会喝。办公室有监控,楚小姐可以看看。这是实时监控画面。”

说着,卓不言给了她一个iPad,上面是监控录像的画面,没有声音,只有画面在动。

盛知夏看到了“陆慕辰”,在他自己的办公室内,一会儿靠在皮椅上转啊转,一会儿去沙发上躺一躺,哪有半点稳重的样子。他时不时看看腕表,好像在等什么人。

等了又等,不耐烦了,拿出手机……

于是,盛知夏的手机来电铃声马上响起。

她接通了,S的声音通过免提传了出来:“你到哪儿了?不是要过来吗?”

盛知夏也看到了他的所有表情和动作,完完整整地都在监控画面里,他说话时皱着眉,眼神里却没多少愤怒。

“哦,我在路上了,快到了。”盛知夏回答。

卓不言从后视镜看,看不到什么,可他听得到声音,屏住呼吸不说话。

“快点儿,这里真没意思,文件也没劲,都不知道卓不言那个傻缺为什么叫我来。”S吐槽,一点不含蓄。

卓不言:“……”

“……”盛知夏看了一眼驾驶座,没忍住,笑了。

“你快点儿来!”S敲了敲桌子,转着笔,像个多动症大龄儿童,嘟囔道:“到底制定了什么计划给我过生日啊?你这么对陆慕辰,下次也要这么对我,记住了吗?”

S一直在盼着她送给陆慕辰的生日礼物,自从她说了制定了一个完美的庆祝流程,就一直在期待,急得要命。

盛知夏的手心里,还攥着那个小小的纸封的药片,她看着平板画面里S的细微小表情,想起早上她醒过来时,看到的那种熟睡的俊脸——毫无防备,安然自在。

可是,S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她一边接着他的电话,一边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更打算给他下点儿药,希望他永远消失。

第二人格是有生命的吗?

第二人格有存在的意义吗?

如果杀死了第二人格,是不是也等同于一场谋杀?

盛知夏的无法解释种种,也没有人给她正确的答案,她只是笑笑,镇定自若地回答那边的S:“知道啦,等着我吧。五分钟后就到。”

去陆氏财团总部的路,她也很熟悉,小时候经常去玩,陆慕辰的办公室就算具体的陈设有变化,可陆氏财团的大楼她却不会陌生,知道快到了。

“嗯,磨磨蹭蹭的,太阳都快下山了。”S很傲娇地回答,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似的:“你爱来不来吧!我挂了!”

他果断挂了电话,声音消失,可监控画面还在——

只见画面里,S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走到了落地窗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随后去了里面的卧室……

出来时,他的头发明显打理过了,一丝不苟,原本松散的领带也系上了,好像在等着赴一场重要的约会。

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臭美地凑近了整理了一下表情,S笑得有点傻,笑过后,又恢复了冷漠的神色。

盛知夏欣赏着正在进行中的默剧,心里不知道怎么堵得厉害,眼眶也有点发热。

她很喜欢此前十八岁的S,因为他笃定地爱着死去的盛知夏,无论醒过来多少次,什么时候醒过来,他都在保护着她。

可后来的S变了个样子,暴烈又任性,完全捉摸不透,动不动掐住她的脖子,恶狠狠地说话,跟陆慕辰换了个性格。

她以为这就是最后了,谁知道原来不是啊,S永远是S,他不知道她是谁,却还盼着跟她的单独约会——不,是她提出来找他,他是不是觉得这就是邀约了?

所以,他憋着,傲娇着,却独自一人偷着乐。

“楚小姐,那就拜托你了。”刚刚才被S骂了“傻缺”的卓不言,适时点醒了她,再次强调了一遍。

与此同时,车也停在了陆氏财团的大楼下面,立刻有人上前给她开车门。

“这位是……陆太太。”卓不言下车后,跟所有迎上来的人介绍着她的身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