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你很好,我也不差~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美桃来到他们身边,可是安娜并不看美桃,她看着杨溢继续说话:“都是为了图图,我是为了医药费才参加竞选,美桃也是。女人爱慕虚荣的坏名声和挽救一条可爱的生命,哪个更重要?你以为我们是天生风月场上的人吗?”安娜说着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我并没有这么认为。只是我妈妈向我问起你,我才向你确认一下你的职业。”杨溢看到安娜哭,似乎有些慌乱,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递给安娜。

“不信你问美桃!”安娜把美桃拉到身边,“竞选的奖金是不是给图图做医药费了?!”安娜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美桃,几乎是祈求似地等待美桃说话。

“是。”美桃对杨溢说,“安娜确实是为了图图才到会所工作,而且如果没有安娜的帮助,图图恐怕……我不敢设想。安娜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孩,你应该相信她。”

杨溢认真地听美桃说完,郑重地点了点头。美桃看见安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对了,我想代美桃求你一件事。”

美桃听得一愣,她并不记得有什么事要求杨溢,还要安娜代劳来求他。

“美桃在服装公司的工作太累了,图图又离不开人照顾。她可以到你家的医院工作吗?我知道你们在招护工,待遇也很不错,美桃是个负责任的女孩,她一定能做的非常好!”安娜说。

美桃彻底愣住了,她虽然向安娜抱怨过在霓裳女装的种种劳累和对东方旭的不满,但是她并没有祈求杨溢给自己一份工作,可是如今安娜把自己推到这样的境地——一个未婚先育、陷入困境、不得不拖朋友低声下气地向她的男朋友祈求一份工作的人。美桃心里百爪挠心,在杨溢面前,安娜确实成了一个善良的、永远都替好朋友着想的完美女孩,可是,她考虑过美桃的感受吗?

“没问题!”美桃还在犹豫的当口,杨溢已经直截了当地表了态,“去我的医院,我很欢迎!”

然后,安娜就破涕为笑,她拉住美桃的手,激动得蹦蹦跳跳。

然而杨溢接下来补充的话却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

“没有多少成就感,社会地位也不高,想要高薪便只能吃苦受累。这才是这份工作的实质。”杨溢说,“你真的想好了吗?”

美桃转身看看那个从车后座的窗户上探出身来的那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本该是最调皮的年纪的图图,却懂事得让人心疼,从来都不哭也不闹,眼神中永远流露着感恩和欢喜。如果说一份吃苦受累的工作能换来一个小生命的完整的童年和健全的人格,有什么理由不去尝试呢。从美桃把图图这个小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起,美桃决定对他绝对负责。

“想好了。”美桃坚定地说,“只要能多陪伴图图,即使再苦再累,都没问题。”

杨溢笑着点点头,眼神中流露中一些惊讶或者佩服,如此年轻漂亮的女士愿意去做最苦最累的医院护工,杨溢没有想到。

美桃轻轻地拥抱一下开心的安娜,然后对杨溢说声谢谢,就挥手向两人告别,走回车里继续照顾图图。

郊区的地面上还有些积雪,美桃的皮鞋踩在还未融化的薄雪上,把又松又软的积雪踩实,发出有规律的“咯吱咯吱”的声音,美桃原本感激的心也像脚下的雪一样,变得紧实。

原来人世间无缘无故的爱是如此少见,付出爱、索取回报,一切都是那么天经地义。也许美桃在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活在报恩的压力中,她只愿这份压力千万不能落在图图身上。

原本一场美好的冬日旅行,已经变成了安娜刻意安排的洗白自己形象的旅行。

喜欢有钱人、沉迷物质本来就是个人选择,无可厚非,美桃从不认为这和人品有什么关系。可是刻意地消费美桃的苦难,借图图的病情来显示自己的爱心,美桃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可是打心底里,美桃还把安娜当作自己的好朋友,如果安娜有什么需要,美桃仍然会义无反顾地站在安娜一边,可是就不会再和安娜一起出来玩,美桃同安娜说话的欲望也慢慢变少。

安娜和杨溢聊完天以后,安娜开车把他们都送回去。美桃安排图图睡下,没过多久,杨溢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问是不是可以和美桃见个面,现在。

“安娜真的是个好女孩,你不用怀疑。”美桃在电话里对杨溢说。

“这我知道。可是我见你却并不是为了安娜。”杨溢说。

“如果你能给我一个工作机会,我也非常感谢。”美桃说。

“我们还是见面谈。”杨溢说。

耐不住杨溢的一再要求,美桃终于告诉杨溢自己在阳光儿童医院。挂了电话不到二十分钟,杨溢便发短信告诉美桃——他到了。美桃下楼来,他们在医院大厅见面。

虽然是儿童医院,但是大厅里人来人往全是大人,孩子们像娇弱的幼苗一样被保护着。虽然人多却并不嘈杂,医院的氛围就是这样。

美桃和杨溢在电梯口旁绿色的沙发上坐下来,中央空调吹出阵阵暖风,这让美桃产生春天的错觉。

美桃想起之前在安娜面前做的保证,不禁有一些忐忑,也许他本来就是为安娜的事而来,担心杨溢会爱上自己根本就是自找烦恼吧。

“关于安娜,你想知道什么?”美桃开门见山地问。

杨溢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们之间说话,现在看来好像绕不过安娜。但是我对安娜本来就不感兴趣,如果硬要说我和她之间的关系,我只能说,她和我妈妈关系很好。”说到这里,杨溢抬起头看着远处,“我妈妈退休很久了,她特别想开一家蛋糕店。我怕她太累,一直不太支持,可是现在,有安娜陪她,她的蛋糕店开业了,安娜现在是她的学徒。”杨溢笑笑,忽然回想起来,说,“我们不说她了,我今天来是为别的事……”杨溢说着,把手里拎着的纸包递给美桃,“这是送给图图的玩具。”

------题外话------

每天早上八点更新,请加收藏~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