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把酒话心肠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苏玥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点头道:“行,不过我要跟师父说一声。”

两人约好了之后,齐齐进入了炼心塔,几个时辰之后,三人一起出来了,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双目熠熠,神采飞扬。

牧老随后又跟韩文语两人叮嘱了一句,便放了他们离去了。

清风阁。

苏玥正把自己要出去历练的事情告知了与他,云尘慢条斯理的饮了口茶,放下茶杯,淡淡的道:“是该出去历练历练了,日后诸类事情就不用请示为师了,只告知一句便可以了。”

她拱手应是,聆听了几句教诲之后,便退了下去。

下了山,到了黎城买了些必需品之后,一路看下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普通百姓们人人都穿起了新衣服,笑颜常开,整个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苏玥不觉得被他们给感染了,脸上洋溢起了一抹笑容,颇为羡慕的瞧着幸福热闹的每一家子,在她记忆里,自己还从来没有热热闹闹的过个新年呢。

她淡淡的笑了笑,忽的来了兴致,转了个身来到了一家客栈,买了一壶酒,回了宗门直接去了韩师姐的山峰,逮人一问才知晓师姐正在闭关中,这才作罢,心里有些小失落的回了自己的住处。

今夜的月色似乎格外地美,皎洁的月光轻轻洋洋的洒满了一地,像铺了一层水银一般,荧光闪闪的。

苏玥仰头灌了一口酒,喝得有些急了,被呛了几声,伸手擦去嘴边的水渍,漫无目的的四处乱逛,不知不觉的,竟来到了小树林里。

“哗哗哗。”

一阵阵舞剑的声音传入了耳中,在这醉醺醺的夜里,化作了一个个美妙的音符,萦绕着树林翩翩起舞。

师父?苏玥愣了一下,拿着酒壶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咚”的一下跌坐在石凳上,一只手支撑着半边脸歪着脑袋安静的看着,时不时地灌上几口酒。

云尘收了剑,回头看了眼那一旁坐着喝的晕乎乎的人,眉头不经意间皱了一下,神色淡然的走了过去坐下,自顾自的倒了杯香茶,小酌了一口,银白的月光打在了他如玉的脸上,清清冷冷的,更衬得飘渺如尘。

苏玥眯着眼睛,直盯着他看,笑的像个花痴女似的,小声的咕哝了一句:“师父,嗝,你长得……真好看,跟真正的仙人似的。”

说着她好似醉了嘴里接着嘀嘀咕咕的,将一肚子的心里话全给倒了出来:“嗯,这还是我来这里过得第一个新年呢,总算不是我一个人了,还有师父你在这陪着我,真好呵呵。”

“师父,你不知道,从小我就是被养父捡回去的,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也不知道,有时候我就在想,他们为什么要把我扔掉,养父每天出去花天酒地的,在外面受了气回来还要拿我当出气筒,没人要的孩子还真是命苦啊!”

“自从来了这里之后,这几年以来,是我过得最开心的时候了,我也交了朋友了。不过师父,你每天绷着一张脸不累的慌么,徒儿还真的挺好奇师父笑起来的样子,听说不爱笑的人容易老得快哦。”

“……”说着说着她渐渐的趴在了石桌上,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云尘右手一顿,缓缓地放下了手里的杯子,眼神凝起,眼底掀起了一丝丝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柔色,垂下眼帘,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儿,淡漠的脸上浮起了一抹让人看不懂的神色。

翌日,空气微凉,带了丝浅浅的清风,吹起了额前的发丝,苏玥醒了,脑袋还有点晕,撑着脑袋,默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揉了揉眼睛,起身之际,什么东西从背上滑了下去。

她转头一看,是件白色的外袍,瞧着样式赫然是男子的款式,眸子转了转,随即捡了起来,拿近了一嗅,一股淡淡的清茶香味,展颜一笑。

“醒了?酒量那么差还要逞能,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这丫头。”云尘淡然的语气里带了些浅浅的责备。

苏玥抬眼目光迎了上去,笑着将衣袍递给了他,小脸笑的极欢:“多谢师父的衣裳,徒儿谨记师父的教诲。”指尖触到了他的衣袍的外侧,微微有些润shi,刹那间顿了一下,眼底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云尘伸手接过,身影渐渐远去,走到半道上,还不忘回头叮嘱一句:“记得为师种的灵茶别忘了打理了。”

苏玥失笑一声:“徒儿记住啦。”

石桌上的酒壶随意的倒在了一边,对面的茶壶早已凉透,一小杯清茶被人忽视在了一旁,只剩了小半杯,倒像是主人还没喝完的呢。

苏玥嘴边挂着浅浅的笑容,似和煦的春风,看着那道白色的背影,眼里莫名的涌出了一股暖意,还夹杂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令人玩味。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苏玥白天打理了灵茶树之后,便一直呆在了清风阁里,尽心尽责的做个奉茶弟子,耳边听着师父的谆谆教诲,一边消化着闯过炼心塔得来的奖励,倒是着实过了一段轻松惬意、身心放松的日子。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一大早,拜别了师父之后,站在广场上回头看了眼紫云峰的方向,心里竟然有些舍不得,深呼了口气,杂七杂八的东西皆被压到了心底,调整好了心思后,朝着韩文语道:“师姐,我们出发吧。”

韩文语点头,拉着她的手倏然顿住,转过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在身旁的夏子恒,眉毛往上一挑:“哎,师兄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咳咳。”夏子恒抵唇咳了两声,眼神有些不自在的往一边闪躲着,语气冷淡道:“正好顺路。”

“嘿,夏师兄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的油滑了,之前竟然没瞧出来。”韩文语一瞪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师兄师姐,你们俩就不要在那里打情骂俏了。”苏玥站在不远处抱着双臂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哎,小师妹你……”韩文语闻言不知是气的还是羞恼的,耳根涨的通红,小跑着过去双目瞪着她,看着可爱极了。

苏玥见状双腿一迈,立马溜之大吉了。

夏子恒不由得掀了掀嘴皮子,抬脚跟了上去。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