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近一步说话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朱粮正想开口问去哪里,就见到文弱少年已经起了身向门口走去,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再次咽回去,只得跟了上去。

多年的老江湖了,他自然是懂得些,李宝辉即然不愿说,那再问下去就是自讨无趣了。

李宝辉把自己的自行车推出来,要朱粮坐在后面,然后和坐在桂花树下看书的李谢兰打了声招呼,这才骑着向门外走去。

马夕霞刚走出院门口,正好碰到了李宝辉载着朱粮出门去,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时候李宝辉和朱雪他爸走的这么近了,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等会马越明回家了,可以好好的给他讲讲了。”

粉裙少女眨了眨她那双特别好看的桃花眼,然后向旁边的院子走去,打算找李谢兰问个明白。

坐在酒店收银台前的朱雪空闲了下来,手中拿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几句字体工整的话,反反复复查看起来,正是昨天李宝辉写给她的那首藏头诗。

只是从昨晚上到现在琢磨来琢磨去,也没能琢磨个所以然来,更没琢磨出李宝辉抛钱引诱她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真的越来越猜不透他这个人了。

过了一会,朱雪终于把纸条给收起来装回口袋,即然没有结果,那么只能等到晚上再去找李宝辉一次,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

李宝辉一直把朱粮载到了县北荒坪,这才停了下来,朱粮先从自行车上下来,李宝辉把车停好,脸上露出了笑容。

朱粮一路上忍着没问,还以为要去哪里了,可结果却被文弱少年载到了这片荒坪来,扫了一眼四周无一人,终于是忍不住的问:“宝辉呀!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高个男子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些哭笑不得。

李宝辉没有就这个问题回话,而是转移了另一个话题说:“朱叔叔,你看这块地怎么样?”

朱粮不知少年为何有此一问,不过重新扫了这片荒坪一眼,上面长满了杂草和小树丛,藤蔓什么的,一团糟,可眼前突然浮现起了少年的时光来:“宝辉,说到县北这块荒坪,又让我想起了童年的时光,那些个难忘的岁月,仿佛已经在我心中根深地固了一般,永远磨灭不了了!”

“记得那时的我才八九岁大,家里穷,一家七八口人每天为了口粮而发愁,我了也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了,就扛着锄头带着弟弟妹妹来这里挖葛根吃,只为填饱肚子就高兴。”

“如今三十几年过去了,我也已经四十几岁了,弟妹也成家生儿育女了,而我父母也离开了人世,每每想起不免老泪纵横。”

李宝辉听了在心里轻叹了一声,想想如果不是重生,自己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的一拼了:“朱叔叔,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其实我这次带你来这里不是看风景,也不是散心,而是有一件大事要和你谈。”

“哦?”

朱粮有些惊讶,忍不住在心里“咕噜”起来,这小子小小年纪,到是一本正经,说话连我也有些琢磨不透了,我怎么越来越觉得这小子不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到像是成了精的老怪物一样,一套一套的,让人无法理解,不敢直视,还是他看上了我家小雪,想认我做他的老丈,才会找我谈的,除了这些,我真还想不到他还有什么大事要和我谈的?

李宝辉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个高大男子心中的疑问,笑了笑说:“是这样的,我打算请你做我的助手,给我打工,不知您愿不愿意?”

“啊~”

朱粮一下五味杂粮了起来,仿佛是听错了:“宝辉,你刚才说啥?能再说一遍吗?”

李宝辉笑说:“就是你帮我做事,我给你发工资,就这么简单。”

朱粮总算是听清楚了,可是还没缓过神来,又扫了眼前这位十七八岁的文弱少年一眼,怎么想怎么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

李宝辉没等朱粮答应什么,就继续说:“您看县北这块荒地,空在这也是空在这里,不如在这中间建一条商业街,再在四面八方建几个居民区,把这里打造成宝县新街区,您看我的这个想法是不是很有前途?”

靠着前世的记忆,在之后的十年之内,这块现在没人要的荒坪,将成为取代老街区的新街区,成为整个宝县富人的聚集之地,土地,房价,店租水涨船高,李宝辉就有信心把这块地给拿下来。

朱粮想了一下,觉得李宝辉肯定是在开玩笑,多少知道一些少年家事的他,只是一个农村孩子,父母也是出生农民,在外打工,能有这么多钱,虽说刚借了他一百万解决了危机,但也是向朋友借的,就算他那个朋友再有钱,也不可能三番五次借这么多钱给他,别说建一条街得花多少钱,就是建一个居民小区,那花钱也是如流水:“宝辉,你又拿你朱叔叔开玩笑不是,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包工头,都没有做过这种梦,所以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对吧?”

李宝辉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了起来,转而看着朱粮的双眼说:“朱叔叔,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朱粮后退了一步,问:“难道不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

“近一步说话。”李宝辉招招手,没有过多的解释,而是把自己的手机从裤袋里取了出来,然后搜出了一条短信再伸到了朱粮面前说:“您先看看这个,再问我有没有和您开玩笑。”

朱粮又是一头雾水,心想,看个手机还能改变什么不成,但出于礼貌还是接过了手机查看起来,随之目瞪口呆,连连后退了几步,特别是拿着手机的那只左手开始越抖越厉害起来,最后即然连手机都握不住摔在了地,然后是他自己一屁股坐倒在地,就这样目瞪口呆的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文弱少年,就像看到了一个“鬼魅精怪”一样,吓得说不出话来。

李宝辉却是一脸的平淡,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着把摔在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然后在朱粮对面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抬头望向天空白云朵朵:“天大地大,何苦哀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