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向后山前进
紧急通知:更新恢复,感谢支持!

余霞走上来,轻声问:“林天,那你们还会回来吗?”

“应该会吧,保重。”盯着余霞一会儿,欲言而止,林天丢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便转身离去。

“我要走了,你们要相互照顾,张亮你可别再牵动伤口了啊。”苏贝妮慢跑着跟上林天,向后挥手与张亮他们作着最后的吩咐与告别。

“知道啦,啰嗦。”张亮应了一声,在后边喊道:“苏贝妮你要保护好自己,遇到危险丢下那小子逃跑也没关系的。”

“苏老师你们一路上要多加小心,还有木大哥,你可要保护好苏老师啊。”江树和袁琴两人也同样挥着双手大声告别。

他们望着林天和苏贝妮的背影渐渐没入黑暗中,直至消失不见。

“张老师,你说木大哥和苏老师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啊,那个后山的什么研究所危不危险啊?”袁琴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担心而又好奇地问道。

“放心吧,木大哥那么厉害,甭管有什么妖魔鬼怪在他面前,那一切都是浮云。”江树拍了拍胸口信誓旦旦道,那样子就好像在说自己多牛逼一样。

袁琴冷哼一声,道:“那你臭屁什么,又不是你厉害,再厉害也是人家木木大哥厉害。”

江树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讲起歪理:“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可是木木大哥的头号小弟,那木木大哥厉害,我这个做小弟的不也就厉害了。”

“切!就算真有头号小弟那也一定不是你,人家木木大哥又没说收你当小弟。你就在那里做白日梦吧,啊,现在还不是白天耶,你连白日梦都做不了。”袁琴白了他一眼,旋即笑着转身向医务室行去。

江树这个话痨顿时被噎得一句话也反驳不了,旋即欲哭无泪道:“张老师,袁琴她……她欺负人。谁说不是白天就做不了白日梦的,我现在就回去做给你看。”然后向袁琴瞎嚷嚷地追去。

张亮的视线跟着那两个离开的活宝学生,苦笑地摇了摇头,再望向远处黑暗中苏贝妮他们消失的方向一眼,沉声道:“很快就能再见面的吧。”

……

行走了一会儿。

林天和苏贝妮一路轻松地砍杀一些丧尸和生化兽,在击杀丧尸犬期间林天还施展了自己的三段跳,苏贝妮第一眼见到少年能腾空跳跃是惊得合不拢嘴,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但当她揉了揉眼睛后,发现林天确实是在空中又跳了一次。

这是什么魔法吗?可看上去更像是轻功,那种东西不是在小说电影里才有吗?

等到林天砍杀完丧尸犬走回来,苏贝妮飞快地问道:“林天,你怎么能在空中跳来跳去?”

“那是我学的被动超技三段跳,你以前玩过游戏吗?就好像里边的一种技能,我还可以用它的另一种形式,超级跳跃。”林天笑着解释道,然后在苏贝妮面前施展了一次超级跳跃。

苏贝妮吃惊的眼珠跟随着林天蹦地一下,从地上一跃而起到半空中有将近四米高的地方,然后降下来落回地面。

“怎么样?”林天傻笑地问向眼前惊呆的少女道。

“太不可思议了,林天你到底是什么人啊?”苏贝妮惊叹之余问了一句,她发觉自己对于林天并没有完全了解,甚至对于自己所生活的世界也是略知皮毛。

这个世界几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苏贝妮遇到的奇异事情已经不是一件两件,食人的各种丧尸和生化兽,吃生化兽解剖出来的营化肉能够增强身体素质,然后又是看到林天所施展出来超人般的能力,这一件件早就超脱了她所能理解和想象的范畴。

林天想了想,忽然认真道:“苏贝妮你相信我吗,相信我不会害你?”

苏贝妮俏皮地眨了眨眼睛,道:“那当然啊,我们是同伴嘛,你怎么可能会害我。要是你想害我,在实验楼的时候就不会救我让我成为你的同伴,教我杀丧尸,给我吃营化肉,还有很多很多,所以……”说到这她直视着林天,一字一句有力道:“我相信你。虽然我对你的身份很好奇,但是我相信等你哪天想告诉我的时候一定会跟我说的。”

林天心头微震,只觉全身的血液沸腾了一下,道:“嗯,我很快就会告诉你的。”

苏贝妮默然地点了点头,两人又在一起向前行去。

苏贝妮鬼灵精的眨了眨眼睛,道:“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好好跟我说你的那个超技是怎么回事?我以前不怎么玩游戏,所以对技能也不是很了解。”

林天苦笑,看来苏贝妮是个游戏小白,这要解释起来就有些困难了。不过,林天还是很耐心地跟苏贝妮讲解起了游戏,和自己的超技。

两人边走边讨论,很快就来到了s宿舍楼附近,要到斑马后山区就必须得经过s宿舍楼,然后走出学校的后门再行走至少半小时或更长的路程,就能到达干部研究所了。

两人离s宿舍楼越来越近,看着那扇熟悉的古旧大铁门就在几米远的地方,整扇大铁门凹陷了将近有二分之一。林天想起昨晚给三只丧尸犬追时的狼狈场景,如果不是刚好拿到钥匙进到里面,有这扇大铁门挡着,那他也是免不了一番苦战,那些凹坑就是当时的丧尸犬撞出来的。

“你要进去看看吗?”林天看到苏贝妮的视线一直停留在s宿舍楼三楼的地方,问了一句。这里毕竟是她以前居住的地方,里面有她的朋友。

收回留恋的视线,苏贝妮摇头道:“不用了,人总是要向前看的,我们走吧。”

林天刮了刮鼻尖,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走出学校后门,行了十几分钟。

夜月高挂,月光照在清冷的山路上,沐浴在两个手拿着手电筒照着前方前行的少年和少女身上。

一路上很安静,耳边断断续续地听到虫鸣,偶尔也能听到风吹过草木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好像一群鬼怪躲在黑夜和草丛里鬼哭狼嚎,这无不让少年在行走时警惕了许多,生怕那风吹草动的声音中突然就冒出成群的生化昆虫袭向他们。

夜晚远比早上危险得多,一方面是视野范围受限,另一方面是有些野兽和昆虫是晚上行动的。

在行到一个视野较为空旷处,林天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潮湿和草木的味道,向气味飘出的方向望去,两人顿时看到一个天然小湖,周围潮湿的土地长满了一些杂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