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狂沙文学网>言情>唐老二的悠闲生活> 第十八章 不一定好 第(1/2)分页

第十八章 不一定好 第(1/2)分页

另一边,唐浩在二狗家吃着饭,无意间看见炕尾放着一个黄黑色的柜子,昏黄的灯光下,只能看得出柜子上有点纹路,颜色分不清是黑色还是黄色,反正已经黑的反光了,被其他箱子压在最下面。

唐浩没什么古董知识,他就是觉得农村人做家具都往新了做,谁要个旧柜子占地方干啥,莫不是古董,有点心动。

“哥,你家这柜子啥时候的了,黑不溜秋的,看着都熊(脏)。”

二狗爹回头一看:“这还是我奶那时候的嫁妆呢,一直没坏凑着用,放点被褥啥的,年前你嫂子还想扔河沟里呢,我说开春了拿刷子唰唰,放点杂货东西,还没坏呢,能用先用着。”

“还没坏,扔了是怪可惜的,要不你给我得了,你给个价,我正想干个小卖部,我家多大点地方你还不知道吗,留着放点东西。”

“这能放多少东西?”

“给我得了,我就瞅着老物件稀罕,说个价。”

“这柜子都是破烂了,值啥价啊,你想要,我给你得了。”二狗爹说道。

二狗妈捅咕了一下二狗爹,狠狠的给了个眼神。

唐浩会意,继续道:“给个价吧,白拿东西还怪不好意思的,价别太高,我这兜里穷。”

二狗妈抢过话头:“你要是稀罕,七块八块的,嫂子给你刷干净了送家去。”

“那可不能刷,万一刷了我不稀罕了呢。”

“那成,你想咋弄咋弄。”

唐浩当下拿出七块钱:“明个给我弄家去。”

一顿小酒把唐浩喝的云山雾里,一回家就趴炕上睡着了。

大年初五,天边泛着一抹鱼肚白,唐浩早早起来了,跟大哥唐建国打了声招呼,要去县里办事,大哥唐建国非要跟着去,这时候的唐浩兜里有点闲钱了,为了节省时间,俩人去镇子上做上了去县里的班车。

三个小时后,班车停,两人下。

唐浩与唐建国站在卖衣服的摊位前,卖衣服的老板恨不得双手举着大红花欢迎唐浩。

经过了解,大家伙都叫摊主老贺,老贺呢由于一时的贪心,想着多赚点钱,这一批进了一百五十件衣服,只要卖的出去,他愿意减去成本和路费,利润与唐浩五五分成,但是有一点,毕竟货量较多,他还是不放心全部交给唐浩,他要跟着一起去卖,摊子给老婆守着。

要求不过分,五五分成,唐浩还是挺满意的,一口答应了摊主老贺的要求。

征用了摊主的三轮车与大喇叭,仨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县城。

有了人力物力,唐浩这一回选择了偏僻一些的村子,想要买点东西要走上两三个小时,没有极其重要的事,村民都不会出门,穿的衣服若不是不能再穿了,也不会出门买,这并不代表他们很穷,只是路上太远,要去一次把家里缺的东西都补齐,否则不会走那么远。

这些村子本来就比较闭塞,谁家来个亲戚,周围几户人家都要去跟亲戚聊上几句,何况是卖东西的,一声大喇叭,比大队的喇叭还好使,唐浩一吆喝,村里人都出来了。

“衣场破产了,现有一批低价毛衣清仓大处理了,吐血成本价,四块钱一件,你买不了吃亏,你买不了上当,衣服全部成本价,衣场破产了,现有一批低价毛衣清仓大处理了,吐血成本价……”

摊主老贺在一旁听的汗颜,厂家破产了他咋不知道。

谁都有占小便宜的心里,村民聚拢过来。

一样的套路,换了个词,一个村至少能销出去四五件,多则**件。

能说会道的人,到哪都饿不着。

蹬车有唐建国,推车有摊主老贺,唐浩就在三轮车上坐着,拿着个喇叭跟这个大姑娘讲点黄段子,跟那个老大爷套两句家常,衣服不知不觉的就卖掉了。

一天走了七八个村子,晌午饭仨人都是在村子小卖部买的方便面泡在袋子里吃的。

直到天色暗淡下来,仨人才回到县城,结算了一下当天的成果。

唐浩拿着个小本子,圆珠笔在上头划来划去,最后:“今天一共卖掉了八十六件衣服,一共收了三百四十四块钱,减去一半的成本172,再减去咱上午吃的三袋方便面一块五,剩下的老贺咱俩平分,咱俩一人八十五块二毛五。”唐浩算完,把本子递给摊主老贺:“老贺,你算算。”

老贺不敢含糊,八十多块钱就他而言,也是小半个月的收入呢。

许久,老贺:“没错,就是八十五块二毛五。”

唐浩从布袋子里把钱拿出来,一沓一沓的零碎票子,唐浩数两遍,摊主老贺数两遍,最后唐浩拿了八十五块二。

眼见天已经黑了,摊主老贺本想请唐浩吃个饭,感谢一下他,被唐浩拒绝了,天色太晚,一天就两趟回镇子上的车,早五点二十,下午四点二十,眼下都六点多了,唐浩与唐建国回去要靠两条腿走回去,俩人回去的晚,家里人不可能不担心。

回去的路上,看唐建国忙了一天,给了唐建国十块钱的工钱,唐建国瞬间就不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